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35 红枫如火

匠心 沙包 3441 2021-09-07 00:44

所谓的配方,其实并不只是一张纸,而是厚厚的一叠,这点许问早有预料。

他接过那叠纸,展开来看,触目所及的是完全陌生的字迹。

他认真看纸上的内容,才看了几行,就扬了扬眉毛,露出了有些意外,但似乎又不那么意外的表情。

同一个地方,怎么会有两个天才发明家?

这个机率实在太小了。

果不其然,邓玉宝呈上来的内容跟倪天养之前递到他手上的一模一样,一字一句都没有差别!

他不动声色,接着看下去,从第一页看到最后一页。

他看得很认真,抬起头来才意识到连林林正在看他。

他与连林林对视,向着她一笑,连林林回了一个笑容。

五十九天不见,她与之前没有丝毫变化,笑容也仍然那么明亮、温暖。只要看着她,整个世界都好像亮堂起来了一样。

许问的心突然落到了实地。而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在此之前,他的心其实一直飘飘荡荡的,像被风吹起来的蒲公英一样,找不到落点,找不到归处。

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请问……”突然,一个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许问猛地回神,转头,对上倪夫人的面纱。

在他低头看手上东西的时候,她又把面容遮了起来。

“您手上这个配方,能给我看看吗?”她问。

许问有些意外,看了眼荆南海,他微微颔首,许问把那叠纸递了过去。

倪夫人隔着面纱,再次看了起来。

她看得很认真,一行接一行,那样子,好像……真能看得懂?

许问并不是小瞧她,觉得她不可能有这个本事之类的。

只是,倪天养会耐心地跟妻子讨论工作上的这些事情?

这可不是他认识的倪天养……

不过倪夫人的确感觉是看进去了。过了好一会儿,她抬起头来,转向邓玉宝,问道:“请问,您这份配方,是从何处得来的?”

她又恢复了原先的彬彬有礼,但越是这样,越让人感觉到凉意。

“什,什么何处得来的?这是我自己想的!”邓玉宝马上就紧张起来了,大声说。

“有趣。或许我该退位让贤,把倪夫人的这个位置让给你才对。毕竟,如此心意相通、默契天成,也实在太难得了。”倪夫人凉凉地说。

“你,你什么意思?”明明面对的是个女人,邓玉宝却更紧张了。

“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从没打过交道的两个人,竟然做出了一模一样的配方,连烧制这配方的炉子,进炉出炉的法子也一个字都不差,实在太难得了。”

倪夫人这话说得再清楚明白不过了,周围的人顿时有点骚动。

她这意思,是说邓玉宝这配方不是自己想的,是抄的倪天养的?

“你可有证据?”荆南海皱着眉,沉声问道。

“我可以当个人证。”许问开口道。他向着倪夫人点点头以作示意,然后道,“近来倪天养一直在与我一起工作,我们认识之初,就是朝廷向民间征集新三合土配方,悦木轩从倪天养手中得到一个全新配方,交由我辨识。当时我拿到手上的配方,与此一模一样,如倪夫人所说,字句都无差别。”

邓玉宝的脸色马上变了。要真的证实他这个配方是从倪天养手上偷的,那他就是冒领功劳、欺君之罪啊!

“胡说!你怎么知道,那不是他从我手上得的?”邓玉宝求助一样往四周看,突然想起一件事,对着荆南海叫道,“我不是才拿到这配方的!我拿到它之后,把它献给欧阳大人,他带人尝试,看它能不能用,一共验了三次,花了十多天!明明就是我早!而且您可以出去打听,我什么名声,他倪天养什么名声?我邓玉宝会偷他倪天养的东西?简直笑话!”

他越说越理直气壮,?旁边诸人脸上听得都有些迷惑,仿佛觉得他说的的确有道理。

“大人,我去寻欧阳大人过来对质?”荆南海一名手下小声问道。

“不用。”荆南海看着许问,摇了摇头。

“邓乡邻的意思是,这个新配方,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许问不慌也不乱,微笑着问道。

“对……对!是我翻阅古籍,有了想法,然后自己总结出来的!”邓玉宝给自己留了个余地。

“那想必对配方也是有一些了解的。既然如此,我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一下。”许问从倪夫人手上接回图纸,翻到其中一页,“请问图上这个部位,起到的是什么作用?”

“……风口!”邓玉宝凑过来看了一眼,突然得意地一笑,大声回答。

“不错。”回答正确,许问似乎有些意外。

“那这里呢?”他接着又问。

“进煤口!”邓玉宝又答对了。

“这里?”

“冷置室!”

许问接连问了几个问题,全部都是有关图上这个新式立窑的。

懂的都懂,所谓配方倒在其次,这份图纸上最具有创新性的其实是这个石灰窑。

而先不说是不是他设计的,邓玉宝对这个新式窑的结构的确足够了解,至少每个部分的功能都能说得上来!

荆南海皱起了眉,眼中微有疑惑,倪夫人轻轻握拳,明显有些紧张。

许问却仍然不慌不忙,一点将要会被打脸的担心也没有。

“不错,那可以跟我说说,你设计这座窑的灵感脉络,以及对它未来改进方向的设想吗?”他又问。

这是什么鬼!

邓玉宝的得意瞬间消失,变成了一脸懵逼。

“这,这是什么问题,正常人哪会想这么多……”他干笑两声,又往左右看,突然发现包括荆大人在内,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深思的表情,好像许问这个问题提得很好、非常好、让他们大受启发一样!

但这究竟问的是什么啊!

邓玉宝慌乱地东张西望,心里的底气一下子全没了。

“你没想过这个问题?”前面突然有一个不认识、但看上去很有气派的长者在问,直视着他,目光犀利。

“呃……”邓玉宝语塞。

“那你是怎么想出那个配方的?”长者又问。

“当然不是他想的,他是偷来的,当然不会有思路。”旁边另一个人道,已然下了定断。

邓玉宝张嘴想解释,但发现完全不知道从何解释起。

许问那个问题究竟问的是什么,他听都听不懂,怎么回答,怎么知道自己什么地方露了马脚啊!

“你是怎么想的?这新式立窑烧制石灰需要三天,你之前仿佛说这水泥连同石灰一起烧制,只需要六个时辰?”秦连楹不理邓玉宝了,接着问许问。

这时,那份三合土配方,或者说新式立窑的设计图纸已经在所有大匠手上转了一圈。

这时候,胜负已经不言而喻,已经没有主审与竞选者之争,唯一站到最后只有一个人,就是现在说话的这个人。

“对。六个时辰是一个保底的时间,如果一切状况都比较理想,加上前后备货以及冷却的时间,我们在单窑烧制上,能把它控制在四个时辰以内。”许问说。

四个时辰!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非常清楚这是一个如何的跨越,而这个跨越究竟会带来什么。

“窑体设计是什么样的?你是怎么想的?”荆南海毫不犹豫,把之前那个问题又还给了他。

“倪天养设计的立窑,是在圆窑的基础上加以改进,设计而成……”许问面对六七位比他年长得多的墨工大匠,侃侃而谈。

水泥烧制是他认真研究过的课程,它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他都清清楚楚,思路极其明确。

邓玉宝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出馅,那是因为他这份配方图纸,的确是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

只要他真正亲自地涉足了研究的工作,就会知道,所有的设计、想法、灵感都不是无本之木,无土之根。

它们都是有基础、有来源的,它们都是整个系统中间的一环,是漫长发展过程中的一步。

许问走在了前面,回过头把这些东西整理给前人,讲的也是这个系统,有来有源,有根有据。

有些人听得如醍醐灌顶,有些人若有所思,而只一点是一致的――

他们在无比认真、专注,甚至有些虔诚地在听着一个少年的话!

日上中天,河风疾掠,土色如秋日红枫,?青衣少年卓然而立。

连林林站在一边,看着许问,眼中有些惊奇,又隐隐有些喜悦。

这一路上,她听说过不少关于许问的故事,但亲眼看到,这还是第一次。

看到与听到,感觉真是完全不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