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0 鹰平木

匠心 沙包 2779 2021-09-07 00:44

很多人有一个误解,明清好家具都是由紫檀花梨这类的硬木打造而成,杉木这样的“软木”不行。

这种想法非常普遍,但其实是错误的。

在班门世界的时候,连天青曾经专门跟许问驳斥过。

当然,他驳斥的角度跟许问现在理解的方向不太一致,但也是个非常充分的佐证。

班门世界很多人也很追求硬木,甚至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

只要是硬木家具,不管好坏,就会被抬高到一定的程度,相应的非硬木品种就会被贬低,甚至不看制作工艺和制作水平。

拉踩这种事情,不管什么时代都是存在的。

当时连天青嘲笑道:“人人都知道硬木好,硬木当然好。但硬木之所以成为硬木,是因为什么?因为它品性坚硬,质地细密!这品性这质地是如何形成的?还不是因为它寸寸生分分长长得奇慢无比?人人都要硬木,哪来这么多硬木!”

“不知节制,一昧伐斫,这天下硬木,长得慢伐得快,总有一天会被他们给伐没了!”

当时许问就想到了自己在历史书上看到的事情。他以前不懂家具,对这个事也有点印象。

连天青很有远见,说得一点错也没有。

由于过度砍伐,硬木中最珍贵的两种,紫檀和黄花梨几乎绝迹,用它们做成的家具价值非常高昂――也就是贵得要命。

当时许问还在想,这样说的话,物以稀这贵,虽然不符合环保理念,但就市场规律来看,这些材料做成的家具贵也是有道理的。

没过多久,许问就彻底明白了他师父的意思。

旧木场从外面收回来的木头,不是所有都需要连天青和连林林鉴定的。

有时候它被收来之前,会先过一道手,简单地上个帐,尤其是在那次月度考核之后,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了。

许问作为旧木场的学徒,经常要去收货。

这一次他收到一个单子,上面写着木料的名称――鹰平木。

许问看见这个名字就迷惑了。

这是什么木头,以前没听说过啊?难道是什么稀有木材?

他兴冲冲地过去一检查,这不就是杉木吗!

晚上他跟连林林说,连林林马上就笑起来了。

这方面小姑娘毕竟学得比他久,懂得比他多。

她说:“是啊,鹰平木就是杉木。阿爹没教过你是吧?因为这个叫法本来就是谬传。”

这个叫法最早出自一次皇家采购里。

当时给出的清单里有一项是“鹰平木一千三百根”,当时的采办就跟现在的许问一样有点懵。

这鹰平木是什么木?没听说过啊!

这样一层层传下去,直到传开才搞清楚。

所谓的“鹰平木”,应该句读成“鹰,平木”。

鹰是指鹰架,平木是指平头杉木,分别指杉木的两种规格名称。

鹰架杉木,指的是杉木从中部到树梢的部分,树梢部分比较细,可以做脚手架,古代叫鹰架。

平头杉木,是杉木从树根到中部的部分,两端的粗细差不多,可以作梁柱等。

皇家大量采购杉木,是要用在建筑和家具上。

许问恍然大悟之余,也再次明白了连天青的意思。

杉木是典型的优质软木,连皇家宫廷都要采买大量杉木来用,普通人凭什么瞧不起软木?

这也说明,软木或中性木材的家具同样是古董家具的一个重要分支,也应受到重视。

之前清点统计的时候,许问一眼就看到了这几张杉木椅子。

他选择它们当然首先是因为杉木是他最熟悉的一种木材,他的杉木巧挑剔如连天青也认可了。

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明清杉木家具大多髹有红漆,他手上材料不够,没法修复髹漆家具。

不管从哪方面来看,在当前状况下,这套官帽椅都是最符合他要求的。

很快,许问检查完了这套官帽椅的各部分细节状况,整理完修复方案,开始动手清理它表面的污垢。

******

官帽椅的结构并不复杂,杉木又易于操作,许问虽然做得严谨,但速度也很快。

两个日升日落,他就完成了第一张福字椅。

完成它的一瞬间,旁边突然传来一阵沙沙声。

这声音来得非常突然,陡然听见,许问心里有点毛毛的。

有蛇?

他往旁边一看,发现地上锯末正向着固定的方向缓缓移动,渐渐形成文字。

“完成任务。任务奖励:两天自由活动时间。此椅可由修复者自由支配。”

前期没发布什么任务,但许问完成修复之后,还是自动显示完成了。

修复官帽椅的难度比修复木桶肯定大很多,但任务奖励反而衰减了一点,自由活动时间从三天降到了两天。

不过后面这句话什么意思?

自由支配,难道是说,这把椅子他可以拿出许宅,拿去变卖?

刹那间,许问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这就是荆承,不,这座许宅为他准备的“挣钱方法”。

四时堂里的一部分物品,他修复完之后可以对外出售,用卖东西的钱去买接下来修复的材料和工具,如此形成循环,获得修复这座宅子的资金!

在这个过程里,他唯一需要做到的,就是想办法解释这些椅子的来历。

许问沉吟片刻,没有直接去把这两天自由活动时间用掉――两天太短也没法做什么事情,而是定下心来,继续修复第二张椅子。

修复只能在白天进行,晚上不能干活。

整个白天,许问都沉浸于官帽椅的修复之中。

他并不是第一次独立修复,但是是第一次在自己独自一个人的情况下,修复这样的珍品。

他就像是获得了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玩具一样,沉迷修复,无暇他顾。

修复这种事情,实在太有趣了!

他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白天修完之后,晚上躺在床上一时间睡不着,感觉有点寂寞。

这里没网没信号,也没法查资料。

有书看就好了……

许问无数次这么想。

每把椅子修完,许宅就会用各种方法通知他完成任务。

每张椅子都可以为他获得两天自由活动时间,而且果不其然,这四把椅子他都可以自由支配。

十次日升日落之后,四张官帽椅全部修复完毕,又打磨了两天,让使用的材料全部稳定。

柔和的白光充溢在天井中,柔黄的木料像玉一样光洁细腻。

许问摸了下椅背,站了起来。

球球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几个连跳跳到他的肩膀上。

许问摸摸它的小黑脑袋,再次走出许宅的大门。

这次出门,他的心态比上次平和多了。刚一跨出门槛,四周一暗又是一亮,他再次出现在了荣宅地下室的那座小会客厅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