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50 三月厅夜影

匠心 沙包 2790 2021-09-07 00:44

一瞬间,许问毛骨悚然。

大半夜的,无人的空宅突然出现了除他以外的人影,确实够吓人的。

但没一会儿,这种感觉就消失了。他从那人影的身上感到了一抹熟悉感,还有些亲切……

他不怕了,往前走了两步,更靠近了那洗脸镜架一点。

球球紧紧地跟着他,柔软的小身体在他腿上蹭着。

许问终于看清了镜中的人影,突然张大了眼睛,表情非常意外。

“师父?”难怪这么熟悉亲切呢,竟然是连天青!

之前连天青突然从他身边消失,下次看见他时是在池塘旁边,透过水面看见另一个世界的连林林的时候。那时候连天青站在离女儿不远不近的地方,目注于她,表情非常微妙。

从两人之间的距离以及连林林的表情眼神可以看出来,连天青可以看见她,她看不见连天青。当时许问完全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那之后,连天青再没有了任何消失,许问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是仍然无形无影地跟在如鱼得水身边,还是……

镜中画面越来越清晰,没过多久,连天青的形貌衣着,以及他身边的情况全部都浮现了出来。

“咦?”看清之后,许问更吃惊了。

连天青穿的是蓝色的帆布工装,头上戴着一顶橙色的安全帽,帽前还有一个头灯。这打扮再现代不过了,而他身边的也全是现代的设施设备,远处隐约可见一辆重装卡车,轮胎比人还高,打着远光灯,更深的黑暗里还有更多的同种卡车。

这是……现代的工地?

他师父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而且他正在跟一个人说话,虽然听不见声音,但两人表情熟稔,比划着手势,明显不是陌生人。

这真的是连天青吗?

许问又认真多看了几眼。

长相是,神情是,举手投足的一切细节也是,许问都非常熟悉。

唯一不同的……可能是他的表情更生动一点,手势也比以前变多了不少。

许问紧盯着连天青不放,随着他们的走动以及拿起放下的东西,隐约看出他们是在开山挖路,修建隧道。

这可是全然现代的工作,许问能理解连天青会对这个感兴趣,但真没想到他会亲自来从事……

不过,他现在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现代是个人都要有身份证,他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画面持续了一段时间,渐渐淡去消失,许问心中的疑惑始终没能得到解决。

他回忆着刚才的画面,包括卡车和设备上涂装的一些文字细节。照着这些线索,倒也可以查到这处工地的位置,以及连天青当前的情况。

但是需要这么做吗?

这样会不会对连天青有什么不利?

譬如他身份确实有问题,本来想办法隐藏得好好的,结果被他一通操作给暴露出来了?

还是得想想办法……

许问思考着,镜上的画面完全消失,重新倒映出他的身影。

许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灵异事件了,结果三月厅刚修好,就又出了一次。

荆承呢,他现在在哪里,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许问正要转身,镜上突然又出现了新的画面――

这次,许问认得比刚才还要更快一些。

连林林!

少女正睁大眼睛向这边看,看清之后,她长长的睫毛眨了一下,又惊又喜地叫了出来。

“小许!”

脆生生的声音回响在安静无人的三月厅里,格外的悦耳动听。

然后,连林林的目光透过他的身体,看向了他的身后,问道:“你现在在哪里?好像很美的样子?”

许问回头一看,此时云层已收,月光比之前更亮,厅内氤氲的银雾也比之前更浓了一些。

他让开镜前位置,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说:“我还在许宅,刚刚修好三月厅。看,这就是流金席和镜面一起反射月光的效果,真的很美。”

说完他突然警觉起来,问道,“现在你说话方便吧?”

“方便方便!”连林林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睫毛眨也不眨,应了一声之后就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说,“原来这就是三月厅啊……”

她的声音里带着无比的喜悦,还有些满足,感染力极强。

许问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温柔地轻声道:“对,这就是你帮我一起修好的三月厅。”

他想把镜架移个位置,好让连林林看得更清楚一点,但又怕一挪它画面就消失了。于是只好挥挥了手,道,“本来这里就只差流金席,没它的话估计要用其他材料代替,很难取得原有的效果。你来信之后,我们去了你说的那个村子……”

“万箭庄?你亲自去了?”许问第二次写信的时候有所避讳,没写得那么详细,所以连林林现在才知道,惊喜地问道。

“对啊,我自己去了,看到了你说的那条闪耀着金光的小溪,还有吴大师坐的那块卧石……”许问微笑着轻声描述。

至今想起来,那也是非常美好的回忆。

“你们现在还在那里吗?”许问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问道。

“啊?对啊,还在。我怕你还有什么要帮忙的,所以在这里多留了几天。现在收到消失,那我们明天就可以再出发了。”

“所以……是为了我留下来的?”

“嗯!”连林林的眼睛闪着光,对这种事情,她从来都非常坦然,迫不及待传达自己的感情。女孩子常见的害羞扭捏,至少是这种时候对她来说是不存在的。

许问也笑了,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一边看着厅内浮动的银光,一边给她讲这次去找流金竹的经过,中间遇到了什么人,发生了什么事,他做了什么。

细细说了卢定和他们想发展却不可得的困境。

“所以,你是把属于他们的技艺,从这边拿到,又还给了他们?”

“可以这么说。很有趣吧?”

“嗯!感觉好奇妙,有一种因果循环的感觉……”

“而且他们现在也正缺这个。那地方交通不便,很难发展规模比较大的工业,这种有特色的手工业倒是挺适合的。”

“是啊,而且,那本来就是他们自己的东西。”

两人隔着一面镜子,并肩而坐,轻言细语,聊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仿佛又回到了湖边那两天。

最后,两人渐渐安静下来,三月厅内银光依旧,宛如梦境。连林林出神地看着,突然有些遗憾地说:“可惜,没能看见白天的样子。阴天也能像三月晴日一样,感觉真美真舒服……”

三月三是连林林的生日,自认识以来,她也确实一直喜欢春天。

许问一阵冲动,突然侧过头,对着镜子那边许诺:“那我也给你建个!这样你就能亲眼看见了!”

“啊?”连林林也侧过头,与他对视。然后,她眯起眼睛,翘起嘴角,笑容如同春蕾初绽,灿烂至极。

“好啊!”她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