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45 难度

匠心 沙包 2655 2021-09-07 00:44

主考方提前进行了安排,从外到里一路走进来,一个人也没有。

推开大门,一个巨大的空间出现在眼前。

这个空间足有千余平方米,仅仅用几根柱子支撑着,屋子里非常光亮,抬头一看,屋顶竟然是打开的。

天光从头顶上直射下来,给屋子里整整齐齐的工具和工位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白光。

这是一间巨大的工房,足以容纳几百人共同工作。

许问的目光从那些锯凳、搭架上掠过,仿佛看见了工匠们在旁边忙碌的情景。

毫无疑问,这就是他们今天的考场了。

鲁考官与冼考官对视一眼,比了个请的手势,冼考官微微点头,走到厂房一端,轻轻咳了一声。

这时候,考生们看似东张西望,注意力其实全在考官们身上。

冼考官根本不需要什么动作,所有考生立刻全部看了过去。

许问首先看见,冼考官旁边有个台子,台子上放着一件东西,大约一米左右长度,半米高度,用一张麻布蒙着,看不清究竟是什么。

不用说,这一定与考题有关。

考生们迅速安静下来,一片鸦雀无声。

冼考官环视左右,道:“本次考试的主题是,‘复制’。”

复制,这个题目可大可小,主要还是看要复制的物品本身。

“方才你们进来的时候交头接耳,已然违反了考场的纪律。但看在你们未见过世面的份上,姑且记下,不做处罚。接下来从开启考题的一刻起,再有未经允许出声的,一律逐出考场,取消考试资格。”

冼考官说得轻描淡写,但目光扫过之时自有一种力量,考生们几乎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这就是你们将要复制的物品,制作时间为三天,终止时间为初三下午酉正时分。现在你们有一刻钟的时间观察这件物品,接着按考号顺序,每五人一组上前触碰观察。触碰观察时间为一柱香,观察结束直接前往考号对应的工位开始工作。记住,观察机会只有一次,结束观察之后就不能再回头。”

鲁考官笑眯眯地指着那件东西,说得非常清楚。

但还是有人产生了疑问,他正要张嘴说话,却又马上闭上,举起了手。

“你说。”鲁考官看向他,点了点头。

“每五人观察一柱香,两百一十六人就要近一个时辰。最末的人要晚一个时辰开始工作,这是否不太公平?”那个考生朗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鲁考官笑眯眯地问。

“关越。”考生回答。

“考号多少?”鲁考官又问。

“甲字二十八号。”关越说。

二十八号,算起来是一府府试的第三到四名,排名相当靠前了。按照这个考号顺序,他会在第六批进行触碰观察,其实不算太晚。

“哦,二十八号,难怪算得这么快。”鲁考官的笑容一敛,瞬间面无表情。关越本来也面带微笑的,结果被他这下变脸吓到了,笑容也消失了。

“排在后面的……谁让你考得没人家好?”鲁考官说着又挂上了笑容,但话里的意思却极其刻薄不留情,“再说了,排前面的可以早点去干活,排后面的不能多一点观察时间?您倒是挺有把握,这么大一件东西,一柱香时间就能看完?”

他话音刚落,洗考官干脆利落地拉下了那块麻布,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被麻布下面的东西吸引,关越也忘记了被怼的尴尬,注意力完全集中了过去。

不用他说,考生们的注意力也全在它身上了,许问也是一样。

他再一次感受到了院试的难度。

鲁考官刚才说得很明确,也就是说,一开始就要看清楚,后面只能凭记忆力来完成了?

这么大个东西,要在短短的一刻钟加一柱香时间里全部看清楚,然后纯凭记忆力进行复制?

一刻钟是十五分钟,一柱香是两分半钟,也就是说,总共不到二十分钟时间!

而鲁考官的意思很清楚了,别人在触摸观察的时候,你不能碰那东西,但可以跟着在旁边看。所以,排名靠后的人,更晚开始工作的人,可以获得更久的观察时间。

是要看得更透彻更清楚,还是用更长的时间来完成工作?

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平衡了。

麻布下面,平放在木台上的是一座房屋的模型。

模型在木匠活里是很常见的东西,木匠在做活之前经常会做一个等比例的模型作为参考。

之前许问和吕城一起,做了很多这样的模型,主要是各种家具,很少涉及房屋,但总算是对模型结构有所了解。

但是无论如何,房屋模型都是非常复杂的东西,做之前要先搞清楚它的结构,三天之内模拟完成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而眼前这套模型,跟一般那种纯作参考用的简陋东西还不一样,重檐歇山顶,檐下斗拱清晰,门上有铜纽,窗上有雕花――做得细致极了,基本上就是正品的真正微缩版。

也就是说,如果要仿制的话,除了了解内部结构,还要把这些细节也全部完成出来,其复杂程度可想而知。

最关键的是,这座简简单单的房屋,以及旁边简简单单的布景,带给了许问一种莫明的感觉。一时间有点说不明道不明,但是的确存在。

这种感觉,也许就是这场考试最关键的部分……

就在考生们屏息凝思观看模型的时候,鲁考官转过身,拉下了旁边铜漏壶的开关,道:“从现在开始一刻钟时间,目视原品!”

卡答一声,一滴滴水缓慢地向下落,计时开始。考生们的脚步顿时一阵纷乱的骚动。

这种时候,谁不想离那东西近一点,好看得更清楚一点?

许问回过神来,这时候他当然也不会跟人家客气。

而在这方面,他的经验特别丰富――哪个上班族没试过赶公交车?

人潮汹涌的站台上,只有最稳准狠的才能占据有利地形,第一时间挤上车。

几个移位换形,许问已经站到了人群的第一排,还不忘把江望枫也带了过来,安排在自己身边。

江望枫还没完全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站在了最有利于观察的位置。

他发了会愣,非常佩服地给许问竖了根大拇指。

许问向他一点头,重新回头去看那个木制模型,江望枫顿时也集中精神开始看。

后面考生们还是有点乱,但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一刻钟时间太短,再闹下去根本来不及看了。连要复制的东西都没搞清楚,回头做什么去?

一时间,考场上一片安静,无形的紧张感在空气中蔓延。

这次考试,难度实在太大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