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45 秦天连

匠心 沙包 2781 2021-09-07 00:44

难怪回得这么快,秦天连这封信写得比之前更简单,只有一句话。

“万园市班门祖地?我马上到。”

同时附上的还有一张机票,三小时后起飞,从西北某省会直接飞到松江市的。

万园本身没有机场,松江北是附近距离最近的了,这班飞机也是那个省会到松江最快的一班。

秦天连要过来了?

想来想去,他只有可能是因为那个黄杨巧。

它是谁做的?

他为什么这么关注?

许问计算了一下时间,在班门世界他正在睡觉,通常情况下,三个时辰内不会受到打扰。

两边时间对比是一比一百,那边的一分钟相当这边的一百分钟。

三个时辰是六小时,六小时的一百倍是二十五天,也就是说他必须要在二十五天内赶回去,折算一些意外耗时,最好算二十天。

时间看上去比较宽裕,但得祈求中间不会出事,不会被人打扰……

他思考了一阵,手上已经回复了:“我过去接您。”

…………

三小时后,飞机降落的通知声响彻机场广播,许问抬头看了一眼屏幕,走到了接机口。

两小时前,他就已经赶到了机场,候机的这段时间他也没闲着,把笔记本放到腿上,一边思考,一边把这几天在饮马河以及元元河流域考察到的情况记录了下来,顺便还画了图。

时间不长,他们还没来得及走完全程,元元河的支流以及附近的一些山村都还没有看。

回头如果要借助这边专家的帮助的话,怎么有说服力地补充信息也是一件难事。

最关键的是,古代勘测跟现代不一样,许多信息看起来会“不太专业”,怎样将两个不同的时代融合,也是一大问题。

要处理的问题真是太多了,真的是难。

许问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没头绪的情况。

不过这时候已经有人开始出来了,许问收拾起心思,看向接机口方向。

几乎一瞬间,那张熟悉的面孔就出现在许问面前,许问的心一记重跳,紧盯着对方。

他熟悉连天青,又是一个技术非常高明的工匠,观察力非常强。

所以,他闭着眼睛都能雕刻出连天青的样子,头发、脸、身形,甚至连气质也能描摹一二。眼前的秦天连,他怎么也看不出跟连天青的半点区别!

看着他走出接机口,转目四望的样子,就像看见了连天青本人一样。

同样的身形长相,颠倒过来的名字……

他们真的不是同一个人吗?

秦天连看了一圈四周,目光稳稳地锁定许问,向着他走了过来。

“你就是许问吧。”他肯定地说道,音质也跟连天青一模一样。

许问发了一会儿愣,完全不复平时的敏锐。

秦天连不解地皱起了眉。

许问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说道:“是我,师……秦老师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字如其人,你长得就像是能写出那笔字的人。”秦天连果断有力地说,一个古怪的理由,但确实像是他会说出来的。

不过很明显,他虽然认出了许问,但又“没认出来”。

对于他来说,许问只是与他通信的那个人,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身份。

许问心情有点复杂,领着秦天连往外走。

他正要说话,秦天连已经迫不及待地问了出来:“那个黄杨巧现在在哪里?能带我去看看吗?”

“哦。”许问提起旁边的包,从里面拿出那个用棉布裹得非常细致的物体,递到了秦天连面前。

秦天连话音一顿,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把那东西接了过来。

“班门向来小气,你是怎么让他们答应你把东西带出来的?”秦天连问道,“说起来,七劫塔也是他们的禁地,非直系传人从来不能入,你竟然能上去……”

“我跟班门有些特殊的关系,帮了他们一些忙,所以有一些自由度。”许问爽快地说,“而且,现在的班门跟以前不太一样,七劫塔已经开放,上面还建了个电信的基站,现在班门祖地已经可以随便用手机了。”

秦天连非常明显地愣了一下。

许问看得出来,他知道班门,可能还打过交道,有些熟悉,印象并不算太好。

但可能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都在西北的缘故,他对班门近两年来的变化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大小算个网红的自己。

“班门现任宗主陆立海很有魄力,两年前,他做出了几个重大的决策,决定让班门走上一条新路。这其中包括把宗正卷交给文传会,进入百工集,完全公开给社会大众。也包括让水电信号进入班门祖地,让它正式与现代社会接轨。还有上下所有人一起去考国家资格证、申请高级资质等等,变化非常大。”许问向秦天连介绍。

秦天连听得沉默了一会儿,片刻后突然问道:“那这样的班门,跟其他公司……譬如昆井这样的,有什么区别呢?”

许问也没想到自己跟秦天连讨论的第一个话题竟然会是班门,这个问题有点刁钻,他认真思考了一下才回答道:“从外表看,也许没什么差别。大家拥有同样的资质,做着同样的工作。但是深入到本质,能不能有些区别,还得看他们自己了。”

“嗯……”秦天连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他缓缓打开那个布包,米黄色的麻布一层层揭开,露出了里面光滑/润泽的黄杨木作品。

几乎是在目光触及到黄杨木表面的一瞬间,秦天连就停止了动作,那一刻,他连呼吸似乎都要停滞了。

“秦老师知道这是谁雕的吗?”许问迫不及待地问道。

秦天连沉默了好一段时间,非常缓慢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许问一愣,看他刚才那表现,怎么看也不像不知道的样子啊?

“这是你在七劫塔找到的?”秦天连又盯着它看了一会儿,突然问道。

“对。它本来放在七劫塔上三层,最近建基站,把上三层的东西全部收拣装箱,堆在了一起。这是我无意中在箱子里发现的。”许问介绍得很详细。

“七劫塔的藏品,是他们从班祖开始,历年历代收集起来的。有现代作品也不奇怪。”秦天连说道。

“确实,但是班门宗正卷里,黄杨巧已经失传了。假设有一个外人接到了黄杨巧的传承,雕刻出了这样一个样品,把它送到七劫塔展示。那样按照正常情况,班门应该有所记载,此物从何处来,这传承现在由谁来掌握。但奇怪就奇怪在,陆立海好像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一点印象也没有。”许问解释道。

“七劫塔没有出入库记录?”秦天连跟许问想到一起去了。

“有的,在七劫塔管理人手上,这个人有点怪,不想说的事情就装不知道,很难沟通。”

“十五?我知道了,我去问问。”

秦天连语声平静,许问突然间意识到,秦天连跟班门远不只有同行的关系,他们以前就有渊源,而且还不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