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34 师娘

匠心 沙包 2566 2021-09-07 00:44

“自我介绍一下”,这是很多面试的经典开头,放在这里似乎也并不突兀。

但那通常是一段面试的开头,放在现在这个时候,正事基本上都已经谈完了,就有点诡异了。

再加上这个岳云罗的长相……

由不得许问不多想。

他思考片刻,决定简短回答:“我出身江南,林萝府于水县许家/囤,在小横村姚氏木坊学艺,学艺至今已有三载。走出小横村之后,从于水县县试开始,经历了徒工三试,均通过考试,出师成匠,前来西漠服役。”

他公开的经历就是这么简单,几句话就能说清楚,且没有任何隐瞒。

岳云罗明显不会满意,她注视着许问,缓缓道:“乡村出身,三年时间便能通过徒工三试,三连魁首成为江南路年轻工匠的第一。这种情况,要么是天赋异秉,要么是师从名家,更有可能两者兼备。你的师父究竟是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你调教到这种程度?”

果然,正常人只会把他短时间内所有的成功归功于他的师父,不会过多去想他的来历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对于很多人来说,师父的光芒会让人有很多压力,但对于许问来说,这是货真价实的掩护。

许问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继续注视着她,过了一会儿,突然道:“您刚才从流觞园下来,应该不难知道我师父是谁。”

岳云罗明显动容,竖起眉毛道:“你怎么知道我去过流觞园?”

“我瞎猜的,试探着问一下,没想到猜中了。”许问带着他一贯的诚恳与沉稳说道,岳云罗眉毛竖得更高,似乎完全没想到自己会被诈。

“当然这也不难猜到。我早就知道流觞园和内物阁有联系,准确来说是有合作。流觞园在顶级匠人里地位不低,流觞会又刚刚结束,在这段时间里,内物阁与他联系的人身份也不可能低了。荆大人到京城去走流程了,您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得到这些资料,必定是内物阁的大人物。远道而来只做一件事,是不是太浪费时间了?”许问侃侃而谈,思路非常清晰。

岳云罗看着他,嘴角一翘,道:“思虑缜密,不愧是你师父的徒弟。”许问看了她一会儿,缓缓道:“多谢师娘夸奖。”

岳云罗猛地抬头!

她注视着许问,许问坦然与她对视,毫无避开视线的意思。

良久之后,岳云罗轻轻吐出一口气,缓缓问道:“你师父跟你提过我?”

“完全没有。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我还以为林林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许问毫不犹豫地说。

这句话一出口,岳云罗的表情没变,眼神却出现了巨大的震动。她唇角轻轻一跳,拳头下意识握紧,好一阵才松开。

许问一直在看着她,立刻知道自己这句话的确伤到她了。

他有一瞬间的后悔,但一想到她给连林林带来的伤害,心马上又硬了下来。

岳云罗的动摇很快消失,她的手指轻轻在石桌上敲打着,冷静问道:“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在天云山服役的时候,遇到了吴可铭大师。他对多年前的那次同游印象深刻,给我描绘了一番,我因此知道了您的存在与一些事情……”

说到这里,许问突然想到,吴可铭一直对当年的事情念念不忘,而后来他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在京城,是个著名的书画大师,来往于公爵之家,备受重视。

岳云罗也在京城,还是内物阁的实权人物,两人一直没有碰过面,是岳云罗有意避开的吗?

而且,关于她现在的身份……

许问突然想到了之前听说的一些传言,关于内物阁建立的经过之类的,他陡然又有了一个猜测。

但这个猜测太惊人了,才一出现马上又被他打消。

不可能的,岳云罗一个有夫之妇――至少曾经是,怎么可能改嫁给皇帝,还是个贵妃?

他多半猜错了,岳云罗应该是贵妃身边的女官之类,代替她去做一些事情,把持一些权力……

许问一心二用,把吴可铭在天云山讲的那些事情对岳云罗回忆了一遍,岳云罗没有留意他的走神,表情微微有些惘然,仿佛也陷入了回忆之中。

许问讲完,两人间沉默片刻,岳云罗的眼神恢复清明,淡淡道:“故人旧事,好久没听人讲过了。原来天云山一行,在他人眼里是这样的看法。”

这话里明显有话,许问顿时收回了心神,专心聆听。

“天云山,是我夫妻关系破裂的始点,从那时候起,我萌生了离开的想法。”

这年头,做长辈的一般不会在小辈面前提及自己的私人生活包括感情之内,女性长辈对男性小辈尤其如此,要避讳很多东西。

但现在岳云罗谈及往事,坦然淡定,再寻常不过了一样。

许问有点不想随便探究连天青的往事,但不得不说又有点好奇。

他正在犹豫,岳云罗话风一转,说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

“我生来便较常人力大灵敏,男女皆是。七岁之时,我就用蛮力砸破了一名盗匪的头颅,直置其于死地。”岳云罗道。

许问有些动容。

七岁就已经杀过人?

这也太厉害了。

“我出身于工匠之家,祖辈曾出过天工,到上一代尚余些底蕴,但已然没落。家族人丁凋落,只余我与一名堂弟。”

说到这里,许问已经猜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事了。

人丁凋落,大量技艺失传,这一代只剩一男一女两个后代。剩下的技艺会传给谁?这根本是不用问的事情。

就算岳云罗天生力大无穷,反应灵敏又怎么样?

她是个女孩子,总会是其他家的人,这就是先天最大的劣势。

许问从不赞同这样的做法,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事情的发展确实与许问想的类似,就算家里只剩两个孩子,也还是要传男不传女的,岳云罗的堂弟就算天资远不如她,也成为了家族指定的传承人。

但再接下来的发展,又跟许问想的不太一样。

“堂弟与我关系甚佳,他知道我心有不甘,就把学到的那些东西拿来教我。但教了没多久,我就懒得学了。他教的这些东西实在没什么意思,远不如我自己创造的技艺来得简洁方便!”岳云罗道。

纵然是数十年前的事情,她现在提起来也是掩饰不住的自傲!

而只这一句话,许问心里就微微一跳,隐约意识到了后来的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