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71 许问在这里

匠心 沙包 2819 2021-09-07 00:44

等待放榜的四天看似平淡地过去。

在面馆老板那里开了个好头,班门的师兄弟们这几天天天都有活干。

许问没跟他们一起,白天他去几家比较大的木器店观摩名匠佳作,晚上把一些心得体会讲给师兄弟们听。

等师兄弟们睡了之后,他则一个人坐在屋檐之上,看着月亮整理着自己的思路。

一次徒工试,与陆清远的交流,让他有了一些疑惑,又有一些不一样的想法。

四天后,徒工试县试放榜。

******

一大早,无数人流向着县衙门口涌去,其中大部分都穿着工匠的短打服装,只是由于门类的不同能看出一些特殊的差别。

对于工匠们来说,百工试,即使是徒工试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士农工商,以前他们的阶层仅仅高过商人,属于真正的社会底层。

现在,他们可以通过百工试晋升自己的阶层,这是一个极大的跨越。

因此,就算是没有参加百工试的小工坊或者家庭工坊,也非常关注它的结果。

县试结果张贴在县衙门口,以黄榜向所有人公示。

一路上,很多人都在热烈讨论本次县试的结果,其中最受人关注的一项就是排名第一的县物首。

“今年悦木轩的齐小少爷也参试了,不用说县物首肯定是他的。”

“咦,不对,他不是去年参试的吗?”

“你消息也太落后了吧,去年考试前他突发急病退出了,足足休养了一年。今年开考前,都还在猜他会不会参加呢。”

“哦……那县物首肯定就是他的不用说了。”

“对对,我也这样觉得!”

许问他们一大早从陆宅出发,一起去看榜。一路上,周围到处都是这样的议论声。

许问听到齐坤的名字,忍不住又去看了周志诚一眼――作为师兄,这种大事他肯定是要一起的。

相比之前,周志诚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经过这几天,他好像对自己的过去也看淡了很多。

不仅如此,他还在把自己的一些经验告诉给这些师兄弟们。

“一会儿看完榜就赶紧回去,我之前把你们现在的住处报上去了,如果你们考中,就会有人去送喜榜。我给你们准备了赏钱,有人中榜就给赏钱,不要吝啬,也是个喜庆。”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师兄弟们很兴奋地猜测:“也不知道我们能考中几个。”

“许问肯定没问题!”钱明肯定地说,非常有信心。

“许问就不用说了,我们几个呢?”大家嘻嘻哈哈地说着,并不是很认真。

徒工县试木工类十不取一,最后只取三十人,前面那么多三级四级工坊的,怎么就轮到他们一个五级工坊了?

说到底他们还是乡下孩子,没有见过世面,单是各级工坊名额不同这件事,就足够把他们吓怂了,并不相信自己真能比别人强多了。

不过不得不说,这几天一直在干活,干完了还有老板夸他们活干得精细漂亮,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是个巨大的激励,现在聊着考试结果也能心平气和了。

一群人高高兴兴地来到县衙门口,才到附近就听见巨大的喧哗声。

黄榜下方挤得水泄不通,无数人仰着头在看,不时有惊呼声从那边传来。远远看去,只能看见最前面的一个“榜”字,后面密密麻麻的名单一个也看不清。

吕城试着往里挤,硬是没挤进去,愁眉苦脸地说:“这要怎么过去看啊?”

遇到这种情况,许问也没办法。

就在这时候,一个贼眉鼠眼的小个子窜到他们面前,打量了一下他们,问道:“是要看榜吗?我这里有榜单全部名字,十个铜子儿一份,要吗?”

同时,他亮出了一个纸卷,快速打开又快速合拢,上面果然写满了名字。

还挺有生意头脑的……

班门师兄弟面面相觑,他们抬头看了看榜单方向,还不断有人从于水县各处过来,圈子越围越大,里面的出不来,外面的也进不去。看这样子,根本就挤不进去。

还好他们最近一直在接活,虽然比普通工匠收费便宜了不少,但积累下来还是有不少钱的。

许三财大气粗地说:“十个铜板是吧,来一份!”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没一会儿那卷纸就交到他们手上,同时许三几个人各出了几个铜板,凑了十个给那个小个子。

小个子收到钱转身就走,丝毫不停留,许问看这样子就有了一点不祥的预感。

几个人对视一眼,许问打开纸卷,一看就哭笑不得了:“这写的是什么玩意儿……”

许三吕城他们也凑上来看,许三“哎”的一声转头想去抓那小子,但人海茫茫,那小个子没进人海里,早就已经不见踪影了。

“将就着看吧。”许问苦笑着说。

老实说,这名单真不是假的,那小个子也不算骗了他们。

但问题是,他根本不识字,纯粹是对着榜单照葫芦画瓢画出来的。

纸卷上面的“字”一个个歪歪扭扭,像是虫子在爬,很难认得出来。

许三愤愤不平,但现在也没办法了。不过想一想,一年前他也是这样,对着文字两眼一抹黑,连笔画都不知道是什么,更别提读写了。

他摇摇头,凑到许问身边,一堆脑袋围成一圈仔细辨认纸上的字。

物首是徒工试县试的头名,排在首位,最显眼的就是这个。许问他们的目光也不约而同地集中在了这里。

弯弯曲曲的笔画有线有圈,还因为拿不稳毛笔而留下了乱糟糟的墨点。但是那两个字并不复杂,小个子在描摹的时候也比较认真一点。

因此,班门的师兄弟们很快就认出了这两个字,同时张大了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本届徒工试县试的物首,竟然是――

他们齐刷刷地看向许问,脸上表情又惊又喜,许三一把抓住许问的肩膀,道:“你――”

话还没说出来,就听见县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更加喧闹的声音。

他们下意识回头,发现县衙朱红大门敞开,两匹马披红戴彩地从门内疾驰而出,两个头戴红花的小吏骑在马上,扬声大喊:“放榜――”

“徒工试于水县试头名,称于水县物首是也,为于水县许家/屯人士许问!”

两名小吏中气非常足,声音极为响亮,这声宣布穿越所有的喧杂,响在了所有人的头上!

县试是最初级的考试,不是所有中选的考生都会得到这样的宣布与通知,但作为头名的县物首无疑是有的。

考试结束之后,周志诚将他们二十一个人的居住地上报给了县衙,这两名小吏齐声唱完,同时纵马,就要往陆宅方向走。

“在这里, 在这里!许问在这里!”

这时,吕城突然激动地挥手叫了起来,班门的其他师兄弟也回过神来,完全不管规矩了,一起跟着大叫:“许问在这里!”

他们的声音也很响,小吏听见了,同时看向这边。

然后,他们拨转马头,竟然向着这边跑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