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50 失衡

匠心 沙包 2604 2021-09-07 00:44

车辆到达柏湖湖畔的施工地点,几个人下车,陆立海再三向许问道歉,觉得自己有点慢待。

然后他带着儿子走了,蓝一珉又跟许问确定了几句,让许问有事随时给他电话,然后也离开了。

这是他们在车上就说好了的,今天来现场的人太多,蓝一珉和陆立海等人都会肉眼可见地忙,而许问这个编外监理的身份,还是独自行动比较好。

陆立海本来想把陆远给他留下来的,被许问婉拒。

若是平常,他不介意跟陆远一起,两人一起讨论交流,还能整理思路激发灵感。不过今天他身边有一个谁也看不见的连天青,还是算了吧。

柏湖秀美绝伦,闻名天下。遁世博物馆的选址非常好,位于湖畔一个非常开阔的位置,正面就是湖景。隔湖远望过去,能够看见柏湖名景,立于湖畔,人便如在景中。

许问身边安静下来,连天青站在他身边,遥望湖面,静默无言。

许问偏头看了一下师父。

他的身体似乎比之前更加凝实了一些,但偶尔还是会接触不良一样闪动一下,证明他并非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里。刚才一路走过来,他坐在车后座上,没一个人觉得异样。

他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班门世界又是什么样的一个世界?

“看到柏湖才有实感,竟然真的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走了这么远。”半晌后,连天青长吐一口气,道。

班门世界行政区域的划分跟这个世界不太一样,但一些地标性景观差不了太多。根据这些景观,就能大概判断出方位。

“确实,交通太便利,世界变小了。现在还能坐飞机去往海外,跨越大洋,去往地球的另一边。”许问说。

“地球……这个世界果然是球形的吗?”连天青道。

班门世界对地形的认知其实还是天圆地方,但很多人也从各种自然现象中察觉到了不对。连天青博闻广识,自然知道。

“是。一个不太规则的球形,围绕着太阳,一边公转一边自转。”许问随口给连天青介绍,连天青认真地听着。

讲了一会儿,很远的地方有一些人声,许问暂时收声,道:“还是先做正事吧。”

“嗯。”连天青明显意犹未尽,但没有反对。

两人离开湖畔的公路,往施工现场方向走。

离开的时候,连天青还踩了踩柏油路面,又弯腰伸手摸了一摸,感受了一下。

“你能摸到吗?”许问好奇地问道。

“能。如有肉体。”连天青道。

“那能拿起工具做事吗?”

“不知,可以试试。”

施工现场被绿色的塑胶墙围起来了,墙面上铺着大幅喷绘,是遁世博物馆的建筑效果图。

效果图旁边有一些数字,写明了遁世博物馆的基本数据。

“这是什么画法,如此逼真?”连天青惊讶了。

其实路上他就看见了一些类似的画,早就想问了。

“这不是手绘,是计算机生成的。”许问回答。

“计算机?”

要给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世界的人解释计算机是怎么,怎样生成效果图,确实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许问想了想,还是尽其可能地用自己的了解给他解释了一下。

连天青听得半懂不懂,极为震惊。

计算机的基础是数学,要把这个世界简单解构成数字,解构成0和1两个最基本的符号,然后再反过来组合符号,将其形成各种各样复杂的东西。

这跟连天青的认知几乎是完全相反的,他用尽全力想象,最后突然问道:“这个0和1其实就是道?就是由一化成出来的阴和阳?”

“呃……确实也有这种说法,但也还是不太一样吧……”许问被他问得卡壳了,挠了挠头,困惑地说着。

“嗯……”连天青沉思着,没再说话,许问觉得这个思路很有趣,顺着想了一会儿,目光停留在墙上的喷绘上。

遁世设计的初衷就是一座园林式博物馆,园林为主体,同时具备陈列与展出功能。

班门古建有三个等级,分别是殿庭、厅堂和平房。

殿庭是等级最高的形制,也就是“殿堂”,尺度较大、结构复杂、装饰华丽,通常用于衙署、大型寺观以及一些祠祀之中。

厅堂规模稍小一点,结构也相对比较简洁,但仍然具备一定的装饰性。主要用于富裕之家,用作应酬、居住或者宗祠祭祀之类的主体建筑。

平房规模小、结构简单,基本上不使用装饰,大量使用于民居、店铺、作坊之中。有时候一些殿庭集群的附属建筑也会建成平房的样式,用来突显主体。

遁世博物馆的主体建筑是厅堂,标准的三落五进。

正落五进居,两旁各三进,结构非常规整。

厅堂是整个园林的活动中心,对面设置假山、花木等作为对景。厅堂周围空间与山水环境形成一个景区,点缀亭台楼榭,环以游廊,整体主次分明,空间层次却又非常丰富,极具意趣。

整个遁世博物馆总面积0.6公顷,也就是6000平方米有余,其中1800平方米是住宅,园林面积4500平方米左右,作为园林来说不算太大,但在柏湖湖畔能占据这么大的面积,建这么大的园林,已是极有实力了。

“这个园子……”片刻后,连天青回过神来,再度看向这个效果图,突然道。

“怎么?”

“已经开始建了?”

“地基梁柱完成,正在准备二级构件。”

“唔。”

“师父是觉得有什么不妥?”

“你们先前说,这个营造社叫什么名字?”

“班门。”

“跟你们师兄弟在于水做的那个一个名字?”

许问有些意外。他们师兄弟搞的那个班门其实有点小打小闹,也没怎么正式向连天青报备过。这种小孩玩意,连天青竟然看在眼里,记在了心里。

师父看着总是淡淡的,其实对我们真的很上心啊……

许问心中一暖,答道:“是一个名字,但似乎并没有存续关系。”

“似乎?”

“之前我们在火车上看的那个宗正卷的目录,就是来自于班门,是他门内现存的传承。其中有一些条目与您教我的类似,但更多的还是不同,不好判断。”

“嗯。”连天青不置可否,穿过前方大门,走进施工现场。

许问跟在后面,片刻后,听见连天青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失衡成这个样子了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