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06 没去过

匠心 沙包 3438 2021-09-07 00:44

十天,可不是枯坐家里的十天。

这十天行程,许问可是要从西漠赶到晋中吴安城的,虽然时间还算充裕,但在这么匆忙疲劳的行程之中,总结那些数据,收集实地情况,再把它们总结整理成完整的方案……

这不仅要超凡的能力,还要铁打一样的精神和毅力,才能支撑着他完成这样的工作!

这样一来,其他人反而没什么话可说了。

资料和数据都是现成的,人家能行,你也可以来试试啊。

越是只会叫唤,就越发显得自己是条懒狗,只能对着人家的背影唁唁吠叫,没有出息。

“当然,也不是我一个人做的,他们三位都帮了我很大的忙。”许问示意朱甘棠等三人,介绍他们的功劳。

“也没有,我们只是在现成的方案上提了一些微小的意见,核心工作,都是许问一个人完成的。”朱甘棠摇摇头,并不居功。

李晟和井年年用力点头,看那样子,显然朱甘棠说的才是真的。

周围的人里,情绪最平和的应该是李溪水,他好奇地问道:“你是只做了舒大人的这段,还是其他的也都做了一份?譬如我们晋北这里?”

他问这话其实没太当真,许问关注舒立那段是正常的,甚至完成了晋中段也不奇怪。毕竟这两段都跟他接壤,联系非常紧密。

但晋北……离得就有点远了。

“嗯,做了。”令人意外的是,许问再次点头。

“……”李溪水看着他,半晌没说话。这时候他甚至有点怀疑了,十天时间,真的够吗?

“能讲给我听听吗?”他问道。

“可以,但我不想现在讲,想放到后面去。”许问道。

“为什么?”

“晋北段我没有去过,只是根据纸面上的资料做的方案。李大人长住晋北,对它的了解肯定远超过我,我这份最多只是做个参考,主要还是应以你的那份为主。”许问非常诚恳地说。

李溪水安静了一会儿,蓦地笑了起来,点头说:“集思广益,当是如此!”

殿中气氛略微有些缓和,岳云罗再次出声,缓缓问道:“所以说,罪人余之献,确实是白白献祭了东岭村,坑害了村内三成平民的性命。”

她居高临下,冷冷看着余之献。他到现在还是被塞着嘴,滚在地上,听见这话,他立刻支支吾吾地大叫起来,一边叫一边挣扎,似乎想要反驳或者解释。

余之成脸色又是一变,他正想说什么,突然俯视着余之献,看着他的表情。然后,他勃然大怒,道:“确实,余之献不与上官商议,擅自妄为,以致多人死亡。此罪无可饶恕,当依律处刑!”

他一边说,一边紧盯着余之献的眼睛。

一瞬间,余之献挣扎得更厉害了,舌头险些把嘴里堵的东西顶了出来。

但余之成就这样看着他,一直盯着。

在这个目光下,余之献面如死灰,却渐渐安静了下来,最后像是一条死鱼一样,硬挺挺地直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许问站在旁边,眉头微皱。

这就是他最担心的情况,余之献帮余之成顶罪,担下所有的责任!

余之成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不是。

余之献连个官职都没有,凭什么拥有这么大的权力,能做出这样的决断,还能被坚决执行?

他们当时去现场看过,余之献派人用了大量的滚木落石,硬生生地冲开了东岭那一段本来非常牢固的河岸,把河水引了过来。

在没有炸药这样便捷有力手段支持的情况下,这只有靠大量人力才能做到。

余之献是怎么调得出那么多人的?

不就是余之成给他的权力?

这种情况,怎么能让余之献一个人顶罪,余之成这个上峰得以逃脱?

但看眼前的情况,余之献必是有把柄或者弱点落在这位大官族弟手上的,他已经决定要帮着顶罪了。

如果余之献出来说这一切都是他一个人决定的,与余之献无关,他们要怎么办?

“让他答话。”岳云罗好像没留意到这个问题,向旁边的侍卫道。

侍卫大步上前,调整了一下余之献身上的绳索,把他摆出一个跪姿,一把掏出了他嘴里的东西。

余之献猛地一阵咳嗽,还吐了几口口水,污糟糟地落在殿内的金砖上。

要是换了平时,他可能会非常惶恐,恨不得用自己的衣服把金砖擦干净。但现在,他一脸破罐破摔的戾气,还多吐了几口。

“龙王庙……”

岳云罗的话还没有问完,余之献已经直着脖子叫了出来:“是我私自决定!我害怕龙王庙被冲,损毁了先帝遗墨,折损了皇家鸿运!所以命人中途截断河流,把水引进了东岭!”

听得出来,他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想要尽力合理化自己的做法,让自己的罪责减轻一点的。

“而且,东岭村的人命是人命,龙王村的命就不是命了吗?我哪有许大人这么厉害,一眼就能看出怎么办,我当然只能保一舍一!我,我也是没办法的!”他大声叫着,直盯许问,眼中充满恨意。

“你小声一点。”岳云罗很不客气地打断他,拿出一封信函一样的东西,道,“你说得挺有道理,但有两件事我想稍微提醒一下。”

她倾身上前,虽是女子,但气势绝不弱于任何一个男性。

“第一,龙王村临近鱼鳞河,他们本来就在受灾范围内……”

“那他们就活该被淹了吗?!”

“他们得到讯息的时间比东岭村更早……早得多。所以村内绝大多数人已经疏散。龙王村即使被淹,也只是一座空村,损失一些财物罢了,几乎伤及不到人命。”

岳云罗说得很慢,一字一句极为清晰。

许问冷冷地看着余之献。

这也是他非常愤怒的原因之一。

河边村,和山中村对洪水的防备,是同一等级的吗?

河边村一直警惕着洪水要来的,逃走也好,防洪也好,他们做的准备肯定比东岭村人多得多。

而东岭村呢?

如果不是外力,他们真就是安全的!

事实上,即使洪水突如其来,也有三分之二的村民得已保存。

毕竟东岭村三面环山,上山躲洪水,不是什么难事。

但洪水来得太突然了,他们逃都没处逃,所以才会死那么多人,所以阿吉的父母才会生生自刎在他的面前!

“第二。”岳云罗继续道,“你是心忧先帝遗墨,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吗?我看未见得哪。”

她伸手示意了一下, 一个侍卫走出殿下,没一会儿提溜了一个人进来。

那个人长相颇为英俊,有点小白脸的感觉,但眼神畏惧躲闪,尤其是不敢看余之献和余之成。

然而余之献一看见他,就几乎跳了起来,他叫道:“你……”

没说出来,把后面的话咽了进去。

“你把跟我说的话,再当着余大人的面说一遍。”岳云罗吩咐道。

“余大人每年都要去龙王庙拜祭,龙王村的人很会孝敬,每年都要给余大人送钱。这次他们送的钱是以前的三倍,求余大人施恩,帮他们保下龙王村。这是订金,回头还有重谢。余二大人先收到的钱,于是就……”那人有头无尾,有点语无伦次的感觉,但关键点总算还是讲清楚了。

余大人当然是余之成,余二大人是余之献。

然后后者才是更年长的那一个,但是这种时候,当然还是以官职论大小。

龙王村跟余之成一直有PY交易,送钱给余之成求他庇护,至少每年来一次龙王庙。

“晋中王”都来了,自然会带动龙王庙的香火,以及龙王村的人气。

这次他们确实提前发现了洪水将至,他们人是疏散了,但还想保住财物,于是送了比平时更多的钱。

余之献倒是一个收钱办事的人,真的帮他们解决问题了,当然,更有可能是图后面大笔的尾款。

这人话虽然说得不是很清楚,但中间有一个逻辑是很清晰的。

龙王村的钱是给余之献的吗?

当然不是,是他们孝敬给余之成的。

不管他知不知道事情,钱他都拿到了手。在这种情况下,办事的是他,还是他下面的狗又有什么区别?

钱入袋中的时候,他难道不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知道了,退下吧。”岳云罗听完就说。

那人畏畏缩缩地退下,路过余之献身边时,他突然暴起。

他被捆得很紧,旁边还有人看着,挣不出太远。

他恶狠狠地,一口唾沫唾了出去,吐在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