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95 二十四

匠心 沙包 2562 2021-09-07 00:44

“什么东西……”孟平疑惑地看着手上的东西。

这说是一个木盒,但接缝处非常平滑,如果不是特意做了一点装饰,他甚至会以为是个木块。

盖子很紧,搭扣处仿佛是个机关,孟平琢磨了一会儿才找到决窍,将它打开。

然后他就愣住了。

木盒里垫着一块白色的丝绒,隔着丝绒,一个翡翠摆件扣在盒中的凹陷处。

它雕的是一只猫,有点胖又有点凶。它的设计非常巧妙。本身是冰种飘花,雕刻者就用玉色飘花作为花猫的毛色,把它活灵活现地表现了出来。

孟平几乎马上就认出来了,是外面院子里那只名叫大春的狸花猫!

同时,他也认出了这块翡翠的水种色彩,不用说,就是昨天他眼看着许问从原石里开出来的那块。

兜兜转转,它被雕刻成形,又回到了他的手里。

“雕得不错啊,谢师礼吗?”孟平忽地一笑,开始用审视的目光看它的雕工。

看了几眼,他突然抬起头来,看向工作台那边的许问。又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走了过去,隔着玻璃门看他的动作。

许问进去才短短的几分钟时间,石球就已经基本成形,看出了浑圆的形状!

大约半小时后,许问从玻璃隔间里走出来?,拍拍手上的石灰,把刚刚完成的作品递给他,同时递过来的还有原先那个样品。

如果不是作为原材料的石料有些不同,孟平甚至有可能认不出两者的不同。

它们材料一样、大小一样,同样浑圆无比,没有一丝起伏不平,没有一丝凿痕,完全看不出是单只用最基础的工具完成的。

过了一会儿,孟平的目光终于从石球上移开,问道:“你知道这个样品我做了多久吗?”

“应该差不多时间吧。”许问说。

“那你知道我第一次尝试这样做的时候,用了多久吗?”孟平又问。

这次许问回答不出来了,他摇了摇头。

“三年。”孟平回答。

许问没有说话。

“我今天交给你这个任务,本来是想给你一个下马威,让你知道孟字八法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的。只有把孟字八法练至化境,才能完成这样一个圆球。你第一次尝试而不可得的时候,就会清楚地感觉到这一点。没想到……”孟平看着许问,目光非常复杂,“这世界上总有些人会突破你的想象……”

许问还是没有说话。

在孟平看来,他昨天才学孟字八法,今天就能做到这样的程度,大概是真正的天才。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昨天回去之后,?他利用许宅特殊的时间状况,反复练习孟字八法,直到把这项新学的技艺,真正变成自己掌握的技能为止。

他也不知道具体是多久,但肯定不是孟平想的那么简单。

实际上,天赋也需要汗水来累积,就算是他师父连天青这位半步天工,许问也没见过他有什么闲着的时候。

不是在思考,就是在实践,只有这样一点一点的磨练,才能铸就传说中的惊才绝艳。

不过许宅情况的确特殊,他也没法给孟平解释,只好让他误会了。

“这个是你昨天雕的?”孟平也没多纠结,他举起那只翡翠雕成的猫,问道。

“对,练完之后雕的。技艺不精,还请孟老师指教。”许问说。

“雕得不错,想法很巧妙,尤其是利用天然飘花作为毛色这一点,尤其出色。不过雕工上,还露了点生涩,有点犹豫。”孟平非常严格。

“是。还要多练。”许问说。

“这个我就收下了,你那里还有原石对吧,还有一块里面应该藏有翡翠。你回头再给我雕个,要雕得比这个好。”孟平很不客气地说。

送给许问的翡翠,他赤裸裸地就表示要收回去,还要打理雕刻好了再收回去。

但许问似乎觉得这非常正常,他郑重点头,再次应了声是。

“孟字八法你已经学透了,不需要再多练。接下来,我来教你孟家阳平雕。”孟平走到一个展架旁边,取下上面的一座石雕,把它带到玻璃工作间里,放到了台上。

孟平教得很细,许问学得也很快。

孟家一共二十四种雕工,十二种砖雕,十二种石雕,全是在孟字八法上衍生而来,针对不同的石材与砖料,详细到位。

孟平毫无保留,把自己家传的技艺与毕生所学全盘托出,比真正的师父教徒弟还要尽心。

许问知道这是难得的机会,学得非常认真。

他越学越惊讶,孟家石雕不愧是万园七绝之一,不仅独到,而且还渊博!

它包含了从古至今、从南到北许多种石雕与砖雕不同的手法,甚至还有不少国外的手法,可以说是兼收并蓄,绝不小气。

而且在此基础上,孟平还引入了一些现代的工具与技艺,将它与传统相融,使雕塑的精度与效率进一步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许问的技艺来自另一个世界,他本来想要尽量避免使用现代工具的。

但孟平稍微一解释,他就发现了这样做的好处与先进性,深思过后,还是开始学了。

好老师最高兴的事情就是能遇到好学生,许问学得认真、有悟性,孟平教起来也很畅快。

很快,他发现了一件很绝的事情。

这么复杂的技艺,肯定不是一天就能教完的。

许问到奇玉来的第二天,孟平讲完了石雕十二法中的四种,让许问回去练习,明天再来。

当时这四种手法许问已经全部都听懂了学会了,但实际雕刻起来明显非常生涩,还有很多不足。

孟平还琢磨着明天他过来的时候,让他再多练习一会儿。

没想到第二天许问来到这里,这四种手法同样已经学得极为圆融,达到了他对孟字八法的程度!

孟平无语,许问的确是有天赋没错,但能达到这种程度,他毕竟回去彻夜练习过了。

尽管练习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达到这种程度还是天赋惊人,但拥有如此天赋,还这么勤奋努力,不是更难得吗?

孟平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对许问的态度却并没有温和,反而比之前更加严厉。

许问毫不介意,越发认真,以每天四法的进度飞速进步,白天学会,晚上回去就能完全掌握。孟平一开始惊讶,后来则再不提这事――已经习惯了。

一星期后,孟家二十四雕工许问全部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