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87 何人

匠心 沙包 2675 2021-09-07 00:44

这暗示太明显了。

许问看了一眼旁边完全静止的江望枫等人,又抬头远远看了看将要到达的一品坊如意斋――昨天晚上,他就是住在那里的。

“必须现在回去吗?”他皱着眉问。

他才刚拿到了徒工试最后一个物首,还没有回去通知师父呢。还有连林林,早上送他出门的时候,殷殷说着晚上回来会做什么好吃的给他,许问心里还有些期待……

“当然不是。这个当然是纯凭你的意愿,我只是过来提醒一下而已。”这个时候,荆承说得好像当初把许问强留在许宅的不是他一样。

他站起身,一步步踏着空气,从檐角上走下来,走到许问面前。

他的身体在景物之间移动,越发显出身后那些景物的清晰。他的身体透明得有点惊人了,好像只是一个影像投射到了这个世界一样。

按理说是可以这样想的,但不知为何,许问下意识地觉得,这不是影像,这就是荆承本人,他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真的可以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许问试探着问。

“哈。”荆承轻笑一声,突然间化成了一道烟尘,彻底消失在了空气中。

“荆承?”许问叫道。

“荆承是谁?”江望枫愣了一下,好奇地问。

许问这才意识到,周围的时间开始流逝了,对于江望枫来说,他就是非常突然地叫出了一个陌生的名字而已。

不过球球仍然在他手中,正努力往他肩膀上爬。

江望枫一转头就看见了他,立刻眉开眼笑伸手要接。球球抓紧许问的肩膀不愿离开主人,江望枫有些遗憾,摸了摸它的脑袋,也没有勉强。

“荆承是我的一个长辈……朋友。不是他,我估计也不会做这行。”许问犹豫了一下,说。

“那他一定很喜欢这一行吧。”江望枫理所当然地说。

喜欢这一行?跟荆承相处这一段时间,许问还真的没有看出来。不过说到底,这个人究竟喜欢什么,讨厌什么,许问全部都一无所知。只觉得他常年带着淡淡的厌世感,好像对这个世界并无留恋,随时都将要离开似的。

那他为什么要把他带进许宅,还要把他强留下来?

当初留下他说是要让他修复许宅,但现在过了这么久,许问只修复了一套椅子――还把它卖掉了,荆承也不紧不慢,好像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

不对。

许问突然想到了他越来越浅淡模糊的身影。

难道这跟许宅的状态有关?

许宅破旧了――可能不久就要倾颓了,所以荆承的状态也跟着越来越不好,最后有可能消失?

很有可能!

但这样的话,他怎么还是一点也不着急的样子呢?

跟师父还有小师姐见面之后,赶紧回去,看看许宅的状态,把该修的东西修一修,看看能不能好一点。

许问以前对荆承一点好感也没有,但自从他对木匠手艺越来越沉迷之后,对荆承的态度也不自觉地发生了变化。

没有他,打死他也不会想要做这一行的。

见到荆承之前他们就已经进了一品坊,一边想一边走,许问很快来到了如意斋跟前。

“你要去见你师父是吧,那我先去见见我爹娘。没拿到物首,第二也还可以吧?”江望枫挠了挠头,神情还挺洒脱。

他身后还跟着一批人,都是天作阁去参加考试的。这次天阁参考二十七人,八人进了前三十,上榜率将近三成,充分显示出了一级工坊强大的底蕴和实力。

“行,那就回头再见。”许问心里有事,也很干脆,进了如意斋就跟江望枫分道扬镳各走各路了。

临走时,球球又被忽撸了一把头毛,这一次它倒是很亲近地蹭了蹭江望枫的手掌,江望枫高兴地拍许问的肩膀:“回头带你去我家,我们家丝丝也跟小球一样,又美又可爱!”

江望枫走了,许问低头跟球球对视,看着那张煤球一样的小尖脸儿。

“可爱也就算了,你哪里美了?”他问球球。

球球当然不会说话,但是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手指,很是亲热。

“好吧好吧,还是美的。”许问笑了起来,一步迈进了月洞门。

院子里空空如也,连林林不在,连天青也不在。

相比起普通的富贵人家,江家的产业还是有些不同。

房子多、占地面积大,供以使唤的仆役并不太多。

一方面是在礼制上有限制,另一方面,大家都是劳动人民出身,保留了朴素的品质,习惯了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许问看了一圈没看见人,疑惑地走进自己房间,推开门就发现连天青正坐在桌子跟前,面前摆着一叠纸,他正拿着一张在看。

“师父你在这里啊,我还说去你房间看看的。”许问松了口气,走过去说。

“哦?找我什么事?”连天青翻开一张纸,慢悠悠地问道。

“徒工试院试的名次出来了,我拿了第一,四天后正式出榜。”许问说着,突然觉得师父在看的东西有点眼熟。

“你很高兴?”连天青没有抬头,却扬了扬眉。

许问在外人面前一直显得很成熟沉稳的样子,但站在师父面前,不自主地就有点心虚了。他犹豫了一会儿,老实承认:“的确有点高兴。”

连天青翻开一页纸,倒过来平展在他面前,问道:“因为这个?”

许问低头一看,难怪他刚才觉得这个眼熟呢,连天青在看的,正是他在院试时,正式动工制作之前绘制的图纸!

“这个怎么在你手上?不是主考方收走了吗?”许问诧异地问。

“这个与你无关。你拿到第一,是因为照着这张图纸制作出来的成品?”连天青说。

“的确是。”许问认真地看了看,点头回答。

图纸是工程的指导,不照着做,画它干什么?

“完全一致?”连天青又问。

那当然……不是。

图纸是在他正式动工之前画的,那时候他抓紧时间,要把看到的记得的所有内容全部记录下来,绘制的结果是跟原型完全一致的。

但之后在正式制作的时候,一方面是身体不适,另一方面是审美上的需求,他临时进行了一些改变。

最后制作出来的成品,大体结构跟图纸差不多,但细节进行了很多改变,最重要的是整个设计的意韵与原先完全不同,浓重了很多。

做的时候许问没有觉得不对,考官们给出这样的分数结果,表示他们也认可了许问的判断。

但现在站在连天青面前,被他平淡如水地这样反问的时候,许问的心情却突然忐忑了起来。

他迟疑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