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中国国产乱伦av

60.060

我撩过的NPC活了 秋二方 3428 2021-09-05 15:50

此为防盗章

他托着下巴仔细思索, 很快就想明白了。

既然游戏在成亲环节上让他这个钻石贵族和黄金贵族有了区别,那么多点聘礼也正常。他好歹花了这么多钱, 给他一些福利于游戏来说也不碍事, 还能增加他这个钻石玩家的好感度。

一切都是为了让他以后更加爽快的剁手!――这才是游戏的初衷= =

但为宝贝老公剁手,喻言心甘情愿呀,他毫不害臊的说:“没关系, 我不在乎聘礼,只在乎你。”

如果要比喻的话, 被喻言称为老公的容词,如同其他男人们玩的热血激情游戏中的本命装备。其他人爱装备,他喻言爱一手养出来的老公, 太正常了。

容词唇边泛起一丝笑意, 眸中光华晕开, 便在这时, 他手中写着“成亲”的喜图忽然化作光点消散,紧接着喻言便见屏幕里唯美的画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间满是红色的喜房。

喻言直接乐出声, 他刚才还在想怎么入洞房, 没想到眨眼就来了。

容词极快的蹙了下眉, 这是对突然转到陌生房间的下意识表现, 好在他已经习惯这种突然“穿越”, 很快适应下来, 打量周围陈设。

脑海里多了条规则指令:你与【喻家言言】已经是拜堂成亲的新婚夫妻, 接下来将行周公之礼, 须耐心等待妻子的选择,并温柔待妻。

容词:……

喻言看向工具栏,上面显示【洞房】【小包子】。

【小包子】是灰色的,点了下,冒出一行说明文字:“洞房后,夫妻亲密度达到100,方可解锁。”

而在右上角有个显示亲密度的小桃心,数值为0。

唔……还是先洞房。

想起世界频道里说的,好感度等级越高,洞房时的尺度也就越大。

以他和容容的好感度等级,至少亲吻和脱衣服会有吧,而且这是系统定制的,容容就算想用“青天白日”为借口也不行。

喻言迫不及待点了【洞房】。

这种时候,他罕见的有了丝羞耻感,虽然宝贝老公只是个NPC,但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合适。

难道要他说:容容,咱们来滚床单吧!

所以,喻言矜持的保持了沉默。

他没说话,容词便也没说,聊天频道里一片安静。

旁边有个不停一闪一闪的喇叭,闪的喻言眼花,忍不住点开。

【限时新婚特价大礼包】:88元(原价198)

性福套套x10

精美睡衣x2

丝绸元帕x1

亲密度x38

止疼药x10

去淤散x10

【芙蓉帐里锦衾翻,春宵苦短腿发软。

只要88,美貌相公带回家。

为了让你的第一次更加舒服,你还在犹豫什么?赶紧动手吧!】

喻言:“……”

游戏果然不放过任何能赚钱的机会。

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污!

喻言迅速充值买下,买完后再看,大礼包的价格已经变成198。

说好的限时呢?这个时间段,他要是再次购买,也应该88才对。

切,小气。

在喻言购买完毕后,游戏中的喜床上忽然多了个精美木盒,旁边放着两件纯白色的绸衣。

洞房场景的背景音大概为了应景,很是缱绻暧昧,一直面对喻言的容词转身,慢慢朝坐在床边的女版喻言走去。

也不知为何,明明只是游戏而已,喻言忽然紧张起来,仿佛坐在喜房里的女版喻言,真的是他本人。

他扯了扯睡衣领子,便在这紧急时刻,一个电话闪了进来,眼前旖旎的画面顿时消失。

喻言:“……”

他第一反应是挂掉,但电话是曲沉打来的,只好气闷的接了。

“干嘛呀!”打断他的洞房,喻言没好气。

“言言,我是简时惜,曲子被人在脑袋上开了瓢,倔脾气上来不去医院,你过来劝劝他吧。”

“什么?!”喻言翻身从床上坐起,这才分开多久,曲沉居然被打了?“在哪!?”

“烈焰。”

“你把电话给他。”

简时惜:“怕是不能,正发疯呢,你听。”

手机里传来嘈杂的声音,伴随着怒吼,一听便来自曲沉:“……滚开,我不去医院!那孙子呢?特么的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

喻言:“……”

喻言:“你们按住他,我马上过来。”

匆匆挂断电话,喻言一边下床换衣服,一边看手机,这一看愣了。

系统提示:【本次洞房已结束,姻缘子容词并未使用性福套套,亲密度+10】

喻言:???

游戏中,女版喻言躺在喜床上,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眼睛闭着,像是睡着了。容词坐在床边,着雪白绸衣,目光看着某处,似乎在出神。如墨的长发披洒在肩背上,柔顺的让人想去摸一把。

喻言套裤子的手顿住。

这、这就完啦???

他不过接了个电话,一分钟都不到,好歹让他看到过程啊!!!

喻言一口气上不来咽不下,然而现在他暂时没有时间吐槽这坑爹的洞房过程:“容容,我有事,得先离开了。”

想着两人才刚成亲洞房,作为“老婆”的自己就要离开,有种睡了人拍拍屁股就走的渣男感,是以又添了句:“我朋友被人在头顶开了条口子,得去看看,等我回来啊。”

游戏中的容词抬起头,嘴角浅浅上扬:“好,注意安全。”

喻言赶紧发了个亲亲的表情,而后退出游戏,离开酒店,迅速打车赶往烈焰。

随着喻言的退线,躺在喜床上的女版喻言缓缓消失,容词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这便说明喻言已经彻底离开。

他虽然已经将这个空间的法则参透完毕,但他仍然不能做出太违背法则的事,某种意识告诉他,如果他动静太大,或许会有极大危险。

等找到能离开这个空间的方法就好了。

刚才规则指令他洞房,他直接屏蔽,将女版喻言哄睡(敲晕)了。

容词起身,将手中拿着的精美木盒放进旁边抽屉里,随后推开喜房大门,外面是熟悉的庭院。

这里是静止的,没有白天黑夜,没有天气变化。

除非他突然“穿越”到某个地方,那个地方或是黑夜,或是下雨,或是其他。

轻叹口气,容词跨入庭院,想起喻言所说,眉心缓缓蹙起,眼中若有所思。

片刻后,他掌心朝上,荧色的光点在他指尖萦绕,最后凝聚成一只有着九条尾翎的红色小鸟,正是聘礼单上的超稀有神兽九尾朱雀。

九尾朱雀呆板的看着容词,后者低声喃喃:“你体型较小,我试试能不能让你离开这里,若能成功离开,你便去护着他。”

一路上喻言狂让司机加速,司机无奈:“小帅哥,我再加速也不能闯红灯啊。”

喻言只好闭嘴。

二十分钟后,喻言下车,给简时惜打电话:“哪个入口?”

烈焰是整个海市数的上号的销金窟,一共有三个入口,之前来海市时,曲沉带喻言来这里玩过。

“这儿。”远处有人朝喻言招手,喻言挂断电话跑过去。

简时惜和曲沉是大学同学,那群狐朋狗友中,喻言也就对简时惜印象好些。他身上穿着白衬衣,衣角沾有点点血迹,十分刺眼。

喻言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你知道曲子的心头好吧。”

喻言:“?”

简时惜指了指头发。

喻言恍然:“那个卡地亚?”

简时惜哭笑不得,点头:“他在知道曲子送他的那些东西全是真的后,后悔不已,来找曲子忏悔,想和曲子重新在一起,曲子没理他。”

这确实符合曲沉的性子,曲沉这人,家世好,有钱,人仗义,出手大方。当他对一个人好的时候,绝对掏心掏肺,要星星给星星的那种。但当他厌了一个人,天王老子都不会让他吃回头草。

他历届交往过的那些男女朋友,不乏有人找他复合,一个也没成功。

――十六岁之前,曲沉一直认为自己喜欢女人,交了几个女朋友,后来发现对女人没性趣,才知道自己喜欢男人,索性直接向家里人出柜。

曲家和喻家做了多年邻居,思想已经格外先进,轻而易举接受儿子的性向。只嘱咐曲沉不能乱搞,以后一定要找个好一点的男媳妇,给他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