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85 雪原上的笑声

匠心 沙包 2593 2021-12-11 07:27

天与地无止境地延伸出去,在远处交汇成重叠的山影,亦非常模糊,只是一些苍白的影子。

没有风,雪原平静,但亮得惊人,耀人眼目。

许问同样做好了准备,他提前拿出了一些涂成黑色的镜片让各人戴上,尤其向两个孩子强调,让他们不许取下来。

雪地强光,可是有可能致盲的。

左腾当时在做其他事情,没看见许问提前做的这些工作,此时又嘀咕着赞了一句他实在准备得太充分了。

确实,一个想得足够周全的工匠,是旅行的最佳良伴。

对物性足够了解,就仿佛万物都在与你同行。

他们带着笑声,一路掠过雪原,留在深深浅浅的痕迹。

这两个孩子哪经历过这样的环境,玩得开心极了,小脸冻得都红,问起来都还说一点也不冷。

一路走过来,他们都显得非常的稳重,也只有这个时候,真正像一个符合他们年纪的孩子了。

走着走着,许问转头看了连林林一眼。

连林林正看着那两个孩子,嘴角上翘,看不清眼神,许问却仿佛透过墨镜,看见了她晶晶亮亮的眼神。

“想玩的话就去,我也准备了你的一份。”许问说着,不知道从哪里又拎出来一套滑板。

“这不太好吧……”连林林嘴上这样说,手上已经把滑板接过去了。

许问闷笑了两声,连林林永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可爱。

连林林后天生病,平衡感出了问题,学习滑板其实还不如两个孩子,但许问对她从来都是十万分的耐心,仔细教了一阵子之后,她也能摇摇摆摆地滑上好一段了。

这时候,左腾也凑了过来,笑嘻嘻地问:“有我的份吗?”

…………

雪原洒落笑声,许问稍微有些低落的心情因此飞扬了起来。

他们以极快的速度通过雪原,这里一路都很安静,带着北地特有的寥落无声。

渐渐的,笑声停歇了下来,一方面是累了,另一方面,也仿佛被周围的气氛所影响,所感染。

雪山越来越近,原本只是一些模糊不清的影子,渐渐越来越大、越来越凝实,云层一样从天边升起,伫立在他们眼前。

最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放缓了脚步,在群山之前抬起了头,也闭上了嘴。

“这山好大。”连林林说。

确实,这山的规模,同样也超过了许问的想象。

它巍峨挺拔,直入云霄,山的上半部分是苍白、冷漠、仿若俯视一切的冰雪,下半部分是青黑色的岩石,直上直下,毫无植被,感觉坚不可摧。

这就是五老山吗?

这就是郭.平、栖凤以及那些失踪的工匠,宁愿抛弃一切也要来此建设所谓圣地的地点吗?

这就是秦天连梦到的那个地方吗?

师傅……连天青,你确实就在这里,在山巅俯视着我们吗?

一行五人不约而同地抬头,静静地看着这座山。

过了好一会儿,许问才低下头,说道:“走吧,注意安全,前面就可能有人了。”

前面雪原一片平坦,就算有坡度也是极缓,不靠滑板增减的速度,几乎感觉不出来。

到这里,地势开始有了明显的起伏,不时会有连绵的小雪包,下去还好,上来的时候真有点难。

一小段距离,两个孩子就走得满脸通红,汗流浃背,两个男性伸手把他们抱了起来,又走了一阵,看见了前面的火光。

他们听过卓樵夫的话,心里是有准备的,但此时,看见雪原上的那一点火光,还是忍不住心中一惊,对视了一眼。

今天也是晴天,天空一直碧蓝,阳光虽不带温度仍一直炽烈。此时已近傍晚,天色稍微黯淡了下来,夕阳盛大的余光笼罩在四周,那点火光在余光中完全不减色彩,同样熠熠生辉。

那是这一片死寂中唯一的鲜活。

许问把景重放下来,左腾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连林林立刻会意,把两个孩子拢在了自己身后,在山包后面的视线死角躲了起来。

许问当先上前,左腾跟在他身后一步左右的距离,警惕地打量四周。

许问走了过去,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山脚下,这里山势还比较低矮,有一段平缓的范围,但岩石料峭,同样青黑得不近人情。

雪原尽头、岩山的底部怪石林立,有一处向外伸出一处幔檐,看上去像半个山洞。

“山洞”的前方是一幢雪屋,圆顶,一半石、一半雪地建成,前方是两扇同样圆形的对开木门,挂着铜灯,散发着经久不灭的幽幽光芒。

雪屋上方是岩石,上面挂下来一串串蓝绿色的树叶,正好垂在圆形的屋顶上,仿佛在发光。

圆形可爱的雪屋、铜灯、树叶,竟然营造出了一种童话般可爱的感觉。

他们所看到的光芒不仅来自于铜灯,更显眼的是屋前的篝火,明明无人,却一直这样燃着,同样经久不灭一般。

“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左腾同样注视着那边,轻声问许问。

他眼力很好,观察力也足够敏锐,第一时间就发现了篝火下方空无一物,竟然是没有柴火的!

“是油。”许问也注意到了,笃定地说道。

而且不是粗糙的原油,而是经过提炼的精炼油!

现在能应用原油的许问只知道有两方,一个是岳云罗那边,另一个就是血曼教了……

眼前看见的这个,很有可能就是在说明,他们确实没有找错地方。

这时,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人走了出来。

许问抬头,听见身后的左腾向后撤了一步,明显做出了提防的姿态。

那是一个老人,身材非常矮小,比连林林还要矮。他肤色黝黑,像是被炭烧过一样,许问很清楚,这是长期在这雪原之上,被过强的紫外线晒出来的。

他看上去非常老了,皱纹叠着皱纹,眼睛几乎被眼皮子挡住,但偶尔眼皮子掀动,瞬间就像是有寒光闪过,令人心中一凛。

这人……不简单啊!

许问心里这样想着,人已经迎了上去,很有礼貌地跟对方打招呼:“您好,请问您是住在这里……”

他话音未落,老人打量了他一眼,向他招了招手,转身向“山洞”里面走,明显是在示意他跟过去。

他知道我是谁?在这里等着我的?

许问心中一动,回头向左腾点点头,跟了上去。

左腾向前走了两步,但没有直接跟上,目送许问走了进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