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中国国产乱伦av

11.011

我撩过的NPC活了 秋二方 3431 2021-09-05 15:50

011:

喻言暂时把挑食儿子扔给他爹带,继续探索【早教】,点开后,出现一本早教课程,这本书的右下角有个蓝色话筒,他戳了下,提示:【长按话筒可以通过语音录入早教课程,让宝宝感受到属于母亲的温暖声音。】

喻言来了兴趣,居然还能录入声音,既然如此,游戏为什么不能设置和姻缘子之间也用语音沟通?

他还想听听宝贝老公的声音呢。

转念又想,如果姻缘子能语音沟通,用人工电子音反而毁人设。找人配音,又是一个大工程,难怪游戏不搞这功能。

玩家录入自己的声音就方便多了,只需要弄出一个通道就行,喻言摁住喇叭:“容容,我可以说话啦!”

他松开手指,却见话筒变成红色:【对不起,您的语音输入无效,请输入早教课程内容。】

喻言:“……”

白高兴一场,他还以为通过这个话筒可以单方面的语音说话,这样省得他每天打很多字,有时候打多了,手指还疼。

他看了下早教内容,第一篇是首诗《咏鹅》。

喻言:“……”

容词将喻言购买的一些玩具放在床上逗弄委屈巴巴的人鱼宝宝,后者很快被吸引注意力,重新变得有活力。

便在这时,女版喻言突然出声:“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

容词:?

人鱼宝宝停下拍玩具球的尾巴,抬头好奇的朝坐在床边的女版喻言看去。

停顿两秒,女版喻言又开始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离开妈妈的怀抱……”

容词:??

唱完后,女版喻言蹲到地上:“喵~我是猫,cat。”接着又汪了声,“我是狗,dog。有一天,猫和狗相遇了,猫对狗说你长的好丑,狗对猫说你才丑,你全家都丑。然后猫和狗就打起来了,最后两只掉进河里,冻死了。”

容词:???为什么是冻死而不是淹死?

容词:……

容词:“言言,你在说什么?”

喻言:“我在早教!”

等等,宝贝老公能截取到他对儿子的早教内容?这游戏后台到底怎么设计的!

容词点头:“我还以为……”

他哭笑不得,倒也不知该说什么合适。

容词:“教育的事你不用担心,有我呢。”

喻言发了个捂脸哭的表情过去。

想想刚才一本正经的对着手机念鹅鹅鹅,唱儿歌,讲冷笑话。说不定这早教课程以后还会蹿出更沙雕的内容,算了算了,这个早教以后不玩了。

偏偏这时冒出一句系统提示:【完成今日所有早教内容后,可获得依恋度x100。】

喻言纠结了,这个早教内容虽然不可取,但可以获取依恋度,那他还要不要继续?

刚才给人鱼宝宝洗完澡,系统提示获得依恋感x50。

洗澡每天能进行一次,喂食三次,早教五次,他刚才已经用了三次,还剩两次。

他本来在和容词的聊天频道的输入框里已经打出“我不教了”四个字,想到这里,重新编辑:“儿子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也得出力教他,放心,我都是按照早教课程来的。”

这样也算是给容词提个醒,以后截取到任何沙雕内容,表示他在对儿子早教。

喻言叹了口气,因为容词太智能,他总是把容词当成真人,会有种错觉,容词能听到他念的这些内容,从而在内心感受到某种羞耻。

但容词不是真人,游戏中刚出生不久的儿子也只是一堆数据,说到底,这只是个游戏而已,他根本用不着羞耻和尴尬。

就当做依恋度的任务,该怎么来怎么来,反正语音输入的时候周围只有他自己。

不过――喻言瞄了眼一直窝在他身边看他玩游戏的小红啾,戳了下它:“行吧,你就当我的唯一听众。”

小红啾轻蹭他的手指。

其实喻言声音很好听,哪怕早教内容很傻,但由他念出来,却是别有一番味道。

喻言当然不知道在游戏的空间里,无论他在聊天频道里用键盘输入的文字,还是语音录入的早教内容,他的宝贝老公和儿子都能从女版喻言口中听到,只不过是甜美的少女音。

他根本不知道,他的老公和儿子都是“活的”。

接下来的两条早教内容是儿歌,大概是想通了,喻言干脆放飞自我,掐着嗓子唱。

一句话翻译:智障儿童欢乐多。

于是,容词和人鱼宝宝欣赏了女版喻言用搞怪的声音唱《拔萝卜》和《两只老虎》。

容词忍不住扶额失笑,人鱼宝宝却分外兴奋,随着女版喻言的演唱,非常捧场的用胖尾巴在床上拍,给女版喻言打拍子。

等喻言唱完,接到系统提示:【完成今日早教内容。依恋度x100】

注意:【虽然小包子听不懂娘亲在说什么,但他很喜欢娘亲的声音,觉得娘亲非常爱他,于是奖励娘亲一个爱的亲亲。】

游戏里,女版喻言被人鱼宝宝利用胖尾巴扑倒在床上,糊了女版喻言满脸口水,咯咯笑个不停,但很快就被容词面无表情倒拎着鱼尾提了起来。

身在半空的人鱼宝宝:“???”

而这时,喻言起身去给自己倒水喝,没有看到这一幕。

等喻言喝完水重新拿起手机,发现屏幕里的人鱼宝宝不见了。

儿子呢???

他下意识提着手机甩了甩= =

甩完再看,人鱼宝宝还真重新出现在屏幕里,可能是卡了,喻言也没在意。

“容容,我得离开了。”他刚才喝水的时候看了下外面,天已经黑了。

他居然在房间里玩了一天的游戏!

还得去租房呢,不能再沉迷游戏了。

刚刚教育完人鱼宝宝的容词眼神一黯:“好,你去吧。”

忍不住多说了句:“咱们的孩子,还没有名字呢。”

喻言拍了下脑袋,容词要不说,他都忘了这茬――主要是系统没有提示说给小包子取名。

既然这样――

“这种大事就交给你这个爹啦(飞吻),不过我也会想哒,等我回来~”

下线后,喻言赶紧出门,小红啾飞到他肩上,使劲往他衣服里拱,喻言把他揪了出来:“不行,外面人多。”

把它放回去,想了想,又倒了些鸟食和水:“你乖乖的。”

千万别死了。

小红啾只能眼睁睁看着喻言狠心离去,它飞到窗边,有心想顺着窗户飞下去,但看了看窗户与地面的距离。

小红啾:“……”

算了,先把毛长齐了再说。

喻言顺着周围街道走,先找了家饭馆吃晚饭,等吃完后,路过一家奶茶店,发现宣传牌上写着果冻奶三个字。

虽然知道和游戏中喂给人鱼宝宝的果冻奶不一样,但他还是走进奶茶店,店员热情道:“先生想喝点什么?”

“果冻奶……15块,这么便宜的吗?”喻言看到了后面的价格。

店员:“我们店里的所有饮品都很实惠的哦。”

喻言:“要一……两杯吧。”

替容容尝一杯。

游戏里的一瓶果冻奶半价下来要58,比现实中的贵多了,小家伙居然还嫌弃,啧。

喻言觉得自己可能养了个金疙瘩。

两杯果冻奶制作好后,喻言拍了张照,准备上线时给容词发过去。

他吸了口,只觉满满奶香,还有许多果冻粒和水果粒,味道十分不错。

“请问你们这附近,哪里有租方中介?”

得到店员的回答后,喻言很快找到一家,将自己租房的要求告诉对方。

“先生,您提的要求是环境好的高档小区,豪华装修的新房,没人住过,二百平,南向,首租。”工作人员顿了顿,“这种房子的租金不便宜……”

喻言:“钱不是问题。”

工作人员打量他的穿着和神态,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不知人间艰苦的公子哥的气质,但既然是公子哥,又怎么会租房住。

做他们这一行的,看了太多人,一时摸不清喻言是真的要租房还是来消遣他们的。

工作人员:“您能承受的租金范围是多少?”

喻言有些摸不准,他是第一次租房,在国外留学时,房子都是向天岳让助理小杨给他租的,他压根没问过租金是多少。

他能知道租房找中介公司,还是从小杨那儿得知的。

“你觉得一般这种房的租金是多少?”

“最少的话。”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