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91 一人

匠心 沙包 2777 2021-12-11 07:27

许问和左腾默然站在那人身后,火光映在他身上,两人看着他一凿一锤地在崎岖不平的石壁上勾出轮廓、打出粗胚、一步步细化。

他的动作不算太快,但极具韵律感与节奏感,中间没有丝毫停顿,仿佛这一切都早已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心胸之中,存在于他独立构建的世界之中,通过他的手、他手中的工具,将其引导出来,具现化在他们面前。

从这个角度去看他,可以看得出来,这人的身高本不是特别矮小,但长期生活劳作在这样的空间里,他的骨骼发生了明显的扭曲,整个人仿佛就是为这样的空间量身打量的,让他虽然畸形、却能以一个比较舒服的姿态在此处工作。

所以,最不可思议的就是这个。

这里是哪里?

是偏远北疆的五老山,白狼林外,雪原边缘。

这是什么地方?

是五老山上面极其不远眼的一个山洞的深处,黑暗幽僻,没有人迹。

如果不是他们恰好到达此处,恰好进洞探一下,恰好听见锤凿敲击的声音被吸引了过来,是不可能看见这一片奇迹的。

当然了,人总是要吃饭喝水,这个人可能还有同伴,但看这样子,这位同伴也仅仅只是维持着他基本的生理需求,再没做更多别的事了。

所以,这个人雕刻出来的惊世之作,究竟是给谁看的?

它真的是给人看的吗?

还只是简单地为了满足这个人内心表达的需求,在此处没有拘束地释放?

此时,许问转头,看向由凿尖延伸出来的那一大片奇迹――于黑暗中,无拘无束,充斥着这一小片空间与一整个世界的奇迹,内心被某种更大而广阔的东西淹没了。

不在乎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不在乎整个工作的过程中自己有多辛苦,不在乎要花多少时间,不在乎自己雕刻出来的作品能不能被人看见。

他只是想要去做而已。

但没人看见,就代表这幅惊人的石雕不存在了吗?

不,即使往后推进一千年、两千年、一万年,山河变迁、重山为海,这些石雕被淹没、被风化,从此消失无踪,它们确实也是曾经存在过的。

这山曾经怀抱过,这黑暗曾经凝视过,他们闪耀出来的这点火花曾经照亮过,这处石雕、一个人曾经拥有过的全部宏大幻想与喷涌而出的艺术之泉,都在此处存在过。

惊鸿一闪,却抛出了一个至高的极点。

过了一会儿,左腾又去试探了一下这个人,对方还是毫无反应。

这不光是因为他看不见也听不见了,不然就算没碰到他,左腾手带起的风、手掌的温度,他也还是能感受得到的。

他只是全身心地沉浸了进去,他的世界里,真的除了这个什么也没有。

左腾还想去拍他的肩膀,许问轻轻一拉他,摇摇头,阻止了他。然后,他和左腾一起从这山洞的深处退了出去。

临走时,他又盯着那壁画看了很长时间。

其实他心中涌动着很多想法,他有很多东西想问这个人,他的来历、他的想法、他所表达的内容,等等等等。

但突然之间,他什么也不想问了。

那人想说的一切,都已经完整地表达在了这些石雕壁画里――纵使它们可能永远不会再被人看见。

…………

“你们怎么进去这么久?”

许问一出来就看见了连林林,脸上掩饰不了的焦急,坐立不安。

但她身边有两个孩子,不方便进去找他们,只能在这里干着急。

许问任由她检查了一下自己,听着她难得略带抱怨的话,笑着说:“没事,里面……”

他只说了两个字就停下来了,觉得在里面看到的场景真的难以形容。

连林林敏锐地感觉到了,抬头看他,些微的抱怨迅速消失,问道:“里面是什么?”

许问的情绪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平复,一时间有点无法回答。

“那就先不说了,坐一会儿。”连林林看着他,把他拉到旁边的石头上坐下,自己则转身去了另一边,絮絮叨叨地说,“我做了点汤,还热着,你们喝一点暖暖身子填填肚子。孩子们已经吃过了,小叶很喜欢,小重觉得有点淡……”

过了一会儿,他伸出手,也顾不上旁边人的眼光,一把拉住了连林林的手,对她说:“我现在不想吃,陪我坐一会儿。”

连林林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他的表情,闭上了嘴,安安静静地在他旁边坐了下来,只拉着他的手把自己的体温传达给他,别的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左腾看了这边一眼,会意地把两个孩子带到一边去了。

“左伯伯,里面有什么啊?师父怎么变成这样了?”走开到听不见声音的地方后,景叶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小声问道。

“是一些石雕,雕得非常的……”左腾琢磨了一下,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是石雕吗?很漂亮吗?我也想去看!”景重一听见,眼睛立刻就亮了。

“确实很壮观,挺惊人的。不过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你们师父是不是因为这个变成这样的。石像是挺了不起,但是,但是……”

左腾说到一半,有点说不太下去了。

他很想像一贯的那样非常随意地说句什么话,但这一刻,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之前在石洞里看到的情景,半句话立刻塞在喉咙里,没办法再说下去了。

这次看见的画面以及雕刻石像的这个人,确实跟他以前看到的绝大多数东西都不太一样,他说不出来,但确实能感受得到。

“想去看看……”景重眼睛闪闪发亮地说。

“唔,还是算了吧。”左腾琢磨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里面总还是觉得有点古怪,我一个人照应不过来你们两个人,万一出事,我可惹不得你们师父。回头有机会再说吧。”

两个孩子都很失望,不过他们还是很乖的,并没有耍赖强求。

“而且你们放心,这山古怪得很,山上的东西,也必不会让你们失望。”左腾抬头,深深看了一眼入云的雪山,说道。

…………

连林林安静地坐在许问身边陪着他,通常来说这种时候许问会把自己不久前的见闻一一分享给她听,这几乎就是他们约定俗成的习惯了。

但这一次许问确实比较反常,他就只是坐在那里,望着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的茫茫雪原,看着山顶上的雪帽,看着旁边这棵扎在岩石中的青黑色的树,静默不语。

但连林林太熟悉他了,对他的情绪与情感有着足够的敏锐与了解。

她能感觉到,在这平静的表面下,有着极其汹涌的山与海,奔腾不休,翻滚不止。

她不知道所为何来,只知道在这种时候,许问最需要的是什么。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许问终于开口,带着深深地困惑,问道:“林林,你觉得一个人,能跟这世界上的所有其他人,都没有关系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