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93 进山

匠心 沙包 2956 2021-09-07 00:44

转眼间从龙神庙出发已经过了三天。

这三天里,许问一直背着那个木架赶路,上午稍微还好一点,吃过午饭休息一阵后,反而越来越觉得疲倦。到晚上正式歇脚的时候,他全身上下跟水洗过一样,没一块干的地方,累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这种状态他还要继续讲课,真的有点撑不太住。

但阎箕一点也没有把他换下来的意思,许问知道这同时也代表着另一个人的意思,也必须咬牙继续坚持。

值得庆幸的是,这具身体足够年轻,休息一晚疲劳就消得差不多了,第二天还可以继续咬牙坚持。

而且他发现,早上练完战五禽之后,身体由于过度疲劳带来的一些隐患会全部消失,变得更加精力充沛。

这就像前一天的锻炼被彻底消化成身体的一部分了一样……

有点奇妙。

师父就是因为这个才这样罚他的吗?

以连天青的性格,还真不是没有可能……

不过即使如此,每天晚上停下来讲课的时候,也是他一天里最精疲力竭的时候。

即使这样,他讲得却不坏。

一方面,这种对体力的极度压榨似乎并没有影响他的头脑,反而让它变得更加活跃,思路与想法越来越多。

另一方面,在这种情况下,他还在争分夺秒抽空看秦连楹给他的“秘笈”。

那几本册子说是秘笈,其实是今人写的特定门类普及教材,由浅入深,层次非常好。

它是许问在当前阶段最好的补充,现在他知道斗拱的每一根木头叫什么名字了,也知道它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为什么放在这个位置,修建的时候有什么讲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讲究。

年轻时候的秦连楹,凡事都喜欢刨根问底,然后从中间总结出自己一套看法。

也正是在这样不厌其烦的深究里,他飞速地进步着,同时也把它教给了现在看它的许问。

非常巧,许问也是一个喜欢问个究竟的人,知其所以然之后,他才会放心地接受这个“其然”。秦连楹探究工艺和技巧的思路与许问不谋而合。

说起来也很有趣,几天前他们在龙神庙的时候,除了最后那一席深谈,并没有打太多交道。

然而在离开那个地方之后,许问反而从更加认识了秦连楹这个人,甚至跟他有了一些默契的感觉。

也许身为工匠,本就该用这样的方式来互相认识。

不过这三天天气变化也很剧烈。

离开晋城之前,总体来说还算是深秋,有点冷,但他们皮糙肉厚的,穿件夹衣就过去了。

但才离开一天,气温就骤然降了下来,按许问的体感至少降了十度。

随后两天,每天都大概降个一到两度,三天下来,直接从深秋进入了寒冬,寒露不在,霜雪隐现,肉眼可见的后面还会越来越冷。

这一下,西漠队可就有点糟糕了。

“好冷好冷。”孙四打着哆嗦,接着又愁眉苦脸,“才十一月就这么冷了,进了腊月怎么办啊?”

“对啊,之前在晋城的时候,没钱买冬装,现在有钱了结果没空买……”田极丰叹气。

陈万年默不吭声,直接挪到了孙四和田极丰旁边,三个人像寒号鸟一样挤在一起,靠着互相的体温取暖。

许问许三和江望枫稍微好一点,他们三个人出门前准备得比较充分,包袱里都带了冬衣,但也没有多的,顾得了自己就顾不了别人。

其实他们白天赶路热火朝天,并不会觉得太冷,晚上坐下来上课以及睡觉,才开始真正难受。尤其晚上睡觉,不挤在一起取暖根本受不了。

他们要一直这样到西漠吗?

“这气温有点反常啊。”现在是中午吃饭休息的时间,队伍里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抽了两口旱烟,说道。

西漠队以年轻人为主,但也有三四十个壮年工匠。他们以前都服过役,这个叫袁泉的去过西漠。

“怎么说?”江望枫问。

“上次去西漠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个时候,这个季节没这么冷的。今年有点反常,感觉要下雪了。”袁泉眯着眼看天。

“不过我记得,今天晚上能好过点儿。”另一个同样有西漠经验的中年工匠说道。

“为啥?”江望枫很好奇地问。

“要进窑了。”袁泉点头。

“进窑?像砖一样给人烧吗?那倒是真不会冷,哈哈。”江望枫笑着说。

“怎么可能?”袁泉又抽了口烟,冲胡说八道的江望枫瞪了瞪眼珠子。

“是窑洞?”许问[海棠书屋 ]问。

“不愧是十四哥,什么都懂!”袁泉也管许问叫哥,对他的态度跟对江望枫完全不同,江望枫翻了翻眼皮子,已然习惯了。

古代人很少迁移,对故乡以外的地方所知不多,但江望枫其实还是知道的,只是在跟袁泉开玩笑。

不过对于许问,窑洞又有着格外不一样的记忆。

新中国的建立,可以说有一半与窑洞相关。那些陈旧的照片以及记录,处处书写着这样的背景。

关于窑洞,许问是有情怀的。

“窑洞好啊,方便好使,还冬暖夏凉。按这个路程,今晚能睡窑洞里,那就不冷了。不过接下来几天都是山,可真不好走。”袁泉边啪答啪答地抽烟边给他们介绍。

“前面也都是山,还不是走过来了?”江望枫抬杠。

“前面的山跟后面的可没法比。咱们江南人,水乡出来的,好好见识见识吧,不一样的。”袁泉摇头说。

许问抬头,看向远方,其实不用说也看得出来,那些巨大的影子已经隐隐约约出现在天边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林谢,对方正抹了把汗,长吐一口气,跟他看向同样的地方。

这摆明了是个公子的年轻人情况比他预想的好得多。

他全程没有上阎箕的车,从头到尾都是跟着他们一起步行的,就连行李大部分时候也都是自己背,只偶尔让狄林他们搭把手。

他以前肯定练过,不然体能也不可能这么强,走完一天,晚上还能继续跟着他们一起听课,听得还非常认真。

不过即使是他,此时看着远方巍峨的大山,也有了一些畏惧的表情,然而畏惧中还带着一丝向往,显然这个全新的世界让他非常兴奋。

这时,那辆藤车慢悠悠地停在了许问身边。

“你那些银子,不想背的话,可以放到车上了。”阎箕探出头来对许问说。

接下来都是真正的山路,本来就比日常行走消耗大得多,许问再这样负重四五十斤恐怕会出问题。

“行。”许问也不勉强,走过去把木架卸到了车上,伸手摸了摸前面大青马的马背,“辛苦了。不过明天就好了。”

明天?接下来的山路可是还有五六天的,他是打算一路背过去吗?

阎箕没有问,许问也没有解释。

接下来山路果然难走,不过傍晚时,他们果然也来到了一个山坳,看见了一排排的窑洞。

窑洞跟前有个土场,本来是空着的,现在却停满了马车,压得枯草倒了一地。

马上所有的车辕上都插着旗,旗上有着标志。

西漠队几乎全是江南出来的,对这标志绝不陌生。

一时间,好些人气喘吁吁地叫出了声。

“悦木轩?”

“悦木轩的车为什么会停到这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