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64 你来

匠心 沙包 2790 2021-09-07 00:44

“你们可以去了。”许问抽完签,念出任务,秦连楹挥了挥手吩咐道。

“等一下再看看。”许问没有动身,仍然站在原地,他们组的其他人唯他马首是瞻,当然也不会动。

秦连楹看他一眼,也没有强行要求他一定马上开始,淡淡地道:“下一个。”

方觉明主动上前。

这十天他的队伍又落到了第二位,但也稳居第二位从来不会落后。现在他主动上去,当然不会有人跟他争。

方觉明抽了签,念出上面写的任务。

“绘制龙神庙纯阳宫甲六斗拱的拆解图,二十一等比,尺寸注全。全成三百分。视完成程度分数递减。”

方觉明念完,脸色微微一变,旁边徐西怀等人的脸色也全变了。

他们这组的题目也太难了吧!

虽然分数也高,是许问他们那组的五倍,但难度也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斗拱位于屋檐下面,梁柱旁边,通常只有一部分露在外面。而通常来说,它是由多段木材以相当复杂的结构组合而成。

他们要画拆解图,首先要知道斗拱的结构是什么样的,还要想办法测出每一段木材的尺寸,难度相当大。

再说了,斗拱在屋檐下面,位置很高,难道要他们爬上去测量吗?

“请问秦大师,纯阳宫位于何处?甲六斗拱又是哪一个?”方觉明思索片刻,问了一个相对比较简单的问题。

“进去庙里,自然有人给你引路。”秦连楹随口道,招手让下个人过来,显然已经不打算再回答他的问题。

方觉明捏着手里的纸条,转过身对徐西怀他们说:“抱歉……”

徐西怀拍拍他的肩膀:“有什么好道歉的,是咱们这组运气不好。走,进去看看,没准就是咱们认识的斗拱样式呢。”

一队人往里走了,背影仿佛笼着一层灰。

“太倒霉了……”江望枫小声说。

身为天作阁传人,他当然知道这个任务的难度。

上来抽到这么个任务,方觉明他们是真的有点倒霉。运气不好,这一天估计都完不成一个。

江望枫不爽方觉明,那是人民内部矛盾,现在有京营府这样一个共同的对手,江望枫也还是希望方觉明他们能拿到一个好分数的……

抽签还在继续。

接下来出现的任务基本上都跟前面这两个一样,是龙神庙某处的勘测与绘图工作。

有牌楼的柱梁飞檐,有龙神庙里面某个大殿的花窗雕栏,基本上都是龙神庙的局部,难度各不一样,分数随难度而变化。

许问静静旁观,发现这些局部位于龙神庙的里外各处。

看来就跟秦匠官说的一样,京营府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绘制龙神庙的全貌。

皇家工匠为什么会千里迢迢组队来做这种事?

这座龙神庙有什么特殊的吗?

西漠队工匠完了就是京营府的,他们的任务也都是随机的,有难有易,跟许问他们差不多。

不过不管拿到什么样的任务,他们的态度都非常轻松。就连同样是测绘斗拱这种难度的,他们也就是淡淡瞥了一眼,嘻嘻哈哈,完全不当回事。

水准果然不一样,许问在心里暗叹了一句。

除此以外,许问还留意到一件事。

西漠队三十组人里,至少有一半组里一个人也不识,拿到纸条以为一脸为难,最后只能交给秦匠官身边那个方脸工匠,让他帮着认。

那个方脸工匠其实挺耐心的,没什么不耐烦的感觉,但有了这一遭,西漠队很多人脸上都讪讪的,很不好意思。

而京营府这边,所有人都是拿起纸条就读,读完随手递给旁边的组员看。

别的不说,光是识字率,两边都完全不一样了。

许问直到看完所有人抽签,才对江望枫他们说:“我们开始吧。”

江望枫他们也很耐心,点了点头,跟在了他身边。

许问走到牌楼下方,石狮子就在那里。

他到达的时候,另一组人也到了,礼貌地向他点头示意。

京营府的人。

许问抽到的是左边那只石狮,他们抽到的是右边那只。

两只石狮个头差不多,但一个蹲伏,一个长身直立,形态不一样,尺寸也就完全不同。

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个同等难度的任务,也就是许问他们跟京营府的一次直接正面对抗!

“有趣。”秦连楹说。

“的确有点意思。”阎匠官跟着点头。

这时第一轮签已经抽完,几名匠官踱到牌楼与龙神庙门之间的一株古柏下方。古柏森森,笼罩着几张椅子和一张几案,案上摆了茶具。

一名侍女跪坐在旁边,已经把杯中斟上了茶水。

秦连楹当先在一张椅子上坐下,阎匠官随手入座,姿态非常轻松。接着京营府两名匠官和黄匠官纷纷入座,隐然以秦阎两人为中心。

那个少了一层纸条的木箱被搬到他们身边,回头完成了任务的小组通过检测以后,还可以继续过来抽签,接下一个任务。

从他们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牌楼下面的石狮,和石狮旁边忙碌的两个小组。

“就看看你盛赞的这一位了。”秦连楹侧头看看阎匠官,态度轻松,明显以前就是认识的。

“那你可看好了。”阎匠官笑着抬了抬下巴。

这示意非常明显,秦连楹一愣,转头。

然后,他就睁大了眼睛。

“孙四,你来。”许问拿起一支炭笔,随口对孙四说。

他们自己带了工具,京营府也准备了一些,用箱子装好摆在一边,里面有炭笔和厚纸,质量都非常好。

孙四拿起纸笔,笔头在自己的头发上搔了搔,做好了准备。

“高七尺六寸,十一等比是――”许问说。

“七寸六分。”孙四毫不犹豫,直接在纸上划了一条线。他没有用尺子,但这道线条仍然细长笔直,没有一丝弯曲。

“宽三尺八寸,十一等比是――”许问再次报出一个数字。

“三寸八分。”孙四又画了一条横线,与之前那条相交,同样画得非常果断,非常笔直。

以秦连楹的水平,远远一眼,就能看出这一横一竖的两段线条,尺寸刚好是七寸六分和三寸八分,长短刚好合适,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以他的经验和能力,这样画图对他来说非常轻松,并不困难。

但画出它的不是别人,而是一个貌不惊人的年轻小工匠,腿不直背不平,看上去还有点畏缩!

孙四画完,抬头对着许问嘿嘿一咧嘴:“画好了。”

“不错,长短刚好。现在把它做成网格图。”

网格图,那是什么?

秦连楹远远听见,一阵迷茫。

但孙四却没有犹豫,瞬间就用同样长短的线条画了一个方框,进一步分成了小的方格,给石狮的结构图打了一个等比例的框架。

“好了,然后呢?”他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