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44 期待

匠心 沙包 2549 2021-09-07 00:44

许问上次回去的时候看了一些关于工匠的历史。

从元代/开始,工匠实行匠户制。

他们最早是元兵打仗时俘虏来的,因此作为俘虏被编入了军籍服役,称为军匠,地位非常低,基本上就是从事特殊工种的奴隶。

他们不得分户,必须聚居,甚至连婚姻都不能自主,必须要统一包办。匠籍世代承袭,爹娘是工匠,儿女必定也是。

他们全家都受工官把头的管制,不断劳作,?只能获得非常微薄的钱粮,还经常遭受盘剥,生活极其艰难。因此一直都有工匠怠工、隐冒、逃亡等情况发生。

到明朝时,这样的情况仍然时有发生,工匠制度完全跟不上当时经济的发展。

所以,明政府先是由轮班制逐步替代了坐班制,又渐渐演变到以银代役,交了银子就可以免去这部分的劳作,解放了工匠的生产力,这才使得工匠的束缚被大大削弱,可以自由从事工商业,经济地位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刚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许问位于小横村这样一个偏僻山村,不是很了解外面的事情,再加上当时的他从来没关注过了解过相关这方面的历史,还没有太深的感触。

随着他在这个世界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他的困惑也越来越深。

不光是日常生活和工匠制作方面的各种细节,单是当今工匠的待遇,就可以看得出来现在不属于任何一个朝代,仿佛是脱离于时空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大周朝基本上已经过渡到了轮班制,即使在百工试开始之前,工匠的地位也远不如历史中的那么低下。

当然,他们还是属于匠籍,接受着严格的管理,不得随意迁居,每到一个地方都要进行报备。

这一点好像也不是执行得特别严格,连天青就是一个例子。

他虽然一直留在姚氏工坊,但好像是从异地迁居来的,就刘胡子的话来说,他连名字都似乎跟以前不一样了。

而无论姚氏木坊这样的一级工坊,还是天作阁这样的五级工坊,都是私人工坊。也许它们还是要接受官府朝廷的管理,但在名义上都是私人的,盈收中的相当一部分都归个人所有。

光是这一点,就能充分说明当前工匠的地位了。

不过即使这样,他们还是要定期服役,服役期间需要完全服从朝廷的安排,不得有丝毫延误。

服役地点也是朝廷安排的。有的在京师,有的在地方,这个地方有可能是本地,也有可能是其他路府。

在京师或者本地还好说,如果去往一些偏远地区,一辈子就这样回不来的也不少见。

具体情况许问还没有直接打听过,

眼前这个官家工坊,就是工匠们在江南路服役的地点。

江南路富庶繁华,对于工匠来说,除了京师就是这里最好了。

但许问只是个学徒,虽然一年前已经出师,但一直应考,还没有到服役的时候,从来没过官家工坊,对它的情况可以说一无所知。

现在站在这里的大门口,抬头看去,首先看见的是青瓦白墙一尘不染,青石板路像是才用水洗过一样,只有天天派人打理才有这样的效果。

许问暗暗点了点头。这证明江南路的官家工坊的确有着很完善的管理。

鲁考官又警告了他们几句,领着他们进去。

穿过大门,是一个平整的空地,熟悉的木香随着风迎面扑来。

许问耸了耸鼻子,立刻分辨出十几种不同木料的味道。

“松木、榆木、柏木……”旁边另一个考生也在喃喃自语,对于他们来说,这些都是基本功了。

空地上直接堆放着七八堆木料山,整整齐齐,大部分只去了枝叶,连树皮都留着。

“哇,看那边,好大的黄杨木!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黄杨能长得这么大!”

“就是,还有那边,我没错吧,金丝楠,这么一堆?”

“第一次看见小山一样的紫檀和黄花梨……”

等到真正看见那边的情况,考生们完全顾不上鲁考官之前的警告,情不自禁地骚动起来,下意识地想靠过去。

这些带着树皮、粗鲁而巨大的木料就像最可爱最甜蜜的美人,生来就带着致命的吸引力。

“肃静!”鲁考官一个转身,厉声制止了这些考生。

“我说的话都忘了?进了官坊,就要守官坊的规矩!不该你碰的东西,就不要伸手!回头让人给剁了也是活该!”

他说的话还是很有效的,考生们纷纷停住了脚步,但还是恋恋不舍地看着那边,眼睛里满怀渴望。

老实说刚才那一会儿,许问也忍不住走了两步。

旧木场情况特殊,这些名贵木料他的确都见过,也亲自上手过,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这么好这么新的料子摆在自己面前。

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吸引力实在太大了!

不过他想了想,就算他师父连天青到了这里,表现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木匠到了哪里都是木匠,就算是十分之一的木匠也一样。

“走,别在这里碍事!”鲁考官又一声沉喝,打断了他们的眼神,带着他们往里走。

“要能在这里干活就美了……”江望枫挤到许问身边,依依不舍地看着那边说。

“天作阁没有这些?”许问有些好奇。

“有当然还是有一点的,但哪有这么多啊?这可是只有官坊才有的气派!”江望枫连连摇头。

许问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就算是现代,大企业也很难与国家力量相媲美,更何况是大周朝这样的古代。

“你怎么样了,听上去鼻音有点重。”他看着江望枫说。

“有点受寒……不过还行。倒是你,真的能考试吗?”江望枫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忧心忡忡。

许问抬起手,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眼眶,指尖传来明显的灼热。从刚才起,他就觉得自己的视野又狭窄了一点,想必是眼睛肿得更厉害了。除此以外,额头脸孔一直在抽痛,不断分散着他的注意力。也就是刚才看见这么多好木料,才一下子把他吸引了过去,让他暂时忘了这些。

这种状态考试,当然是不太妙的……

“是有点麻烦。”他坦然承认,转头一看,正好对上岑小衣意味深长的目光。

“不过没事,我很期待。”他移开目光,看了看小山一般的木料,又看向不远处虚掩的大门。他放下手,吐了口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