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61 制图

匠心 沙包 2572 2021-09-07 00:44

吃完饭差不多天黑,丁令还想拉着他们去唱K泡吧之类的,骆一凡和许问都拒绝了。

“我看你是在为难我这老头子!”骆一凡瞪着他说,丁令笑,再三说骆一凡还年轻,总算把他哄了下去。

及到曲河路的时候,许问跟骆一凡也分了手。周围的人声消失,陡然间安静了下来。

许问没有马上回去,而是一个人在曲河路上慢慢行走。

夏末初秋,太阳一落山气温就凉了下来,现在微凉的空气浸润,轻风在皮肤表面轻轻拂过,附近曲河的流水哗哗、蝉鸣阵阵,非常舒适。

今天一天,他的收获真的非常大。

而最令他留意的,是丁令在饭桌上提到的威尼斯宪章。

他又走了几步,终于忍不住在河堤上一块大石头上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开始搜索这五个字。

没过多久,宪章的全文出现在他面前。

“定义。第一条,历史古迹的要领不仅包括单个建筑物,而且包括能从中找出一种独特的文明、一种有意义的发展或一个历史事件见证的城市或乡村环境。这不仅适用于伟大的艺术作品,而且亦适用于随时光逝去而获得文化意义的过去的一些较为朴实的艺术品。”

“第二条……”

所有类似这样的宪章或者规则,语言都是非常凝炼而有效的,一字一句都有意义,不可更改。

许问先是全部通览了一遍,然后又一条条开始细读。

威尼斯宪章里很多东西都在跟他在班门世界的所学发生冲突。

譬如对文物的定义,同样是要修复的东西,连天青更注重的是“物”,而威尼斯宪章里定义出的是“人”。

更准确地说,连天青看重的、要修复的是定义里的前者,也就是“伟大的艺术作品”。它的第一要素,就是艺术价值,也就是“美”。

但现在所谓的文物,是所有留有历史印记与人类活动印记的东西,它可能并不美,丝毫不具艺术价值,但它包含的,是人类的过去。

许问第一次正式接触到这种概念,他突然被触动,顺着搜索到的东西一路看下去,又想了很多很多。

晚风轻拂,夜色越来越深,天上浮云时聚时散,云后星光偶明偶暗。

许问独自一人坐在河边石上,恍然不知时间已逝。

******

第二天,许问去外面大采购了一番。

许宅的材料是有限的,先前他练习的时候几乎把里面储存的木料全部用完了,必须得想办法补充才行。

荣家打来的钱可谓是及时雨,正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头天骆一凡给了许问几张名片,给他介绍了几家比较实诚的原料商。

许问找他们订了一批木料,还订了一些现代的修复工具和设备。之前陆家父子给他介绍过用法,现在有条件了,他也想试一试,比较一下。

不管原料还是设备,订了都要再过一段时间才能到,许问也不急,他去寻找了一些工业制图的资料,把它们带回了许宅。

在传委会小楼的时候,骆一凡颇为正式地对他说,的确古代顶级工匠的设计制图本领比想象中更高明一点,早在宋朝就有了营造法式这样的建筑定例标准存在,更有样式雷这样的传世技艺。

但许问要把它当成一门正式的技艺来学习的话,那肯定是学古不如学今,这方面的技术,现代肯定是远远强过古代的。

许问又在许宅闭了一阵关。

这里倒真是个适合清净苦修的地方。

没人打扰,没网没手机,时间停止的情况下也不用担心会误什么事,唯一的问题就是周围到处都破破烂烂的,不适合生活,有时候还会让人有点心烦意乱,恨不得好好收拾一下。

这阵忙完了,徒工试结束,要好好收拾收拾……

偶尔从学习中抬起头来的时候,许问就会这样想。

现代工程制图大多都是使用软件。

但无论是在班门世界还是许宅,都不可能容许他使用这种开挂工具,要画图,他只能靠常规绘图工具,也就是丁字尺、三角板、圆规、量角器之类。

而制图,最根本的就是几何学,多边形、弧线、角度……所有复杂的设计,从根本上来说都是这些最基础的线条与图形的结合体。

许问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数学尤其是几何学得相当不错,现在拣起来也没费什么力气。

而且,他确定了自己的一门新本事。

在一定范围内,他对尺寸角度都有一种异样的敏感,下意识地就能做出判断。

他知道连天青也是有这样能力的,他不太能确定,这到底是他新被开发出来的天赋,还是从事这行时间长了,经验累积起来的直觉?

也可能是两者叠加起来的结果吧……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许问有意培养自己这方面的敏感度,不断去观察对比各种各样的数据,让自己尽可能地达到一眼就能判断的程度。

他的进展是肉眼可见的。

渐渐的,他能够一眼看出一段线条的具体尺寸,一眼测量一段距离的实际长度,一眼判断一个角有多少度……而且范围在不断扩大,精度也在不断增加。

而更加重要的是,渐渐的,他能够一看到一样东西,就在脑海中将其组合成各种各样的图形,并且将其在纸张上还原出来。

深宅无时日,唯有心意动。

在这样全然停滞的时间里只做一件事情其实是非常累的,但许问沉迷于此,几乎不知疲倦。

这一天,许问刚刚画完一张图,中场休息。

球球从外面跑进来,缠着他要吃的。

这家伙的嘴被连林林喂刁了,许问这段时间出门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给它买各种罐头零食。现在一看它进来绕腿,许问就知道了它的意思。

他摇摇头,回去拆了一袋零食,作势要扔。

球球非常机灵,一看他的动作就光速窜了出去,到了地方发现什么也没有,转过头来坐定,尾巴重重拍打地面。

许问笑了,轻轻一扬手,手中零食飞了出去。

他的距离判断得非常准确,手中力道也是恰到好处。

指头大的零食画出一道完美的曲线,直直敲在球球的鼻尖上,黑猫金色的眼睛变成了一双小斗鸡眼。

许问蹲在地上,一颗颗喂球球吃完整袋零食,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说:“差不多了,该回去了。”

球球抬起头来,看着他乖顺地喵了一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