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91 查

匠心 沙包 2771 2021-09-07 00:44

这两位都是在曲河路住了几十年的老街坊,一听许问的话就乐了。

他们围着许问问了半天老宅什么样,许问没讲后面的四时堂,拣着前院的情况给他们介绍了一下。

老万园市人对园宅这些事情心里都有两把刷子,根据许问的三言两语就能说得头头是道,末了还主动表示认识擅长修老园子的施工队,回头介绍去他那里看看。

许问爽快答应。

既然忆古巷三号是实际存在的地方,那它就能够为人所知,为人所看见。

他也很想知道外人进去能看见的是什么,有限的区域,还是跟他一样的全部?

知道他就住附近之后,高摊主对他的态度比之前更亲热了,细心给球球切了肉,还不要收他钱。

许问也没有太客气,收下塑料小院装的肉,没有继续去找紫檀板,而是转了个弯,回去了许宅。

踏进门还是那股陈腐之气,仿佛时间在这里完全停滞了下来。这一次许问却没有马上回去后面的四时堂,而是在前院停留下来,细细打量了一下。

这里相比后面,更“接地气”一点。

垮了一半的房子,墙壁上爬满的爬山虎,窗户上拉出来的晾衣绳,还有上面晃晃悠悠的衣架和破衬衫……

许问之前清点的时候,主要目标都放在了后面,就他当时有限的眼光来看,前院并没有太多有价值的东西。

但现在看起来,门前的花厅的门墙、檐角、瓦当,残留下来的这些全部都是严整而精妙的江南建筑风格,其细致与优美的程度绝对能够步入佳作之列。

还是很值得修一修的……

许问围着看了一圈,回到后院铺纸磨墨,把流水面的全部手法连写带画誊了一份出来。

流水面就是当时把孙博然师徒惊了一下的那个制作木盒的手法。

其实任何一个旧木场的徒弟在现场的话都知道,连天青做这个的时候肯定一点炫技的想法也没有,他单纯就是觉得这样做比较好看,随手就做出来了。

如果不是孙博然这样高明到一定程度的老木匠,普通人譬如张总督看见了,也只会觉得这个盒子选材巧妙,不会觉得它是用技巧完成的。

流水面其实是一种特殊的榫卯连接方法,具有很好的装饰性和防水效果,可以用在很多种不同的地方,适用度非常广。

这样的技巧对连天青来说太日常了,随手就可完成,许问也是看到孙博然他们的表现才知道它不是那么简单的。

在班门世界就是独门技巧,在这个世界也应该不是那么常见吧……

许问现在画图的本事已经相当厉害了,不需要尺矩就能稳定地画出想要的直线与曲线,想要多长就多长,该直就不会有一丝弯。

但即使如此,他在全部画完之后,还是拿过尺矩过来比对了一下,确认了每一部分都精确无误。

技巧是用来增加效率的手段,但最终还是要落实到具体的规则上。

最后,许问完成了这份“教科书”,吹干墨汁叠好,揣着它走出许宅打了个电话出去。

“骆老,您现在在文传会的楼里吗?”他问道。

“在啊,怎么?”骆一凡仿佛在忙着什么,声音有点沉闷。

“我整理了一个木工技巧出来,准备填到百工集里,另外还有件事情想问下您。您现在在的话,我就送过去了。”许问说。

“在在在!”骆一凡的嗓门陡然间亮了起来,“拎着这么好的见面礼上门,没得说,我一定有问必答!”

许问笑了笑,挂上电话正要出发,突然看了眼天色,路上转了个弯,去打包了一份粥点外卖。

他之前听说过骆一凡工作时的状态,忙起来饭都顾不上吃。这个点了还留在文传会,想也知道又有什么事在忙。

许问有点感动,但更多的还是羡慕。

人到了这个年纪,还能有这样完全投入的事业,本来就是非常令人羡慕的事情。

能以这样状态工作到最后,骆一凡也会是很享受的吧。

文传会小楼离许宅不远,只隔了两条街,许问步行没多久就到了。

这里还是像上次一样僻静安宁,浓绿的树荫和整墙的爬山虎,让人一走进去就感觉到暑意全消,由心至身地清凉了起来。

许问刚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骆一凡,老人竟然守到这里来迎他了。

骆一凡这个年纪,堪为荣家座上宾的社会地位,放到电话就到这里来等着接人,接的是他吗?

当然不是。

是他手上这份将入百工集的流水面!

一时间,许问心里滋味莫明,他快步走上去,扶住了骆一凡,说:“您不用急,我照着百工集的样式把资料做好了,您看一看,能用的话直接入集就行。”

他嘴里说得客气,表情却很自信,一副“不可能不能用”的样子。

骆一凡乐了,伸手就要去接他手里的盒子:“行,我来看看。”

许问却没马上给,而是躲闪了一下,把另一只手上提着的塑料袋递了过去:“不行,看您这样子是又没吃饭吧,先吃了再说。”

骆一凡一愣,接着闻到了袋中飘来的香味,笑了。

文传会自有一套规矩,吃饭的时候是不能“看货”的。

所以骆一凡只能一边喝粥吃菜,一边眼巴巴地看着许问手里的那份卷轴,问道:“你之前说有什么事情想问来着?”

“是这样的……”许问犹豫了一下,直视着骆一凡,坦然道,“我来万园市,是因为我继承了这里的一处房产。”

许问从头说起,他在帝都接到电话,一开始以为是骗子,后来半信半疑到了万园市,果然得到了一座残破的园宅。

许问说着说着,自己也有点恍然。

他继承许宅是有公证的,拿到了房产证,房产证上也有地址面积等等数据。

许问以前对房产面积这样的数据不太敏感,现在回想起来,不仅是从大门到前院,甚至连四时堂也包括了进去!

人家眼里的四时堂,会是什么样子的?

许问的声音顿了一下,接着又如常说了下去,把许宅的情况大致介绍了一下,只是没提荆承和班门世界这样的异象。

骆一凡喝着粥听着,许问说完,他的粥也刚好喝完。

“你这种情况在咱们万园不算少见。”骆一凡擦擦嘴,“万园别的不多,就是水多园子多。但园子都是要维护的,维护起来可真得费不少钱,有时候老人舍不得不修,小孩子又没钱修,就找不到人继承了。选你继承这宅子,应该是看中了你的手艺吧,怎么,你要自己修起来?”

“……差不多吧。”许问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许宅会选中他,但骆一凡这一轮猜测,也算是推了个七七八八,于是点头应是。

“园子也有可修可不修的,忆古巷是吧?以前好像不叫这个名字?我这里有人做过万园市园林的统计,我看看有没有你那个园子的记载。”骆一凡一边说一边站起来,走进了里面的档案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