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75 要砍头的

匠心 沙包 2714 2021-09-07 00:44

这个名字在许问心里一闪而逝,还来不及勾起什么回忆,就已经被别的事情冲散了。

行宫的前方是个湖,湖上一共三座石桥,座座别出心裁,有着各自优雅的形态。

最难得的是,经历了这么强烈而持久的一场地震,三座桥竟然一座也没坏,最多只是崩掉了几个砖块。

现在,最中间这座桥上跑过来几个人,一边跑一边向着许问这边挥手,是留守此处的工匠们。

许问连忙下车,也向着他们跑了过去。

两边靠近,都在互相打量,片刻后,几个人异口同声地道:“你没事!”

三个字出口,两边都是一愣,然后一起大笑了起来。

笑声中有着轻松与解脱,遇到这种大难,能够无事生存,已经是人生至幸了!

“情况怎么样?”许问问道。

这时皇帝也走了过来,刘总管处理完事情,跟随在他旁边。

工匠们好奇地看着,许问与刘总管交换了一个眼神,介绍道:“这位是特使大人,是来验收我们工程的。”

这就是新的顶头上司啊!

工匠们肃然起敬,而他们的尊敬都是非常朴实的,立刻拱卫着皇帝要往里走,同时给他们介绍当前潜龙行宫――现在应该改名叫天启宫――的灾后情况。

皇帝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很快又变成了诧异。

这种大灾,恐怖至极,刚才他也是亲眼看见了山崩地裂的。按理说,房倒屋塌都是轻的,刚建成的行宫有极大的可能半毁,那样就要重修了。

真要重修的话,大概需要多久,能不能赶上迎接特使,如果不能的话,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

刚才那一瞬间,皇帝就想了这么多。

结果临到行宫跟前,他发现行宫的外形大体完好,这已经很让人吃惊了。现在听工匠们介绍,说内部的受灾情况也并不严重?

当然,损坏还是有的,但按工匠们的说法,损坏程度不到一成,那后续随便修修就修好了。

“怎么可能?”

这种置疑皇帝自己当然是不方便开口的,自然会有其他人代劳,所以刘总管先一步开了口。

“地动这不是刚才停下来了吗,你们就已经统好了?”

“回大人,是这样的。咱们各自有各自负责的范围,不是在一处的。因为宫里比较安全,地动的时候大家心也比较定,所以各小组已经开始安排巡查了。地动停下来,咱们凑到一起一对,结果也差不多就出来了。”

领头工匠姓李,语气平和地解释。

“刚才那种时候,你们还在四处巡查?”皇帝忍不住自己开口问了。

“是的大人,这是陛下交待的活计,不能按时完成,那是要砍头的。”李师傅说得理所当然,好像还有点疑惑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皇帝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无语,刘总管倒也是觉得挺正常的,继续问道:“地都摇成这样了,行宫只坏了一成?”

“是这样的,行宫在建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防火抗震等相应的措施,效果非常好。所以这一次地动的强度超乎了想象,所以才会有这种程度的损坏。不然,可能连这一成也不会有。”

说着,李师傅好像还挺遗憾的样子,接着道,“不过现在已经知道是哪里的问题了,回头重新调整,这样的地动再来一次,情况肯定会更好!”

这话可真是太没情商了,所以刚说出口就被旁边的人捂了嘴。

“别乱说!我大周什么气运,这样的地动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有人这样叫着。

不过这话也很不好接,毕竟地动确实已经发生了,难道就表示大周气运坏了?

那必定是不能的,所以一群人乱糟糟地叫道:“走,进去看看吧。”说着要簇拥他们进去。

许问没有动,也不让他们动。他表情严肃地说:“先别,这么大的地震,后面还可能有余震,先疏散人员,在空旷的地方躲避一段时间,等地震彻底过去再动。”

他环视四周,问道,“怎么就你们几个,还有其他人呢?”

一群人面面相觑,一个人道:“我们是出来接人的,其他人已经在各宫开始检修了。”

“马上停工!让他们出来!”许问一边往里走,一边语气严厉地说,“启用一级通信渠道,尽速通知!”

工匠们是听他命令听习惯了的,这时候也不管特使什么的是不是在这里了,齐声接令,向里跑去。

许问自己也很着急,快步走开,没一会儿就消失在了宫门里,连招呼都没跟皇帝打一声。

“陛下,这……”

许问这种行为当然是很失礼的,刘总管有点迟疑地问。

“没事……你这是什么表情,难不成还在担心我为难他?”皇帝先是随意地摆摆手,然后看着刘总管问。

“不敢!”刘总管连忙低头。

“现在嘛,就听许主事的意思,先在外面等等吧。”皇帝看了一眼宫内,淡淡笑着走到一边。

“是!”刘总管听令,返身回去了车上。

皇帝说等等,那必然不能是站着干等,那是要有一些准备的。

皇帝站在湖边,注视着新的天启宫。

这时云层渐厚,刚才那道光已经消失,但那幕景象还留存在他的心里,尤其是当时的情绪,仍然令人激荡。

天灾可怖,刚才在山道上的那一刻,他遭遇了有生以来最大的灾祸与冲击。那个刹那,他真的觉得地底藏着巨大的异龙,正在地表附近筹备挣扎,随时都可能挣脱出来,冲上天空腾云驾雾。

这种时候,他心情再平和宁定,也忍不住感到了强烈的恐惧,真的有那么一刻,他在心里想,难道我今天就要命丧此处了?

然后他看见了许问。

天摇地动,大地开裂,许问持着马缰,无比坚定地一直向前。他的背挺得笔直,迎着烈风,迎着落叶与碎石,迎着前方可能遭遇的种种危机,一直向前,丝毫看不出畏惧。

不知不觉中,皇帝也坐直了身体,手扶着车内用来固定身体的扶手,身体随着车辆摇摇晃晃,心情再次宁定了下来。

少年都毫无畏惧,他这个天子又有什么可怕的?

天子金口玉言,他说他不会死在这里,那必是不会。

然后,他来到这里,看见了这座在巨灾中仍然完好无损的宫殿,看见了天与云,光与水。

再然后,他看见了这些人,听见了他们说的话。

在此天启宫,他真的如获天启。

此时,刘总管忙忙碌碌,在周围布置了屏风,地上铺了毯子和蒲团,几案香熏茶炉一应俱全。

然后,他走到皇帝身边,请他入座,犹豫了半天,终于小声问道:“陛下……这逢春怎么这么多事,是不是这诅咒……”

他话没说完,皇帝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