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77 内物阁

匠心 沙包 2743 2021-09-07 00:44

许问一边跟方觉明说话,一边把斗拱侧面的结构图全部画了出来。

画完之后,他换了个位置,向方觉明要了另一张纸,开始绘制它正面的图形。

任务要求的是拆解图,画完这两个部分,全部量完,拆解后的图形基本上也就出来了。

方觉明再没有提出任何疑问,唯一所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给许问讲解,告诉他这个叫什么,那个又叫什么。

许问画完之后,方觉明接过来认真地看了一遍,向许问点点头,侧过身爬了下去。

他没有道谢,这种时候只说一声谢谢肯定是不够的。

他落到地面上,一边指着许问一边给其他人讲解他所理解的思路与测量办法。所有人都是一脸的又惊又喜,最后看向许问时心悦诚服,纷纷向他点头致意。

没过多久,他们就开始各自行动起来,按照之前分配的任务测量的测量,绘图的绘图去了。

许问其实可以直接把数据给他们,但他却并没有这样做。

有些东西,还是必须要让他们自己完成才行。

就像黄愚可能能一个人盖完房子,他也绝不会也不可能这样做一样。

工匠也许会让个别人成为代表,但群体才是他们真正的色彩。

这样想起来,当初荆承叫住他,他表示说他不可能一个人修完这么大的宅子,真是天真幼稚又纯朴。

许宅的修复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工作,这么想已经很奇怪了。

既然如此,要我怎么做呢?

许问坐在甲六斗拱旁的一根横梁上,突然想起了千年之后、另一个空间的事情。

狭窄的光线里浮动着灰尘,集成一束从斗拱间穿过,在他身上投下结构鲜明的花纹,这时,一个声音洪亮地响起,从外一直往里穿透过来。

“午时已至,饭后稍歇片刻再行继续!”

许问一晃神,这才意识到一个上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他从上面下来,林谢走到他身边,对着他挑了挑眉毛:“原来你这么厉害。”

“你在下面呆得闷吗?看懂我们在做什么了?”许问后面一句话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当真。

这时代,阶级之间有着严格的分野,对于林谢的出身他已经有了一些猜测,照理说他学的应该是四书五经,对这些“奇技淫巧”应该没什么概念。

“嗯,知道一点。”令人意外的是,林谢却点了头,很是寻常地说,“京营府就是为这个到这里来的。黄愚大人游历多地,糅百家之长,自成一派。京营府和内物阁俱觉其风格特异,可作参考。除图纸外,京营府还要制作烫样,留存于墨艺殿。”

京营府许问是知道的,于是他问道:“内物阁?”

“内廷新设的一个机构,主营内廷相关的一些建筑及制造事务,由荆南海荆大人主管。”林谢随口就解释了一下。

“新设的?那不是跟工部有冲突?”许问脱口而出,下意识问道。

“是有一些,但也还好,内廷经营的一些东西,工部本来也不太好管,也算是甩掉了麻烦吧。”林谢意外地看了许问一眼,“你对这些事情挺敏锐的嘛。”

毕竟在网上也算得看得挺多的了……

许问笑了两声,认真思考着这件事情,想起了不久前狄林对蒋东辰他们说的话。

当时听起来完全不明白,听完林谢的这个补充说明,他渐渐弄懂了一些事情。

京营府跟内物阁当然是有矛盾的,这个基本上没法避免,从建立开始就注定了两者的竞争关系。

荆南海荆大人――这个姓让许问略微有些介意――背后好像另外还有别人,这个别人才是京营府真正忌惮的人物。

当时他们只提了一个“桂”字,总之是之类的发音,但许问对京师的事没什么了解,单一个字也猜不出来。

他有心想问一下林谢,但终究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狄林的话是跟蒋东辰他们说的,很谨慎的样子。若是林谢问起这情报的来路,他说了对不起狄林,不说对不起林谢,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八卦比较好。

说起来,墨艺殿他也听说过,还有那个传奇一样的新工部侍郎王一丁……

“墨艺殿要收集天下的建筑图纸烫样,进行汇总?”许问又问。

“是有这个意思。不过当前首当其冲的,还是三年后的事情……”林谢说。

又是三年后,究竟是什么事?

许问正要细问,就看见林谢抬头看见一个人,立刻表情紧张,匆匆忙忙地对许问说:“我先走了,吃完饭再来找你!”

说完就溜之大吉,转眼不见人影了。

许问跟着抬头,看见昨天那个中年人正远远地向这边走来,很快来到他的身边。

他没有马上看许问,而是盯着林谢离开的方向,微微摇了摇头,温言道:“他是专门来找你的吗?”

这个许问还真的不能确定,但他顿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当时我正在靠近后院的地方和一位老师父说话,他应该是正好出来,偶然遇上。”

说到这里,许问灵机一动,问道,“难道他是听大师讲法讲到一半,偷偷溜出来的?”

听见这话,中年人表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你知道的还挺多的嘛,但他仍然只是微微一笑,点点头叹了口气:“正是如此。六公子年纪还小,尚未婚配,性子也还没定下来,给你添了麻烦了。”

这时,方觉明他们整理好了东西,正准备过来,猛地看见了这个中年人。

他们昨天没来,并不知道这个中年人其实才是今天这场比赛的始作俑者,也并不知道他是谁。

但他那通体的文人气度和上位者气派,表现得还是非常明显的。

方觉明表情有些凝重,伸手止住了同伴,静静地守候在一边。

中年人往那边看了一眼,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道:“不过他来找你,我也比较放心。你到时候见了他就跟他说,听经也好,出来监察京营府工作也好,都由他自行安排,无需完全依照我等的安排,也无需刻意避开我等。”

这话是对晚辈说的,还是对上司说的,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许问在心里猜测着,但表面上只是应了一声知道了。

中年人没再多说什么,远远地向方觉明等人致了一下意就走了。青衣长袖,风度翩翩。

方觉明走了过来,很是尊敬地对许问说:“走,吃了饭再来。”很有分寸,并没有问中年人相关的事情。

许问对着他一笑,一起走出了纯阳殿。

吃饭的地方在祈水殿左侧回廊后面的侧殿,是和尚们的食堂,现在和尚们避到后面,这里留出来专门给京营府的人提供膳食。

许问他们刚刚靠近就听见了闹哄哄的声音,走过去一看,西漠队和京营府泾渭分明,各据一端。

之前摆在牌楼后面的那个登录分数的木牌,也被搬到这里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