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中国国产乱伦av

31.031

我撩过的NPC活了 秋二方 3442 2021-09-05 15:50

此为防盗章

星秀娱乐公司, 总经理办公室

干净光滑的瓷砖地面被一堆办公文件等杂物铺洒, 整个办公室仿佛台风过镜,惨不忍睹。

喻言坐在空空荡荡的办公桌上,两条大长腿悠闲的在桌下摇晃, 完全看不出几分钟前冲进办公室, 将办公桌上所有文件砸到地上的疯狂模样。

他用两根手指拎着一个白瓷莲纹的杯子,那杯子在他手中摇摇晃晃,随时可能脱离手指落在地上摔成碎渣。

“祖、祖宗, 这个摔不得。”助理小杨哭丧着脸,紧张的看着喻言手中的杯子,其他东西砸了没事, “这杯子是一套,向总花三十万买的, 要是摔坏一个,这套杯子就不齐了,不齐的话, 价值……”

砰!

喻言手一松,杯子落在地上,碎成渣渣。

“哎呀, 不好意思,没拿稳。”他无辜的盯着小杨。

小杨:“……”

小杨的心跟着杯子一起碎成了渣渣。

刚才砸其他东西时也是这副无辜的表情, 他都快不认识无辜这个词了!

好在身后的门咔擦一声, 总经理向天岳回来了, 看到办公室里的情况后, 眉头极快的抽搐了下,对小杨道:“辛苦了,出去吧。”

小杨如释重负的退出战场。

星秀娱乐公司老总向天岳,四十五岁的中年男人,没有秃顶,没有啤酒肚,五官儒雅,一身价值不菲的定制西装,衬的他风度翩翩,气质出众。

对外的资料是未婚,钻石王老五,有无数情人。

都是假的。

实际上向天岳早已结婚,结婚对象为男,喻言则是他们通过高科技试管胚胎而成的爱情结晶。

也就是说,向天岳和喻言是父子关系,全公司知道他们真实关系的,唯有向天岳的私人助理小杨。

“你又在发什么脾气。”向天岳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要不是这儿子长的好看,像自己,他早动手揍了。

喻言跳下桌子,满身杀气的杀向向天岳:“你还好意思问!你给我安排的选秀节目,就是亲手把你儿子送上别人的床!向天岳,你可真是个人才啊。”

“我回来是告诉你,这破几几的选秀节目我不参加了,还有,从现在开始,我和你断绝关系!”

撂下狠话的喻言也不管向天岳什么表情,拉开门冲了出去。

一路上公司里的人看着喻言的表情各异,喻言是上个月签到星秀的,一进星秀,还没出道呢,各种好资源落在他头上。

虽然脸长的好看,但公司签的其他新人脸也不差,可和他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

然后有人某天晚上看到喻言上了向总的车,一时之间,关于喻言的好资源顿时有了解释。

这次某当红选秀节目开始海选,星秀娱乐向节目组打好关系,给喻言一个内定名额,其他新人眼红的都快滴血了。

向天岳给喻言安排的是公司一个老牌经纪人带他,喻言既然开了后门,按照规矩,得去吃顿感谢饭局。

喻言虽然不愿意,但想着向天岳给他打点的这些是在给他铺路,也就乖巧的和经纪人林业森去了饭局。

结果――

喻言坐在出租车上,愤怒的戳手机发朋友圈:“下药的孙子都去死吧!”

发完之后,愤怒又委屈的喻言点进熟悉的游戏图标,准备找安慰,然而页面跳转出一行字:【亲爱的大大您好,系统正在维护中,暂时不能登录,给您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喻言:“……”

连最爱的游戏也欺负我!

退出游戏的喻言看着手机,向天岳没有打来电话。

又等了一会儿,手机仍然没有反应,喻言咬了咬唇,直接把手机卡退出来折成两半,随后火速买了张去往海市的飞机票。

几个小时后,站在陌生的机场大厅,喻言有点茫然,反思自己离家出走这个决定是不是有点太仓促。

想了想,他准备给发小打电话,拨号码才想起自己已经把号卡给折了。

机场周围也没有营业厅,喻言蹭了个有wifi的快餐店,登录微信,先找到发小发信息过去。

发完后翻微信,向天岳居然一条信息都没给他发,朋友圈更是一个小红点也没有。

这不科学!

平时他发个朋友圈,至少30+的小红点。

点进去一看,才发现他之前发的那条朋友圈,因为气过头,不小心点到仅自己可见。

喻言:“……”

喻言气闷的把那条朋友圈删除,想再发一条,突然觉得没意思。

他返回好友页面,盯着向天岳的头像,拉黑,再往下滑,点进一个用“喻”字当头像的,一并拉黑。

做完这一切,喻言顿觉气顺了许多。

发小曲沉来的很快,他一路小跑进快餐店,带起的风引起周围人注目,旋即又被他那一头纯净的绿发给惊着。

这年头还真有把自己头发染成绿色的奇葩耶!

喻言正喝着可口,一瞅到曲沉头顶的出轨绿,噗一声喷了。

他想偷溜来着,不想让人知道他俩是一伙的,奈何晚了一秒,曲沉在人群中一眼锁定他。

喻言从小就长的好看,走到哪都能在人群中发光。

皮肤是凝脂般的白皙,五官如同画笔一笔一画凝神绘画而出,每一分都漂亮的恰到好处,睫毛纤长浓密,自带眼线。

为了参加节目,他的头发染成浅棕色,发梢烫成蓬松的微卷,坐在快餐店的小椅子上,让他看起来像个乱入的精致洋娃娃。

曲沉跑过来连人带椅子的举起来:“哎哟我的言言宝贝儿,你居然会跑来找我,我太感动了,走,哥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喻言生怕摔下去,全身鸡皮疙瘩狂起,低吼:“放我下来!”

曲沉只得放下他,喻言心有余悸,曲沉揉了把他毛茸茸的头发:“你不是去你爹公司当什么偶像小生吗,闹翻啦?”

喻言不想在店里被众人当瓜看,让曲沉抱着他还没吃完的全家桶,拉着他走出快餐店,啃着鸡翅说:“我被下药了。”

“谁这么胆肥?”曲沉来了兴趣,“下药那孙子第三条腿还在不?”

喻言亲爸喻歌是科学家,喻言长的好,怕他吃亏,从小就是喻歌的小白鼠。以至长大后,普通的迷药之流对喻言不起作用。

同时,喻言武术、柔道、跆拳道等每样都会一点,别看他长的像个洋娃娃,三五人近不了他的身。

在朋友中还有个称号:最萌凶器。

喻言用手机翻了张照片出来,递给曲沉。

照片里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衣服扒光,被尼龙绳五花大绑,肿的像猪头的脸上画着王八二字,周围五六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的胖大妈围着他动手动脚。

从照片里都能看出秃顶男眼中流露出的惊骇欲绝。

“关键是那孙子下错药了,下的是泻药!!!”喻言想起来就气,他身体对泻药可没抵抗力。

这也是他对向天岳大发怒火的根本原因――去参加饭局前,向天岳对他说那是熟人,人不错,让他叫叔,态度恭敬点。

因着向天岳的话,喻言警惕心少了大半,一不小心就着了道。

曲沉:“……”

他瞄了眼喻言屁股。

喻言注意到,大怒,一脚踹过去,曲沉哈哈大笑,安慰他:“行吧,说个让你开心的,我被绿了。”

喻言瞪着他那头发,着实辣眼睛:“搞成这颜色是想昭告天下人你被绿了?”

“这不是换个发型换种心情嘛,再说,用这颜色祭奠我的爱情,多好。”曲沉撩了下额前的头发,一派正经的说,“怎么样?是不是很潮?”

喻言:“……”

“宝贝儿我跟你说,你以后找男人千万不能像我这样,一定要找一个听话的,找个不听话的就是绿的命!还有,更加不能相信一见钟情!”

曲沉:“你看我这个就是一见钟情,我把他捧在心尖儿上疼,就差坐火箭到月球给他采殒石了,结果呢?尼玛人家给一个卡地亚,他居然就乖乖撅着屁股让上了,当场被我逮了个现形。”

“啊?”喻言听的津津有味,同情的塞了块鸡翅给曲沉,“你和人在一起,别什么也没买吧。”

“开什么玩笑,哥是那种人吗!”曲沉三两口啃完鸡翅,大呼冤枉,“我看他还在读大学,怕给他买的那些东西让他同学看到说三道四,买了之后都拆了牌子。”

“被我逮了现形之后说我不爱他,虚伪,买高仿货送他,害他在同学面前丢面子。”曲沉哼哼,“老子立马把所有发.票证件甩他脸上,让老姚(曲沉保镖)全砸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