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43 存在即美

匠心 沙包 2755 2021-09-07 00:44

所有人一起抬头,许问也眯着眼睛向前看去。

只见从门坊深处走出来一个人,外貌颇有些奇特。

他大约三十来岁,个子很高,相貌甚至称得上俊伟。

他穿着文士衫,肩上却扛着一把锄头,锄头上还沾着泥,仿佛不久前才使用过。

同样的,他的衣角上也满是泥点子,但他就这样随随便便地穿着,半点也不介意的样子。

他看着新来的这一帮年轻工匠,笑得非常开心,甚至有点热情,朗声说完那句话之后,他的目光迅速落到他们背后的包袱上,舔了舔嘴唇问:“有吃的吗?”

这上下两句话太不搭轧,搞得所有人都很懵逼。

不过这也是一群老实孩子,自己带的食物并不多,但听见对方这样说,还是老老实实地把包袱解开,里面的干粮拿出来,递到对方面前。

“哇,白面饼,还有肉干!”这人一看见他们掏出来的食物,整张脸都亮了,搓着手笑嘻嘻地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嘴上客气,他的动作可一点也不客气,首先抓起江望枫包袱里的猪肉干,不停地往嘴里塞。

江望枫是一品工坊的继承人,以前在江南路的时候没缺过肉吃,但自从离开家上路服役,不仅好久不知肉味,还知道了饿肚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偏偏他娘要锻炼他,都没让他带多少钱上路。

现在看见这人大口吃他好不容易在绿林镇买到的肉,江望枫忍不住心疼。但年轻人脸皮薄,他强忍着心疼,还要劝对方吃慢点,小心噎着。

肉是风干的,几乎不含水份,非常硬。

那人牙口当真不错,硬生生咬嚼着把那块肉吃完了,吃得还很快,看来当真是饿了。

但许问留意到,他虽然吃得快,但吃相并不难看,反而有一种落拓的洒脱。

气度是养出来的,再配合他那身文士衫,许问又看了他两眼。

不过这人吃得还算有节制,吃了块肉,又吃了块饼就拍了拍饼渣,把包袱系好,重新递回给了江望枫。

“多谢你,一天没吃饭,饿得有点难受。”他苦笑着说,眉头皱起,非常引人好感。

江望枫一下就忘记了先前的心疼,惊讶地看了看他的身后,问道:“你住在这里?”

那人一边站起往里走,一边随口道:“对,住了一年吧。平时有人定时从山下带东西上来,这次不知因为何事延误了,迟了两天了。”

“迟了两天,你也一直呆在这里挨饿?”江望枫震惊。

“怕什么,总会有人来的。这不是你们就来了吗?”那人笑吟吟地说。

“你知道我们会来?”江望枫追问,受他影响,不知不觉就跟着往里走了。

其他人也被带着往里走,许问扬扬眉,还是跟了上去。

“你猜?”那人笑而不答。

他回过头看江望枫,目光有意无意地从许问身上飘了过去。

“那就肯定是了!”江望枫兴高采烈地说,“你住在山上还能收到下面的消息啊?还能定时拿到补给……难不成你这里有上下山的近路?”

江望枫脑筋非常活络,马上想到了最关键的事情。

“我不告诉你。”那人笑嘻嘻地,像是在逗江望枫一样。

“那就肯定有了!”江望枫迅速推理,开始东张西望地向下看,仿佛想要把那条传说中的路给找出来。

不过那条路当然不是那么好找的,反而没过多久,他就被旁边的建筑物再次吸引住了,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了过去。

许问也正盯着那边在看。

天云山植被稀少,但也不是完全没有。

只是现在时值寒冬,是吐气成冰的时候,树叶凋零、植物枯萎,只在黄土间留下黑黄的痕迹,看着非常凄惨。

但是这些枯萎的痕迹留在石壁居的建筑上,却有了不一般的风味。

他之前在远处看得没错,石壁居与他在这个世界所见的大部分建筑不一样,几乎不用木材,是比较纯粹的土石结构建筑。

它紧贴在岩壁上,看不太出来连接方式,但是贴得非常牢固,脚踩在地面上都有一种不一样的安稳之感。

石壁居的主要石材是花岗岩,就像他们之前顾虑的一样,花岗岩过于坚硬,取材不易,雕刻不易。

石壁居的建筑者也没有强行违背材料本身的特性,要在它上面雕出多么复杂的花样来。

他巧妙利用了各种不同的材料,以花岗岩为主体,砖瓦青石作为装饰性的副材料,相互搭配,让整座石壁居显得既简洁又不乏变化,门上砖雕、檐下瓦当都非常精致,虽然经过时光风沙的磨砺显得有些模糊不清,但还是可以看出当初建筑者的匠心所在。

天云山储有花岗岩,石壁居的建筑显然是就此取材,但这材是怎么取的,怎么运输的,怎么切割成形搭建成功的也是一个大问题。

而建筑上面的砖瓦青石来自何处?难道这座天云山上也同样有这些不同的材料储备?

还有一个关键,就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楚地看出来,石壁居上不着天下不接地,是完全地依附在石壁上的。其中一半嵌在石壁里,另一半凸出在外,算是半窑洞结构,但外面的这一部分体积不小,显然也是要承力的。

现在他们脚下踩着的这条道路沿山而凿,没有铺石,但是打理得非常平整,看不太出来是原来就有的山路,还是后面开凿出来的。

许问猜测很有可能是前者,不然专门选在这么一个地方盖房子,感觉有点没道理。

当然,就算原先就有这条路,在这里建筑这样一座大型建筑,还是挺让人不可思议的。

突然,许问的目光停在了石壁居表面的一些痕迹上,开口问道:“您留居此处,是为了修复石壁居?”

“对。没人住的房子总是会荒废。虽然也不知道这石壁居是谁盖的,但就这样没了,也太可惜了吧?”那人拄着锄头,很悠然地道。

“但是它盖在这种地方,就算修好了也没啥用啊,根本不会有人来住!”江望枫说。

“非也。有些东西不需要使用也应该保存下来,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美。”那人很不赞同地摇头。

对于在场的除许问以外的这些年轻人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全新的观念。

他们是都是新手工匠,从当学徒的时候开始,他们一直在接受一个想法,东西做出来就是为了用,做得再精美再漂亮,也要为使用价值服务,那才是第一位的。

像这样美就行了别的都不重要的说法,他们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下意识就想反驳。

但是,在话将出口的那一瞬间,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登山途中远眺此处时的那种震撼感,反驳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

这样震撼的美应该让它无声无息地消失吗?

显然不对啊!

“请问先生尊姓大名?”许问突然问道。

“无名,吴可铭。”那人笑了一笑,自我介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