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17 夜谈

匠心 沙包 2665 2021-09-07 00:44

类似怀恩渠这样的大型工程,涉及到的环节和部门非常多,这也是这么晚还有这么多人聚在这里的原因。

许问到这里不久,外面传来不小的动静,过了一会儿,蒲边丛和几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老人匆匆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们看上去非常狼狈,身上倒没怎么湿,但脸色非常苍白,头发和衣服都乱糟糟的——这还是在外面窸窸窣窣整理了半天的结果。

许问有点迷惑,那些人向皇帝磕头行礼,皇帝看他们脸色不好,命人送上热粥姜汤。

忙活了好一阵许问才知道,这些人是皇帝为了怀恩渠,特地下令从京城赶过来的工部户部等各部关键人员。

皇帝下定了决定要在逢春确定这件事情,但术业有专攻,他也需要一些可信任的专业人士的意见,所以就把他们从京城喊过来了。

这年头出差可不比许问的那个时候,他们坐着马车,一路颠得东倒西歪、用最快时间赶过来,真的受了大罪了。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另一个世界不想干了可以辞职,这个世界呢?

不遵皇令,可是得流放砍头的。

你就算把命送在路上,也必须得千里迢迢赶过来。

蒲边丛等人是坐在马上上赶过来的,但即使这样,他们的衣服上也有很多湿迹。

他们一边发着抖,一边捧着热茶喝,皇帝看到了就问:“路上也下着大雨?”

“也不是一直在下。”皇帝问话,蒲边丛连忙放下杯子,正坐回答,“时下时停的,但是确实,一路都有雨,几乎每天都在下。”

“唔。”皇帝应了一声,微微皱眉,许问也有点奇怪。

大周的疆域非常辽阔,绝不逊于现在的华夏。正常来说,雨云流动,应该是一地接一地地依次下雨,有规律的。

蒲边丛从京城到西漠,一路何止千里,这千里之地,全在雨云之中?

不过雨时下时停,表明雨云其实一直是在流动过程中的,感觉也还好。

皇帝没多纠结此事,等蒲边丛等人稍微缓和了一点,就命他们开始讨论正事。

蒲边丛见到许问,表情微微有些复杂,向他拱了拱手,没有多说。

许问知道两年之前,他来到逢春城又匆匆离开,背后其实是做了很多事的,只是上面有人把它压下来了而已。

各为其主,各有私心,此事也很正常。

许问心知肚明,但只做不知,回了个拱手,把这事带了过去。

虽然在逢春城的事情上有私心,但蒲边丛坐到工部侍郎的位置上,确实是有真本事的。

严格来说,怀恩渠工程虽大,但技术含量并不高,需要调用的人员以民夫为主,只需要人力,不太需要技术。

相对来说,这样的工程更关键的是路段的选择,挖掘河渠时人员怎么调动,会不会影响到下游,如果有的话,村庄城乡如何调整迁移之类。

许问他们把勘测考察回来的资料摆在桌上,他们选择了一条并不常见的道路,怀恩渠会穿过五峰山中间的独莲峰。

在他们的规划里,这座独莲峰预计要炸掉,直接开辟出一条河道来。

如果能成功,怀恩渠的路线会大大缩短,从西漠到外界的距离也会缩短不少,交通更便利了。

炸掉一整座山峰,这在蒲边丛他们心里简直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也是今晚讨论的第一项重点。

李晟这次也是跟他们一起出去的,亲身考察了独莲峰,对那里的各种情况非常了解,拿到了第一手资料。

他和同去的几个大师傅一致判定,这事确实可行。

——这是许问从班门宗地得到的片断怀恩渠方案里留存的部分,也是他犹豫之后,主动提议出来的。

当李晟等人仔细研究考察,同意这项提议时,许问闭了闭眼睛,睁开时已经平静如水。

这不算什么颠覆,毕竟早就在他预料之中了。

此时,李晟站在灯火之中,拿着一支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从容而言。

他仔细聆听蒲边丛等人提出的一个又一个疑问,耐心细致地加以解答,详细阐明其中原理以及自己的设计。

他胸有成竹,无论对面抛来什么样的问题都应对自如,专业性强得惊人。

蒲边丛一开始还因为他的身份有些异样的表情,但没过多久,这点异样就消失了,专心致志地跟他们讨论起了各种细节。

黑夜过去,天边渐渐露出一抹白晕。

仰年殿的灯火足足亮了一夜。

侍从流水阶地出入,光是泡得浓浓的酽茶,殿里就换了无数次。

许问李晟年轻力壮还好,皇帝和工部这些人要么病要么老,竟然也强撑了下来,一整夜精神奕奕,集中力极强,显然是早就习惯了这种工作强度的。

直到殿内灯光渐渐暗下来,殿外天光已经彻底通明,他们的讨论终于告了一个段落。

“看来怀恩渠主干道照此计划确实可行。”讨论完最后一段河道后,皇帝轻吐口气,做了个总结。

“唔,有了这个炸药,很多不可行事情,也变得可行了。”一名工部的大佬感慨道。

“威力确实巨大。”蒲边丛是亲眼见识过的,他回想了一下,点头肯定地说。

“这一处引流会波及五个村庄,人员往哪里迁移疏散还要再仔细考虑一下。”户部一个官员琢磨着说。相比技术问题,这种事情需要考虑的环节更加复杂。

“先到这里为止吧。你们把宗卷分一分,回去休息休息,起来再想一想,三天内写个折子给我。”皇帝命令道,“三天后我们启程回京,在此之前要将此事确定下来。许问留下。”

“是!”所有人齐声应和,开始收拾案上的东西。

殿内一阵忙乱之后,安静了下来。

此时天光大亮,岳云罗亲自起身,一盏盏关掉了点了一夜的煤油灯。

皇帝以手掩口,打了个呵欠,站起身来,向许问招了招手,走向殿外。

仰年殿是经过特殊设计的,人在里面感受不到风吹,同时又是宽敞通风的。

但再怎么通风也是室内,一屋子人在里面闭了一晚上,点了一夜的灯喝了一夜的茶,空气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走出来,两人不约而同地深呼吸了一下。

皇帝笑了一声,转过头来看许问,说:“走走。”

两人一起迈步,许问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岳云罗也跟出来了。

皇帝安静走了一会儿,没有看许问,突然问道:“你说,我给林林封个郡主怎么样?”

“啊?”许问心里想了一百个话题的可能,完全没想到他会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但是听上去,皇帝这语气……确实是认真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