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34 品貌

匠心 沙包 2574 2021-09-07 00:44

前面还大家闺秀一样轻言细语的美人儿,突然就暴风疾雨对着自己一通怒骂,邓玉宝张口结舌,完全惊呆了,简直觉得自己起错了床认错了人。

旁边其他人也都惊呆了。

工匠走的是俗世历的是市井,一辈子几十年,谁没见过泼妇骂街?

但在他们的印象里,这样骂人的基本上都是四五十岁,鱼眼珠子一样的悍妇,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变脸奇观?

一时间,所有人,连同许问,也愣住了。

这时候,连林林用胳膊肘悄悄捅了一下倪夫人,她瞬间回神,低下了头,轻声说:“外子才德贤备,上进努力,我夫妻和美幸福,还请大人不要被小人蒙蔽,无端拆散家庭,使夫妻离散。”

她裣衽为礼,袍袖如云一样轻拂,动静间兰花若隐若现,更有幽香微微流逸,十分动人。

但这会儿,谁能忘了她刚才惊人的表现?

一时间还是没人说话,所有人都在看着她。

倪夫人低着头,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大人”的回应,有点不耐烦,又有点担心地说:“大人,我倪家什么问题也没有,我不和离!没这个打算,从没想过!”

三连否认,还狠狠瞪了邓玉宝一眼。

邓玉宝呆了半天,终于反应过来,急道:“他那样对你,你何必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我怎样,似乎跟你无关吧?”倪夫人肩膀一耸,转眼就像要再次跳起来大骂。但很快,她就抑下了情绪,只冷冷地问了一句。

许问听着,不由自主地在脑子里给她翻译了一遍:“关你屁事?”

说起来,这件事许问也挺好奇的。

前几年的倪天养,真算不上什么良人,基本上就跟邓玉宝描述的差不多。

对这样一种人,他妻子却表现得不离不弃,就是一个这时代标准意义上的贤妻。

起初陆问乡以为她就是这种人,不过许问感觉不像,实际见面之后越发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那她是为什么?非得吊死在倪天养这棵歪脖子树上?

“他,他,他,并非贤夫!跟着他,你不会有好日子过的!”邓玉宝当然也听出了倪夫人的意思,满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

“你搞清楚。”倪夫人似乎有点不耐烦了,低垂的面纱轻轻飘荡了起来,她仿佛正在深呼吸以强忍自己的脾气,“日子过得好不好,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他是不是贤夫,也不是你说了算,是我说了算。我中意他,他是什么样子我都中意,干你何事?”

“你,你如此品貌,就此辜负一生,也太可惜了!”邓玉宝还挺执着,倪夫人话都说成这样了,他还不肯罢休。

“……品貌?”倪夫人尾音上扬,许问隐约觉得自己听见了一声冷笑。

不过这时他正在皱眉,没太过意倪夫人的语气。

如果说邓玉宝之前的表现还可以说是听到街坊传闻,仗义直言的话,他这句话就有点过份,太过轻浮,有损倪夫人名节了。

一名已婚女子,因为太过美貌,引来狂风浪蝶,还为她请上官要求和离……这传出去也太难听了,指不准人家怎么想她呢。

这时代……不,不管什么时代,世界对女性,都要比对男性严苛得多!

“品貌?”倪夫人又重复了一遍,冷笑道,“笑话,说得好像你知道我长什么样一样。”

不光是许问,周围的人全部都是一愣。

即使在京城江南,女性也不禁出门,更何况这是西漠。她没出过门吗?凭什么这么肯定邓玉宝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接着,她好像懒得解释了,双手伸出袖外,扶住自己的帽子,然后手一抬,就把它揭了下来,让自己的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连林林站在旁边,似乎想要阻止,但是手只是动了一下就停了下来,微微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所有人都看见了倪夫人的脸,四周传来低低的惊呼声,就连许问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他的确没有想到,她看上去纤静优雅,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摄人的魅力,结果面纱下面的这张脸,竟然是被毁了容的!

很明显,她的脸被火烧过,还是很小的时候被烧的,后来长大了,未能得到修复的脸随着烧伤的痕迹成长,扭曲得不成形状。

现在大白天看着都会觉得有点渗人,要是晚上突然出现在灯光下……会被认为是鬼脸也说不定。顶着这样一张脸,难怪她听见邓玉宝说品貌的时候,会那样冷笑呢。

品貌品貌,虽然品在貌前,但大部分男人肯定都是以容貌优先。

就像现在,一看见这张脸,邓玉宝立刻噔噔噔连退三步,脸色发白,明显是被吓到了。

“板凳宝,你现在又觉得我的品貌如何呢?”倪夫人翘起一边嘴角,嘴唇和眼角一起隆了起来,更可怕了。

“……你,你,你,我想起来了,你就是秦家小绣娘!”

熟悉的称呼,隐藏在记忆深处的长相,邓玉宝突然想起来了。

“是啊,秦家小鬼娘。只要我出门,你们就来掀我帽子,然后就吓得到处乱跑。每天这样玩,从来不生厌。那时候,你怎么不欣赏我的品貌呢?现在欣赏了,你是说,我比以前长得好看了?”倪夫人轻言慢语,一边说,一边还向着邓玉宝的方向走了两步。

邓玉宝一脸惊慌,又往后退了两步,叫道:“你不要过来!”

这实在太戏剧性了。

小时候因为长得丑被霸凌过的女孩子,长大后竟然靠着自己的仪态扭转了旁人对她的印象,还让一个人忘记了小时候发生的事情,想要来“拯救”她。结果现在她一露脸,一切事情又重新回到从前。

“原来如此……难怪那时候倪天养那么不当人,她还不愿意和离……”黄无忧在旁边有点唏嘘地说。

“你觉得她是担心和离了就嫁不出去了?”许问突然问。

“对啊,不然呢?”黄无忧反问。

许问摇摇头,突然上前一步,提声问道:“我有一事想要请教。”

“说。”荆南海看向他,道。

“我想请问一下,这位姓邓的乡邻是因何事立下的功劳?”

“他献上了一款三合土配方,虽不如水泥,但仍然改进巨大,对朝廷有功。”

果然,许问心下了然。现在这个时间,由荆南海经手的大功,感觉也只有这个了。

“那个配方能让我看一下吗?”许问继续问。

“去取来。”荆南海看他一眼,侧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