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41 这些人

匠心 沙包 2980 2021-09-07 00:44

李昊高高兴兴地走了,甩着手,如果不是考虑到是在御前,恐怕还要哼着歌儿。

这感觉,知道的是明白他要娶媳妇儿了,不知道的说不定还会以为他刚扔掉一个烫手山芋。

皇帝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刘总管问道:“陛下,这……”

“随他去。”皇帝忽而一笑,道,“先容他自由几年,到时候等我死了,他该回来的,还是得回来。”

说着,他抬起脚,溜溜达达地往另一个方向走,这是真准备回去休息了。

刘总管听见这个“死”字,脸色马上就是一变,但皇帝并没有给他回话的机会,他只好向许问示意了一下,迅速跟了上去。

突然出现的允婚事件让许问有点意外,但不知为何,心情突然就轻松了一些。

皇帝家事,与常人也没什么差别的感觉。

他回去竹林小屋,对连林林说了这件事,连林林很感兴趣,问道:“兰月吗?我知道她,我见过!”

连林林跟秦织锦关系非常好,她回来逢春虽然时间不长,但已经跟她见过很多次面了。

兰月并不是时时都跟在秦织锦身边,但也不可避免地见过。

在连林林的印象里,那是一个婉约如江南水乡,但说话做事非常利落、极具反差的姑娘。

“真的好漂亮好漂亮,娇娇柔柔的,要是我是男人,我也喜欢这样的女孩……不过你不许!”连林林向往地说着,说到一边,突然想起来,去瞪许问。

她向来明快,这还是许问第一次看见她吃醋。

他的心里像是被一根羽毛挠了一下一样,痒痒的,又像是要飘起来,感觉又奇怪,又美妙。

他突然伸手,一把把连林林拉进自己的怀里,紧紧抱了他一下。

“放心,我只喜欢你,只喜欢你一个。”他在连林林耳边轻声说着,眼睁睁地看着她粉色的耳垂连同那个小痣一起变得血红。

连林林把脸埋在许问怀里,安静地呆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据织锦说,她最近一直在学习一个叫花边大套的东西,我看了看,非常华丽,很有异域风情……”

“花边大套?”许问突然打断了她,坐直身体问道。

“是啊,是织绵教给她的,不过织锦说她只教了一些手法,兰月又自己设计出了很多新花样。织锦说她的技术现在已经超过她了。”连林林说。

许问恍然想了起来,自己两年前学到这个,把它教给了秦织锦,想让她将其进行一些改进与发展。

他没想到,她又把她转教给了其他人,竟然好像真发展出了一些东西。

这很不这时代,很不守秘,很不敝帚自珍。

但是许问真的很喜欢。

“明天有空的话陪我走一趟吧,我想看看她织出来的花边大套是什么样的。”他笑了起来,说道。

“好啊!”连林林喜欢跟他一起做任何事,非常开心地答应了。

这天晚上,许问跟连林林一起尝试了一下两边来回,看看对应的时间比例以及加速情况。

试完之后他松了口气,时间加速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就现在情况来看,两边的时间比例大概是一比七十五。

也就是现代时间过七十五分钟,这边刚过一分钟。

这个比例其实还是有小,但有个概念,就能比较好地把握这个分寸了。

他第二次试验与第一次之间隔了五小时,两次的时间比例没有发生明显的变化。

“以后我就知道回去多久,还有什么时候回去了。”许问轻松地笑着跟连林林说。

“嗯。”连林林应了一声,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问道,“你不困吗?你好几天没睡了吧?”

她这样一说,许问突然也觉得头有点晕,他回忆了一下,有点想不太起来:“三天?还是四天?确实有点困……”

“去睡会儿吧,这么久不睡,会出事的。”连林林担忧地说。

“嗯,我去睡会儿,一个时辰吧,你帮我看一下,到时间叫我。”许问看了眼天色,离天亮还有一小会儿,可以小睡片刻。

“快去快去,我帮你看着,到时间一定叫你!”连林林满口答应。

虽然竹林小屋现在就像许问的家一样,但许问在这里并没有自己单独的房间。

他就在连天青的房间里支了张铺,正对着师父的床,睁眼就能看见。

反正只是临时睡一下,也无所谓。

他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看见对面的床空空荡荡,各种各样的思绪又忍不住升了起来。

秦天连、七劫塔、黄杨巧……

十八巧掌握的人非常有限,那个新做的黄杨巧有可能是秦天连做的吗?

还是别的什么人?

他对连天青的刀工非常熟悉,当拿到黄杨巧的时候,心里就产生了一个念头,认真仔细地看过了它的各种细微的部分。

它绝不是连天青雕的,如果真的出自那位秦天连之手,是不是可以反证秦天连并非连天青?

不过这个时候就连许问自己,也不知道想要的是他,还是不是他。

许问其实已经非常困了,但大脑太活跃,他一直睡不着。

这种感觉,就像浮沉在黑暗的水中,你想要尽可能地沉下去,但有许多只手抓着你,你无论如何也沉不下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许问终于有一点沉下去的感觉了,这时,外面突然传来声音,又猛地一下把他提了起来。

许问睁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外面有人在说话,一个是连林林,另一个听不出来。

只说了几句就安静下来了,但那几句,已经足够让许问再睡不着。

他坐起身,抹了把脸,只觉得头有点重,感觉比睡之前更累。

连天青的床上还是空空荡荡的,他盯着看了一小会儿,起身穿鞋,走到门外问道:“什么事?”

刚才他在半睡半醒间只听到了一小句,但也听得出来,对方语速比较快,好像是有什么急事。

“你醒了?”连林林站在廊下,听见他的声音就转头,目光触到他的面孔,柳眉已经蹙了起来,显然是发现了他不算太妙的脸色。

“陛下即将启程,请许大人前往送行!”她身边那人正在发愁,看见许问出来了,顿时大喜,声音洪亮地汇报,中气十足,吵得许问头更晕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许问应了一声,准备换套衣服出门。

他回房间的时候,看见连林林有些担忧地看着他,他安慰地对连林林笑笑,转身进去。

没过多久,大夫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碗药,简单地对他说:“喝。”

许问二话不说,接过来喝下,险些吐了出来:“好腥好苦!”

“喝得出味道就对了。”大夫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再厉害,也是人不是神仙!别把事情揽自己一个人身上。你累死了,留着林林当寡妇?”

许问听得笑了,老老实实应了一声:“知道了。”

大夫又瞪了他一眼,塞给他一个竹筒,说道:“带着。”

许问打开一看,熟悉的味道飘了出来。

枸杞泡人参……这是要给他补气的。

他才二十多岁,提前过上了老年人生活。

“我会注意的。”他笑着说。

“你最好是!”大夫还在瞪他,但许问的心里却暖洋洋的。

他为什么舍不得这边呢?

说到底,不就是因为这些人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