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43 回复

匠心 沙包 2512 2021-09-07 00:44

许问之前无缘无故晕倒实在太吓人,所以接下来他们没有再继续前进。

老农民姓井,叫井水清,他二话不说,把烟锅往腰带上一插,就带着他们找到了一个干爽的山洞。

又过了一会儿,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些干草干柴――在这个雨下个不停的时候,这些东西可真的是非常难得的。

井水清点燃柴火,给许问暖一下地面,铺上干草,一言不发地伸手一指。

一起出来的都是男性,许问也不讲究了,脱光了衣服,把它支在火旁边烤,自己则躺到了干草上,闭上了眼睛。

这次是真的累了,许问的头一沾到地面,意识就往下沉。

上次怎么都沉不下去的黑色水面,这次像有巨大引力一样,一直把他往下吸。

许问强行对抗着这股引力,用尽最后一点意识给自己“换了个地方”。

直到身边出现熟悉的幽暗与明亮混合的环境,感受到许宅特有的安静无息,他才摸了一下刚刚贴上来的球球,倒在了木地板上。

现在他出入的固定地点变成了四时堂二层,木地板很坚硬,侧窗透过来的阳光洒在许问身上,他睡得非常熟。

在这段时间里,球球一直趴在他身边,柔软的小身体贴着他的,一动也不动。

许问渐渐醒过来时,第一个感觉到的就是腰腹间沉重的份量,以及不断传来的热源。

他的嘴角翘了起来,还闭着眼,就一伸手,把球球抱上来搂进自己的怀里。

猫是这样一种生物,你不适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它会无声地陪伴着你。

但一旦你恢复过来要强迫它,它就会开始挣扎了。

球球就是典型的这种猫,所以没一会儿,许问就无奈地松开了手,顺便整个人也坐了起来。

他抹了把脸,对球球说:“感觉活过来了。”

“喵。”球球简短地叫了一声。

许问笑了,像是听懂了一样,安慰它说:“知道了知道了,以后会好好睡的。我想到了,可以回来这里跟你一起睡嘛,这样不浪费时间,一样也能得到充分的休息。”

“喵。”

“你也觉得对是吧?那我以后睡觉的时候你都陪着我?”

“喵。”

“可惜了,师父突然消失,跟林林成亲的事也只能暂时搁置。不然,就不需要你陪着我睡了。”

“喵!”

“哈哈哈哈,行了行了,别挠我。再挠要给你剪指甲了!不过师父虽然不见了,但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心情还是挺平稳的。感觉他只是换了一个地方,没有出事。你也是这么觉得的吧?”

“喵。”

许问一条腿曲起,一条腿伸直地在地上坐了好一段时间,跟球球说了会儿话,然后才缓缓抬头,眯着眼睛迎上窗上照进来的阳光。

“感觉好久没晒过太阳了。一直下雨,感觉骨头缝里都是湿的。”

他又躺下去,在地上摊平,享受了一会儿久违的阳光,没过多久又爬了起来,对球球说:“人真是忙惯了就闲不下来,我明明知道这里的时间是停止的,但坐在这里,还是有罪恶感……唉,还是开工干活吧。”

许问出了四时堂,拿起笔记本,出了许宅,找到一间咖啡馆,要了一份简餐牛排。

他一边等餐一边打开电脑,连上知网开始查询资料。

没过一会儿,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接着越皱越紧,一篇篇论文接连打开又被关上。

“麻烦……”他轻声嘀咕了一句。

在这一行,他基本上就是大半个外行人。

外行人要看专业论文,还要用论文来解决专业问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除非他从头开始学,从基础的问题开始了解。

但这也很难,最关键的是他没有时间。

还是得找专业人士咨询啊……

许问正在想着,牛排送上来了,几乎在闻到肉香的一瞬间,他的肚子就叫了起来。

明明饿的是那边的他,但好像也反馈到这边的身体了一样,他饿得要命。

他大口大口地吃着,这吃相跟这幽静雅致的咖啡馆完全不适配,几乎所有人路过的时候都会多看他一眼,不少人目光还有点嫌弃。

许问完全顾不得――顾得他也不会在意,一块牛排吃完,他觉得没吃饱,身体还是虚得慌,于是伸手又要了一块。

“先生,是觉得我们的牛排份量不足吗?”点单的时候,经理一样的人跟着走了过来,有点紧张地询问。

“啊?不是。”许问愣了一下,笑了起来。他摸摸自己的肚子,说,“跟你们没有关系,是我今天莫明其妙地感觉特别饿。”

许问的笑容天然自带一种特别让人信服的感觉,经理马上放心了,提醒道:“简餐马上送上,但请稍微慢点进食,不然可能会有点难以消化。”

他的提醒非常真诚,许问微笑了起来,同样真诚地道歉:“我知道了,会注意的,谢谢你。”

第二份牛排果然上来得很快,许问记得了经理的提醒,一块块切小,吃得慢条斯理,每一块都充分地咀嚼过了。

不过这样吃着的时候,他的脑子还是没有停止转动,仍然在认真想着运河的事情。

确实,必须得找人帮忙,但什么样的人才最合适呢?

毕竟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这是一件不存在的事情,要让对方理解那些“虚拟”的信息,以此为基础进行分析做出决断,是需要技巧也要找对人的。

许问一边吃一边想,面前的笔记本屏幕没有动,光线渐渐熄灭。

在它熄屏的前一刻,许问突然听见一声提醒,看见一封电子邮件到了!

这时,许问的身体反应快过了他的大脑,他瞬间伸手,按亮了屏幕,点开了邮件提醒。

一串熟悉的字母数字,这几天一直刻在许问的脑海中,没有一刻忘记过,此时又映入了他的眼帘。

是秦天连,秦天连回信了!

许问瞬间把刀叉扔回盘子,擦了下嘴,点开那封邮件。

邮件并不长,开门见山第一句话就是问。

“这个黄杨巧,你是在哪里看见的?如果是你的,能卖给我吗?多少钱随你开!”

这关注点、这语气……

真的太像连天青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