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14 见微识著

匠心 沙包 2652 2021-09-07 00:44

“岑小衣呢?”许问忍不住问道,“我记得他好像也不是出身大工坊?”

听见这个名字,齐正则嘴角微微一扬,却显出了十分的冷漠。

这个人一箭双雕,嫁祸给他儿子,让齐坤足足背了一年的黑锅,险些毁了他的一生,齐正则嘴上没说过这事,心里可是记得很清楚的。

更何况,就算跟齐坤无关,此人阴险自私、不择手段,这种心性齐正则也极为厌恶不喜。

“他出身四级工坊邱家坊,一年半前,经他说和,邱家坊并入二级工坊千字坊,他也成为了千字坊的亲传弟子。今年他也是以千字坊的名义参加院试的。”齐正则没看任何资料,徐徐道来。

“二级工坊?”许问有些意外。

“一级工坊都是延续了百多年的,可看不上他。”齐正则一听就明白了许问的意思,淡淡地道。

江南路一共两家一级工坊,分别是成安坊和林园。

这两家兼作建筑类各项目,精于园林。如果说三级工坊每家只有三四样绝活的话,他们的独门绝活能堆满一整个藏书阁。

如果不是还顶着工匠的名头,这两家的作派底蕴,俨然百年的书香世家。

前两年因为徒工试的事情,中大型工坊兼并小工坊成风,成安坊和林园却毫无动静,一直稳如泰山。

许问嗯了一声,慢慢在心里理清思绪。

士农工商,工排第三,社会地位并不算很高。

这种情况下,邓知府为什么会有意招岑小衣为婿,把自己家千金许配于他?

这不可能只是看中了岑小衣的个人实力和外貌,只能是因为百工试。

百工试是工匠的登天之阶,它让工匠有了当官的机会,也就是有了提高自己社会阶层的机会。

而不知什么缘故,朝廷在这方面的政策表现得有点急躁,有点急于求成的感觉。

显然,邓知府发现了这一点,想从中寻找一个机会,无论是讨得皇帝欢心还是参与其中、从中分得一杯羹……总之会有些好处。

岑小衣就是他选择的敲门砖。

这个人外表好,能力强,拥有一定的社会交际能力,连得县试和府试物首之位,过往成绩也非常优异。

如果他再拿到院试物首,连中三元这个成绩就能给他鎏上一层金,成为典型中的典型。

这时候,邓知府把他推上去的话,就得到了突入其中的机会。

在这种情况下,邓知府与岑小衣成为了货真价实的利益共同体。

“邓知府是个什么样的人?”许问轻轻抚摸着球球的软毛,突然问。

齐正则突然抬头,意外地看了他一眼。

刚才他们说了半天工坊的事情,许问竟然没有继续关注千字坊,而是把关注点准确地放在了邓知府的身上。显然他很清楚,在岑小衣的背景组成里,什么才是最关键的。

对于一个十五岁的乡下少年来说,这份洞察力真是太难得了。

“邓知府今年五十六岁,一共有七个女儿,一名嫡出,其余六名全是庶出。嫡女和前四名庶女都嫁得不错,尤其是嫡女,嫁到了京城,是工部侍郎的儿媳,夫妻颇为和美。”

齐正则没有直接介绍邓知府的为人,而徐徐道来,讲起了岑小衣未来的连襟。

许问没有丝毫不解,依然听得很认真,这又让齐正则有些惊讶。

“岑小衣的未婚妻是邓知府的六女,年龄幼小,长相娇美,一直最得宠爱。据说他跟岑小衣约定,只等六姑娘及笄,就为两人完婚。”

“看来邓大人还是很重视这桩婚事的。”许问了然地说。

“是的。邓大人这个人……为人平稳中庸,看不出太多风格。但稳扎稳打,十年内从知县升至知府,与同僚交好,在下属中口碑也非常好。不算选择岑小衣为婿这件事的话,他以前的风评是非常好的。”齐正则说。

“为什么选他风评变坏了?”听到这里,许问终于愣了一下,意外地问。

“士农工商,岑小衣再怎么出色,也不过是个工匠。”许问这个问题问得有点傻,齐正则终于松了口气,笑着解释。

要是许问一直都那么聪敏睿智,他还真的挺紧张的。

“哦……”许问恍然,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无奈地笑笑。

是他想得左了,不在这个时代,对这方面的敏感性还是差了点。

接下来许问没有说话,而是一脸的若有所思,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他的猫。

齐正则看了他一会儿,意外地问道:“你听懂了?”

“啊?”许问茫然看他。

“你明白邓大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了?”齐正则问道。

“您不是讲很清楚了吗?邓大人在为政上比较平庸,但是很擅于经营人脉,也有意在做这方面的事情,因此人脉和人缘都不错。但最近心态不太稳,急躁了一点,引来了一些诟病,主要来自于士人方面。”许问没什么避讳,讲得很清楚。

“嘘……”齐正则连忙竖了根手指在面前,让他谨言慎行。

“哦。”许问虽然觉得现在在马车上四下无人,不会有什么影响,但还是依言压低了声音。

“对了,我大概猜到他为什么急躁了。”许问突然想起了件事,轻声道,“十年从知县到知府,最宠爱的嫡女也只嫁了个侍郎,可见他的经营效果基本上已经到顶了,很难再上一层。应该就是为这个,他起了些另辟蹊径的心思。”

齐正则真的被他震惊了。

他盯着许问半天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叹了口气,道:“要是坤儿有你这份颖悟心思,当初也不会被小人所乘了。”

“……过奖。”许问有点不好意思地抠了抠脸。

接下来,车内安静下来,许问继续看一攒坊的资料。

本次院试的主考官仍然是孙博然,不过副考官由两个增加到了五个,尽显对院试的重视。

考试的正日子是十月初一,同样的考试三天,放榜五天,十月初九正式决出最后的成绩。

许问一条条一款款看过去,全部看完之后,把它放回盒子,又拿起了堆灰坊的那一堆小卷轴,一一打开来看。

这些卷轴每一个都是一幅画像,对应着一个考生,旁边还写明了此人的资料,以及前两次考试中的成绩,非常详细。

这样一份资料收集起来真得花不少心思,堆灰坊能汇总得这么快,可见以前就是下了功夫的。

二级工坊的实力,也实实在在地体现在了这些方面。

许问静静地看着,齐正则抬起手,给他斟了杯茶。

淡淡的茶香萦绕在车厢里,车外马车不断前行,红红黄黄的叶子装点出一份绚烂的秋色。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