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92 值得吗

匠心 沙包 2661 2021-09-07 00:44

看见雷捕头的表情,听见他的话,许问突然想起来了,自己最早接触逢春人以及血曼教,都是还在绿林镇的时候。

那时候,他看着绿林镇所有人对着逢春难民群情激愤,也看着雷捕头带着人把难民们拒之门外。

他是很清楚周边其他人对逢春人的感受的。

他们对血曼神的诅咒,很多都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惟恐它波及到了自己身上。

后来雷捕头对逢春难民的态度有所缓和,偶尔也帮助了他们一下,还是因为那些难民终究没有进城,只在城外建设了营地。

对于逢春城,对于血曼神的诅咒,这些人的心里其实一直抱持着戒惧,只是被朝廷的命令所限,没有表现出来而已。

但现在,血曼神教重现新逢春城,类似雷捕头这样的人又不得不再次想起了心底的恐惧。他这是对许问直接表现出来了,其他人呢?把话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的又有多少?

“你也看见了,偷窃也好,自焚也好,都是他们自发去做的。只是现在还不知道目的而已。”许问停顿了一下,非常冷静地说,“不管他们有什么样的目的,他们的行为都说明了一件事:这个所谓的教派,对此地必有图谋。身为捕头,你要搞清楚的,就是这个图谋究竟是什么。”

说到自己的本职工作,雷捕头顿时一凛,眼神也跟着清明了下来,点了点头。

“至于那些灾祸,所谓自然灾祸,就是自然而生。新城的学堂教给了大家很多东西,包括这些自然现象究竟是怎么发生的。雷捕头你闲时有空的话,也应该去学一学。”

许问的语气很温和,态度也并不犀利,但不知怎地,雷捕头自己听得有点脸红了。

“嗯……一直没什么时间……是,我是该去学学。”他有点弱弱地表示。

许问点点头,并没有就此事再继续穷追猛打,而是思考起了这个学堂的事情。

逢春新学,是之前他跟刘万阁提过的那件事情,主要目的是在工作之余,为来建设逢春城的广大工匠普及一下教育。

身为教育,首当其冲的当然是读书识字,然后各项有用的相关衍生课程,譬如基础的算数物理、生物化学等等。

刘万阁擅长教育,但他毕竟是个工匠,他所学所会所能教的,其实只有那方面相关的一些东西,许问说的这些,其实不在他的教学范围内。

许问当然能教,但他没时间也没必要自己亲自上阵,于是他找了荆南海,让他帮忙安排先生。

给工匠安排教书先生,在这个时代简直是不可思议,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的事情。

但荆南海毕竟是岳云罗所率内物阁下面的,思想先天就有先进的一面。

更何况,他清晰地看见了许问这样教出来的工匠群体,会具有什么样的力量。

他毫不犹豫地同意了,用最快速度去办事,果然找了一批先生过来,照着许问的计划进行。

荆南海找来的先生足有三十多人,论数量来说不算太少了,但僧多粥少,相比起那些人蒙昧无知的程度、以及此地工匠的总人数,教学起来还是相当费力的。

现在看来,还是太慢了,还应该再加快一点。

尤其是教学手段,应当更直接、更具有刺激性一些……

许问灵光一现,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可以找他帮忙……

他正在琢磨,突然间,外面隐约传来了骚动,紧接着,有人匆匆忙忙从楼梯上下来,不掩焦急地道:“坏了,外面闹起事来了!”

这人话没说完,又一个人挤开他,快步走到许问身边,递给了他一张纸条。

许问看完纸条上的内容,表情没有变化,眼神却凝重了许多。

他思考了一下,先在那张纸条上写了几个字,让那人送了回去,接着又对荆南海与雷捕头道:“麻烦大人跟我一起过去一趟。还有您,也麻烦一起。”

荆南海一听,立刻站了起来,也不问哪里做什么事,就擦了擦手,说:“走吧。”

雷捕头听说跟自己有关,脸色也是一凛,瞬间挺直了腰。

“外面出了点事。”

阎箕留在了这里,许问和他们一起出去,一边走,一边说道。

那张纸条言简意赅,把该交待的事情全部交待清楚了。

它是许三写来的,许问今天早上在过来牢房之前想到了一些事情,提前交待了他去办。

结果还是慢了一步,经过一夜的发酵,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昨晚从偷窃炸药到自焚,都跟血曼神教有关。

他们肯定是有图谋的。

这个图谋究竟是什么,胡大一无所知,刘继倒有可能猜到了一点,但是他提前逃跑,现在还没找到人,也没办法打听。

炸药威力巨大,做武器也好,用来吓人也好,都很好用。血曼教是一方势力,想要是肯定的。

但是再怎么想要,他们会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派人来偷吗?

胡大和刘狗子两个人,总共也就捆了十来根雷/管,这点东西炸炸鱼还行,别的能做什么?

当然,十来根雷/管做样品是足够了,但是为了这点样品,如此打草惊蛇,合适吗?

再加上,符惠她们接下来就自焚了。

许问计算了一下时间,自焚烧到那种程度,而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也就是说,这五个人不是接到胡大他们被抓的消息才畏罪自杀的,而是一开始就有准备,没打算活着接他们回来的!

这样说起来,偷雷/管是次要的,自焚才是主要的。

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现在外面传来的消息终于证明了血曼教的图谋,跟许问想的差不了太多。

他们指派胡大他们偷雷/管,不是因为别的,仅仅是因为他们是逢春本地人。

偷的是炸药不是别的,也是因为行径暴露的话这东西的声势最大,最能引人注目。

许问相信,就算胡大他们没有意外失手炸掉雷/管,也会有别的一些手段引发这件事。

甚至,许问觉得他们有可能根本不是失手,这本就是血曼教想要的结果。

逢春人偷窃,逢春人忘恩负义,逢春人身怀罪恶。

因此,他们遭遇了血曼神的诅咒,他们得到了惩罚,他们的血亲因此焚身而亡,纵使她身怀六甲!

逢春人该有此祸,罪应断子绝孙!

而这,就是我们费尽心力,想要建城来拯救以及保护的人吗?

值得吗?

小小的一个事件经过一夜的渲染与发酵,已经传开。

现在,有相当一部分人已经罢工,聚集到了外面的石料场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