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06 这境界?

匠心 沙包 2687 2021-09-07 00:44

“我们也不为难你。”

还是那个语气柔和的老者代表发言。

刚才陆远终于想起来介绍了一下,许问知道了他姓荆,是陆立海的师叔,排行第三,陆远一般叫都三师叔祖的。

班门以家族传承为主,荆是班门的几大姓之一,仅次于陆。

许问听了心中一动。荆这个姓并不常见,班门的这个跟荆承撞上,是巧合吗?

“你不久前才得到一块紫檀木,听说是要修一张紫檀床的。这样说起来,你应当是挺擅长檀木的了。既然如此,一试就以紫檀为主吧。”荆三叔面带温和微笑,往旁边示意了一下。

他手边有个箱子,里面放着一块檀木块,大概小孩脑袋那么大小,粗粗看出来有个形状,似乎是尊佛像。

这么大的紫檀真不算小,能拿出来试验许问的水平,可以说很重视他了。

许问刚才意外的也正是这个。

檀木他当然一块就能看出来,关键是看旁边托盘上摆好的工具,他大概猜出来他们想考他什么了。

这可真是……有点凑巧啊。

“行。”许问点了点头。

“有一种木工工艺,在各种材料里都可以使用,但紫檀用得最多。它只靠一把刀,就能将木雕完全打磨抛光……”荆三叔提出进一步的要求,许问和陆远的表情一起变得有点奇怪。

“……怎么?”荆三叔声音一顿,疑惑问道。

“没什么。是清刀工是吧?一试考的就是这个?”许问问道。

“你果然知道。”荆三叔微笑了起来,朝那块檀木与旁边的托盘示意了一下,“这里有尊弥勒佛,刚打好粗胚,你可用劈雕将其细化,用清刀工将其磨光,塑造成形。”

陆五摸摸下巴上的胡子,也跟着笑了起来:“这项工艺颇为费时,你可以慢慢来,食宿用度,我们这边都准备好了。”

许问的目光扫过他们。

在常规情况下,清刀工的确是一项需要水磨工夫的工艺,比普通磨光工艺费时得多,绝不是轻易可以用来考试的项目。

班门这些长老提出这样的要求,可以说本身就是一种刁难。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他们并不是真的想让许问在这里丢脸,而是想让他知难而退,自己放弃观阅宗正卷这件事情。

还是那句话,如果换了在别处,他多半就会觉得强扭的瓜不甜了。

但这里是班门。

“行,没问题,现在就开始吗?”他抬起下巴,清亮的目光看着面前诸人。

这一下,反倒是长老们有些犹豫了。

清刀工是什么工艺他们当然很清楚,这尊佛像虽然不算太大,但就算是高手匠人要完成它至少也得三天。

这里是风雨桥的廊亭,把门主请来的客人拦在廊亭三天,这真的太过分了一点,说出去班门的颜面都得丢光了!

但考试项目是他们提出来的,许问都答应了,他们真的骑虎难下。

几个人面面相觑,还是那个戴金丝眼镜,陆家偏房七叔,名叫陆存高的老者先开了口:“小许不介意的话,那就现在开始吧。”

说着,他上前一步,捧起那尊弥勒佛像,亲手递到了许问面前。

许问伸手接过,手心顿时一沉。上好的紫檀,就是有这种令人非常踏实的重量感。

试题即已入手,长老们也没什么回旋的余地了,只能咬咬牙,站到一边等着许问出手。

许问没有马上动手,而是端着佛像,从头到尾看了一遍。

这弥勒只是个粗胚,也就是给佛像稍微定了个型。但即使如此也看得出来,这胚不是普通人打得出来的。

打胚的那位绝对是位大师,对形体结构有着极其精到的了解,寥寥几刀,就准确定出了佛像的形态,还留出了充分的空间,给人进一步雕刻打磨的余地。

“敢问这粗胚是哪位大师的作品?”许问越看越觉得有趣,忍不住抬头问道。

“是在下游戏之作。”陆七陆存高向他点了点头。他没有笑,但比荆三叔看上去更温和诚恳。

“很厉害。”许问回以点头。

他没再说话,又低下头,凝视着那尊由最简单的结构组成的佛像。

周围一片安静,一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就连长老们也没有催促,反而对视了一眼,有些惊讶的样子。

大约十分钟就这样过去了,这时,两个人匆匆从岛上出来,快步走向这边,正是平头把陆立海给叫过来了。

陆立海一脸愤怒,大步走到廊亭里,一拍荆三叔肩膀,正要说话,就被旁边的陆存高按住,伸出手指对他“嘘”了一声。

陆立海一愣,陆存高摇摇头,向着许问那边示意了一下。

陆立海眯起眼睛看过去,正好看见许问拿起了刻刀,毫不犹豫地“刮”向了那尊佛像!

骤静而动,许问开始动手之后,刀光就如同疾雨一样,片片而落,连成了一片。

紫檀木肉细密,质地坚硬,对它动手需要很好的工具以及合力的施力方式。

十八巧里,檀木巧最重手法,对施力方式的强调远远超过了其它任何一种木材。

然而这尊佛像在许问手里,完全脱离了他们对檀木应有的常识。如果不是它的色泽质感仍然让人非常熟悉,如果不是那胚子就是陆存高亲手打的,他们甚至会以为自己是不是拿错了东西,拿了一个别的什么材料过来!

许问是站着做活的,他身材挺拔,站在地上的姿态挺拔如松,俊秀如竹。紫红色的木屑从他修长的指间不断落下,像是抓起洒下的一阵花雨。

他面带微笑,目光专注凝视着手中的佛像,眼神表情宁静而快乐,好像正用全身心与手中的材料进行沟通。

陆立海下意识地上前了一步,接着又停下脚步,与旁边陆存高对视。

此时,两人的心中同时闪过一个词语――“常法境”!

进入常法境的大匠在这年代已经非常罕见了,但无论是书上还是传闻中,他们都了解过这个境界应有的状态。

许问现在的样子,跟传说中的这一境界一模一样!

他才几岁?现在就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境界?

陆立海会请许问来辨正宗正卷,自觉对他的评价已经极高,但这真的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渐渐的,在许问的刀下,那尊弥勒像是从木肉里生出来的一般渐渐成形,各种细节开始浮现。

它笑容可鞠,姿态亲切,佛袍上衣纹自然流动,立体感极强。

这时,许问放下手中的刀,陆远立刻上前一步,给他递上了另一把――就像在许宅给他打下手时一样。

许问抬头对着他一笑,再次低下头去。

更加细小的木屑落了下来。

他开始用清刀工进行磨光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