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04 奇技淫巧

匠心 沙包 3071 2021-09-07 00:44

“西漠勿用宫建造主官竞选就此开始,各部竞选者率本部队伍,依次进入!”

一名军官来到木栅外面,高声大喊,声音如金石相击,穿透灰暗云层。

“京营府朱甘棠!率京师一队!”

军官声震四方,朱甘棠向许问微微一点头,道:“我先去了。”

说着,他转身走回自己的队伍里,一群人一起转身,向着营帐方向走去。

队伍里有几个人向许问点头示意,许问愣了一下,马上认出来了。

狄林!蒋东辰!

当初从龙神庙跟着他们一起到西漠的那几个京营府工匠,到了这里就跟着林谢一起不知所踪的,竟然加入了朱甘棠的麾下。

许问对他们略有了解。

他们在京营府虽然只是四级工匠,算是半个实习生,但实力和性格都非常不错,潜力尤其巨大。

朱甘棠有了他们,倒是一大臂助……

“京营府王一丁!率京师五队!”

军官的声音又洪亮地响了起来,四下里听见这个名字,顿时一阵骚动。

王一丁一鸣惊人的故事很多人都听过,印象都非常深刻。

京师五队一共三十六人,按照月龄队的分法的话,六人一小队,六小队组成一大队,是一个完整的编制。

不过许问也是现在才知道,京师也有工匠来西漠服役,看来各工匠的服役地点的确是完全随机的……

“内物阁李会!率西漠一队!”

李会昂头上前,走了两步,突然脚步略微一顿,落在了队伍后面。

“内物阁许问!率南粤八队!”

许问深吸一口气,向左右各人道:“拉上家伙,过去吧。”

后面的人应了一声,把绳子绞在手上,开始拖车。

李会留在后面是想跟许问说两句话的,结果一下子就被南粤八队的动作惊住了。

他们三人一组,各拖一辆板车,板车上有一个大件,用粗布蒙着,看不清下面是什么东西。

先前这些东西摆在一边,他还以为是主审方准备的材料,现在看起来,是许问他们自己带来的?

他抬了抬下巴,不说话了。

“梓义公所刘万阁!率江南一队!”

刘万阁那支队伍果然跟其他队都不太一样,一起走起来,连脚步声感觉都整齐不少。

几支队伍路过木栅门,军官验过他们的身份与手信,一一让他们通过。

等到许问这组时,他眉毛一皱,没有让开,看向了他们身后的拖车。

“这是什么?”他问。“是我们带来的工具。”许问回答。

“工具?”

“是,通知上写明,本次竞选使用的工具由各队自行准备。这就是我们准备的家什了。”

军官下意识低头,又看了一眼那份通知。

没错,白纸黑字,就是这样写的。但工匠用的家伙,不就是锤子凿子锯子錾子这些吗?最大也就是一些铁匠用的炉子之类,也就半人一人高。

看这粗布下面的大小形状,是把砖窑都搬来了吧?

“工具?”军官再次确认。

“是。”许问毫不犹豫地回答。

“你在这里等一下。”军官犹豫了一会儿,没有自行决定,而是叫来一个军士,对他小声说了几句话。

那个军士连连点头,向里跑了进去,显然是叫能决定的人去了。

队伍于是僵在了这里,木栅门不大,许问的队伍不过,后面的队伍也过不了。

前后的队伍都有些骚动,无数道目光投向他们的板车,小声议论着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谁不是个资深工匠了,工具不工具的他们还看不出来?

“这是什么?”一个声音突然从木栅那边传来,许问抬头一看,是李会走了过来,隔着栅栏问他。

“就是这次竞选需要使用的工具,比普通工具复杂一点,是我们特制的。”他回答得详细了一些,声音不小,周围的人都能听见。

自制工具?

的确有些工匠会这样做,但是……

“奇技淫巧,不足为道!”李会又打量一下那些东西,沉声斥道。

“返朴归真,真正的石匠,用自己的手,一把锤子、一把凿子,就能巧夺天工!玩那么多花样又有什么用!”他摇摇头,非常不赞同地说。

“那种石匠当然很了不起,但是李前辈,这样一个石匠,要多少年才能修炼出来?”许问微微一笑,语气非常平和地问道。

“只要手不离活,总能不断精进。”李会道。

“但精进之前呢?”许问虽然在反问,但语气仍然非常平和,并不让人讨厌。

这时,李会身后一阵嘈杂,刚才那名军士带着几个人出来了,显然就是要来检查许问这些“工具”,做出判断的主审方的人。

许问来不及多说,迎了上前去。

“精进之前?”李会不解地重复了一遍,“那就好好干活啊。”他紧盯许问的背影,毫不犹豫地道。

来者一共四人,衣着打扮各不一样,但都非常有特色。

许问抬头一看,发现竟然认识其中两个。

一个是秦连楹,一个是林谢。

前者在龙神庙分手之后就没见过,不过他的笔记手札倒是天天陪伴,一直到昨天他都还在看。

后者来到西漠以后不知所踪,许问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

另外两人其中一个三十出头年纪,紧身窄袖,一身胡服打扮,长像极为俊秀,几乎可以跟当初的岑小衣媲美,只是修长高挺,完全不像岑小衣那么阴柔。

比他的长相更突出的是他一身的气派,他目光扫过来睥睨如电,那是长时间久居高位掌握权力养出来的气派。

另一人头发全白,眯缝眼,看上去已经很老了,连身形都有点佝偻,但气色非常红润。

他的右手摸着垂到胸前的胡子,手指只有三根,却又粗/又短,肤色粗糙深黯,甚至有些黯红。许问一看就知道,这是个老木匠,至少曾经是。那黯红是漆色,长期接触红漆,以致于渗入了肌肤。

四人来到木栅栏前,最先开口的是那个胡服男子:“怎么?”

“荆大人,内物阁二队要带这些东西进去,说是准备好的自制工具。”那个军官之前还挺不卑不亢的,这时突然有些紧张。

荆?这个姓氏让许问又多看了对方一眼。

他知道的姓荆的一共两个人,一个是荆承,另一个是传说中内物阁的大头目荆南海。

难道他就是……

不会吧,一个地方工程,会惊动这样的人物?

姓荆的胡服男子目光落到许问身上,向他走了过来。

许问身边就有一辆车,胡服男子站到旁边,问道:“可以打开看吗?”

许问没想到他会先问一句,点了点头,让开半步。

胡服男子揭开粗布,许问留意到他身后无数道目光一起看了过来,还有人踮着脚张望,非常好奇的样子。

但那人只掀开一个角,往里看了两眼就放开,然后走到秦连楹等人身边,小声说了几句话。

这几人很快达成了一致,胡服男子向军官一点头:“行,放他们过去吧。”

“是!”

木栅门原本半掩,如今重新打开,许问招呼着各人拖上自己那辆车,鱼窜而入。

路过那胡服男子身边时,他发现李会也停下了脚步,走了过去。

李会对着那胡服男子一拱手,轻声道:“荆大人,我有一事想问!”

李会口中的荆大人,难道这人真的是荆南海?

“先忍忍。”胡服男子深邃的目光看着李会,“等此事结束,你还有问题的话,再来问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