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08 本份

匠心 沙包 3249 2021-09-07 00:44

听着外面悠悠的小曲儿不断传来,史月娥心急如焚。

她是偷偷跑出来的,错过这次机会,完全不知道下次可能会在哪里。

不过,就算那样也比被发现好。

被发现了,影响的不只是她这个人,还有她丈夫和婆婆,还有整个十里村!

想到这里,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把注意力全部放在面前的活计上。

祝红家的灶是某个地方裂了个口子,不大,但是很隐蔽,所以刚开始烧火的时候烟雾不太明显,慢慢就积累起了一屋子,非常呛人。

要解决这种情况,肯定是第一时间寻找裂口在哪里。

面对这种情况,史月娥很有经验。

她调了两种秘方,第一种敷在灶和烟囱表面,第二种裹在柴火上,第二种被点燃后与第一种混合,就会产生特殊的反应。

第一种秘方她不是一开始就全部涂遍的,而是分区域一部分一部分地来。

第二种药物裹住柴火之后,燃烧出来的气体无色无味,所以祝红一开始都没有发现史月娥已经生火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哎呀一声叫了出来,转身冲到厨房门口:“哎呀败家媳妇儿,你把什么东西烧着了?这一屋子黑烟,你烧了什么东西了?”

史月娥聚精会神盯着灶后的某个区域,听见祝红的叫声如梦初醒:“找到了。”

她拉着祝红回到那里,讲解道,“你看见没有?那里有个很细的小口子,烟就是从那里冒出来的。”

这烟被上了色,但呛鼻程度跟普通柴烟差不多。祝红捂着嘴,皱着脸往那边看,果然看见一缕一缕的浓黑色烟雾从那里渗了出来,渐渐扩散,刚才她看到的黑烟就是这个。

“太好了,找到地方就可以补了。”祝红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欣悦地说。

“嗯。”史月娥应了一声,抽出一根柴,熄掉上面的火,用炭灰在那个部分做了个记号。

“等烟散了我来给你补,你要准备一些东西。米浆、沙子……”她一样样念出来,自信而笃定,微光在眼中闪烁,整张脸庞仿佛都在发光。

“我可算知道,为什么你家岁安把你当个宝了。”祝红凝视着她的面孔,突然掩嘴笑了起来。

“什么……什么嘛!跟你说正事呢!”史月娥一愣,脸跟着红了起来,用力拍了祝红一下。

“记下了记下了,我回头就去准备!不过说真的,你可别胡思乱想了。岁安都没把你那事当回事,你婆婆也是个好人。实在不行就抱一个呗,陈家的香火又不怕没人传?”祝红认真地说。

“再说了,你爹是谁?那可是史师傅!你有这个手艺,还怕吃不上饭?”祝红一边说,一边拍了拍灶台。她说得太激动,一缕烟飘起肺里,呛得她咳嗽起来。

“爹是爹,我是我。他过身了这么多年,我可一点东西也没学到……”史月娥被她拉到外面,轻声说道。

“什么也没学到?那这是什么?”祝红指着厨房里面说。

“我……”史月娥往里看,张张了嘴,但什么也没说又闭上了。

“不要跟我说是你自己琢磨出来的啊?”祝红说。

的确不是。

史月娥很小的时候像个假小子,成天跑跑跳跳地惹事。为了不让她瞎跑出事,史光明就常常在做活的时候把她带着。

小孩不辨性别,人家也只以为史光明生的是个小子。

在史月娥的印象里,她爹后来比较沉默,但是更年轻的时候其实话很多。

他常常一边做活,一边絮絮叨叨地跟她讲话,讲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中间的门道是什么。

那时候史月娥真是听了很多,只是那时候年纪太小,听了也没记下来什么。

修灶补灶什么的,都是那时候留下来的记忆,她自己后来又做了一点修改……

“男人有男人的事情,女人有女人的本份。”史月娥的耳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很陌生,但非常清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听见了记住的。

“你去准备准备东西,我给你把灶修好。”史月娥不再多说,这时候里面的烟小了一点,她返身走过去,对祝红说道。

“……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祝红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返身离开了这里,准备东西去了。

等她回来时,厨房里果然空无一人,灶上那一片已经补好了,旁边画了三个圈,祝红知道这意思是三天内不要开火。

她站了一会儿,走过去摸摸那片还带着湿迹的补丁,叹了口气。

这时,外面又响起了她婆婆的大喊:“刚才谁出去了?!”

“没有人你听错了!”祝红同样大声地喊了回去。

……………………

“可惜了,这一片山壁只能空着。”

此时,罗老大已经带着人开始施工,两层的窑洞,他们要先挖个模子出来,再往里深挖。

几个老者抄着手站在旁边,对着指定位置旁边的山壁指指点点。

“十一间只能说勉强,村里马上又有四个小子要娶媳妇了,到时候只能挤挤。”一个老者说。

“谁说娶媳妇就必须得有新房的?娇气!”另一个老者斥道。

“正清想得也没错,现在是可以挤挤,再往后呢?一代两代三代,人越来越多,到时候怎么住?圣上英明,年景也好,人肯定是越来越多的。”又一个老者说道。

他们安静下来,有点发愁。

“实在不行,只能往远处走走,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了。”最后他们只能这样叹气。

另一头,许问一边拿着锄头刨地干活,一边抹汗回头,也看了那片山壁一眼。

“我寻思着,那块地方也不是不能用。”突然,林谢凑到他身边,小声说了这么一句。

他体能不错,这段时间又经过了锻炼得到了加强,但干活是全身运动,需要的发力点与平时赶路和练武都不一样。干了这么一会儿,他也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但即使如此,他也在观察着另一边,得到了自己的判断。

“你怎么看?”许问有些意外,问道。

“你们在江南盖房的时候,也不是要用整块木板把屋顶全盖起来吧?还是用屋梁和其他木头横横竖竖地搭起来的架子。”林谢拄着锄头喘了几口气,慢吞吞地说,“那个地方也不是没有料姜石层,就是有厚有薄,怎么就不能把它当成梁架了?”

“石头跟木头不一样,木头软,但是韧,石头太脆了,容易断裂。”许三也听见了,摇头说。

“那另外想办法把它撑一下呢?”林谢是完全的外行,他只管大胆假设。

“我也在想这个。”许三刚想继续小心求证,许问开口,他马上闭了嘴。

许问把手里的锄头交给他,蹲下身去,清理出一片空地,开始用石头在上面画图。

他先画了一棵歪脖子树,正是那些老者附近的那棵,寥寥几笔,惟妙惟肖,这当然就是定位了。

树比较小,上方有大块留白,是他们所指的山壁。

他对尺寸把握得非常精准,比例尺拉得非常精准,罗大回头看见,眼睛一亮,叫了声“好”,走过来看。

其他阳宁村年轻汉子注意到了,想来围观,被罗大叫住:“偷什么懒,继续干活!”

人家停手画画就没事,我们想看一看就是偷懒,这也太不公平了……

但建窑的时候,匠工就是最大的那个,他们委委屈屈,只能继续。

他们都是干活的熟手,动作还是快的,半天时间,预备建第二层窑洞的山壁已经向后退了不少,做出了一个狭窄的平台,可以容一个人通行。

他们还要继续往后挖,按照规矩,这个平台至少要有八尺宽,这样才好走人上下东西。

平台的左端,许问蹲在地上,还在继续画。

那片山壁上其实也是有料姜石层的,只是石势到此变得不稳定起来,有厚有薄,时有断裂。

许问直接用虚线把这些石层标了出来。

它们其实是隐藏在土里的,对外只露出了少许痕迹。

但许问画得清清楚楚,好像长了一双透/视眼一样。

“好!”罗大又叫了一声,等着他继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