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46 焦虑

匠心 沙包 2854 2021-09-07 00:44

“这题目会不会太难了点?”

此时,原先的考场高台上,刘胡子依旧坐在一个小马扎上,摸着光秃秃的下巴,俯视着下方。

分组过后,还是有两个类别的考生被安排在了这里进行考试,但此时刘胡子的注意力明显并不在他们身上,而是在另一个地方。

“就是要难。”孙博然袖着手站在他旁边,一听就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难度不大,怎么试探出这些考生的上限?”

“唔。”刘胡子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问,“万一真是那个讨人嫌的小子拿了第一,你怎么办?”

“那就让他拿第一。”孙博然淡定地说,“皇上亲设徒工试,六试选天下英才,凭的就是一个公平。那小子要真有这样的运气,也只能气运在他这里。”

刘胡子皱着眉头不说话,明显很不满意。

“师父也不用太过忧心,吉人自有天相,老天爷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孙博然安慰他。

“狗屁!这天底下不公平的事情,出的还少了不成?”刘胡子往地上唾了口唾沫,愤愤不平。

孙博然欲言又止,他也活到了古稀之年,从南到北,这世上各种各样的事情,他也看得够多的了。

“对了,那个跟他们一起回来的小子,现在怎么样了?”刘胡子突然问起了徐林川。

“他……情况不是太妙。”孙博然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发热一直不退,大夫说,他的手臂已经有些坏死,建议截断。我派人去找他师父,让他来决断。”

木匠少了根手指都废了,更别提一支手臂。徐林川这一辈子基本上都因为这事毁了。

“这小子心术的确有些不正,但无论如此也罪不至此……”刘胡子闷声闷气地说。

孙博然抬起头,眯着眼睛看向远方。

那边,他们所说的年轻人们正在进行决定未来命运的考试。

******

两百人同时看一样东西,其实是相当拥挤的。

许问站得比较前,一开始还能听见后面乱糟糟的声音,但很快就什么也听不见了。

这一方面是因为他自己完全专注地投入了进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谁也不想错过这短暂而重要的时间。

有些人一开始没挤到前面,但他们也想出了办法――他们主动从后面搬来了一些垫脚的东西,站到人群上面居高临下地看。这样距离还是会嫌远了一点,但总算不至于被挡住什么也看不见了。

许问完全没管这些,此时他的全部精神都已经投入到了面前的模型中去。

他编号甲九,排名相当靠前,第二组就要上前触碰观察,这代表他可以利用的观察时间非常短暂。

这座模型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房屋――准确地说是一个介于花厅和亭子之间、半封闭的一种观景游览式建筑。

它位于花园的一角,周围装点着多种景致,两者融为一体,相映成趣。

半封闭观景亭属于建筑物,主体结构其实是大木类的,但模型制作与摆件类似,又属于细木类。

这项考试,相当于两者之间的一个过渡,考试的内容非常全面。

首先,你要搞清楚建筑物的构成方式,将其等比例缩小,制作成模型。

然后,每个细节,包括檐角的造型、斗拱的形态、花窗的雕刻……每个细节都是他们曾经学习的项目。

除此之外,许问还留意到一个关键,就是庭园的构成。

江南一带的建筑物,庭园与建筑融为一体,是环境构成中相当重要的一项,这个模型把这部分增添上去,做的肯定不是无用功。

许问努力睁大眼睛,一边观察,一边在心中默记,让其在自己的脑海中完成。无形的图纸在这个过程中绘制形成。

旁边的铜壶里发出滴答的水声,这是整个空间里唯一的声音。

伴随着这单调而有节奏的声音,紧张的气氛在空气中不断蔓延。

越是清楚地看见将要复制的模型,考生们就越发清晰地体会到这其中的难度。

刚才那个叫关越的考生问得实在太幼稚了。

少一点制作的时间算什么?

排名靠后的考生其实是占了大便宜了!

要在一刻钟的目视和两分半的目视中搞清楚这个东西方方面面的细节,这才是真正最难办到的事情!

包括江望枫在内,排名前五位的考生全部都紧咬着嘴唇,额上鼻尖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他们的目光不断闪烁,显然大脑已经开始超负荷运转了。

而许问他们第二批考生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比江望枫他们多的只有一柱香时间,也就是两分半钟。

这个时间,同样极为紧张,不竭尽全力绝对难以办到――不,就算竭尽全力,也是极难办到的事情!

这种情况下,就连岑小衣也没办法分心搞什么花招了。

他排名甲七,跟许问一样是第二批,留给他的时间同样非常短暂。

许问更加顾不上他,这一刻,他头上脸上流出来的汗水比谁都多,额角有一条青筋隐约跳动着。

他身上是有伤的,虽然上了药,只是隐隐的肿痛,但现在他全神贯注,脑力持续运转,脑袋深处某个地方突然开始抽痛。

一开始他勉强专注,还能忽视这点疼痛集中注意力,但时间越长,疼痛越明显,最后连带着两边的太阳穴都开始跳动。

他本来就只剩一只眼睛可以看东西,渐渐的,这只眼睛也开始变得有点模糊,模型在他眼前像是蒙上了一层毛玻璃,细节糊成了一团。

许问用力眨了眨眼睛,摇了摇头,勉强能看清楚一点了。但没过多久,他的视线再次模糊,他伸手用力揉了一下,再次短暂地清晰起来。

许问难以避免地感到了焦虑。

精神上的困难他可以努力克服,但这种生理上的问题怎么解决?

一瞬间,他的脑海中掠过很多念头,想了很多办法,甚至包括让球球带他回许宅,等养好伤了再回来考试。

但他的猫不在这里,就他个人的意愿来说,他也不愿意在这种时候使用这种盘外招。

最后,他还是长吐一口气,强抑下心中的焦虑。

现在想这些只是徒然浪费时间,毫无用力。

他能靠的,只有他自己。

他突然举起手,看向一边的考官。

可能是怕影响到其他考生,鲁考官没有出声,只是目示询问。

许问小声耳语,向他要了一把小刀。

然后,他抬起手,在自己脸上摸索,在眼角部分划了一刀。

他划得快而稳,鲜血迅速从伤口流了出来。

他胡乱抹了一把,用力摇摇头。放了血之后,肿/涨略消,视野果然清晰多了。

鲁考官惊讶地看着他,许问并没有太多表示,把刀还给他,目光重新回到了那尊模型上。

而自始自终,他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周围的考生没有半点反应,没一个人注意到他。

鲁考官与冼考官对视一眼,交换了一个微妙的眼神。

“一刻钟时间到!甲一到甲五考生上前!”

又过了一会儿,寂静而紧绷的空气中,一个声音陡然响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