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59 进士牌坊

匠心 沙包 3095 2021-12-11 07:27

连林林确实有些想法,但还没有想清楚。

接下来,他们去到了白临乡里面,还有些事情要做。

他们到一户人家里,买了香烛瓜果之类的祭品,然后又要了一把锄头。

那户的男人可能是看着觉得他俩眼生,多问了一句:“这是要祭谁呢?”

“郭安郭师傅。也不是祭,带了他的一些随身物品回来,准备给他立个衣冠冢。”许问解释。

那对中年夫妻露出惊讶的表情,齐齐问道:“他死了?!”

许问三言两语,匆匆介绍了一下情况。没说太多,只说他是病后治疗的过程中出现事故,去世了。

中年夫妻又异口同声地问:“他兄弟呢?”

能让人直接想起郭/平,可见他兄弟俩之前感情确实不错。

这样一来,郭/平的消失就显得更奇怪了,尤其现在他们还知道了,他在这里还有两个孩子……

许问摇摇头,说见到郭安的时候就只有他一个人。

这两夫妻听了也有些恻然,主动要跟他们一起去给郭安安坟,说知道郭家主坟在哪里。

郭家世世代代住在白临乡,祖坟在乡外的临松山上。

两夫妻领着许问他们往那边去,说要替郭安寻个好地方。

他们没问为什么尸骨未归只是衣冠,扶棺回乡对他们来说太奢侈了,能以衣冠寄灵,魂归故里已经算得上是大幸。

路上两夫妻问过许问跟郭安的关系,许问实话实说,跟郭安学了点东西,有半师之恩。

两夫妻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表示明白。

郭家祖传的木匠手艺,在当地本来就小有名气,郭家兄弟年轻时外出拜师,技艺精进,在当地名气很大,不然也不会被晋中王找去建仰天楼。

许问从他们嘴里知道了一些郭家兄弟年轻时候的事情。

他们年轻时,最出名的就是“木痴”,对木头以及木匠手艺,简直是入了迷一样的。

还不是一个,两个都是。

他俩父母过得早,兄弟俩相依为命,当时乡里乡亲的,经常要派人去他们家里看看。

没别的,就看看他们是不是太过沉迷,要把自己饿死了。

郭家兄弟是知道感恩的,有回村里考中了一个进士,要立个牌坊,两兄弟主动帮忙,建得非常漂亮。

“能领我们去看看吗?”许问感兴趣地问道。

“行,一会儿就要路过!”丈夫说道。

接着,他们就看见了那座牌坊,许问目光触及,微微扬眉,连林林对他何等熟悉,立刻发现了他的异样,不过不动声色,什么也没说。

这牌坊是砖木混合结构,方形的木柱上雕刻精美,描绘着白临乡一带的风景,用绘画表现了那位进士老爷勤奋苦学的情景,无论工艺还是艺术造诣,都非常出色。

它当然不如仰天楼那么宏大气派,独树一帜,但也确实精美秀致,别具风格。

“好漂亮!”连林林眼睛一亮,赞道。

“那是的,我们白临乡,也是有人才的!”两夫妻与有荣焉,高兴地说。

“大概是什么时候建的?”许问问道。

“有几年了,五六年吧?对,五年半快六年了!”丈夫确认了一下牌坊上的铭印,肯定地说。

“嗯。”许问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他们到了临松山,郭家不是什么大家族,祖坟没什么规模,但还算齐整,不是乱葬岗。

坟周围着几棵松树,让这里显得比较僻静,以前祭过的香火痕迹都被清理掉了,看着挺干净的。

两夫妻果然寻了个开阔的好地方,帮着一起挖坟。

挖完下葬,丈夫絮絮叨叨地跟郭安说话,让妻子在旁边收拾,听得出来,话里还是有点真感情的。

许问在旁边听着,都是些寻常事,鸡毛蒜皮,邻里邻居。

郭家兄弟从小生活在这里,事情确实太多了。

两夫妻没留太久,留了一会儿就走了,剩下许问和连林林两人。

左腾又不知道跑哪去了,不过也没关系,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在附近。

“有什么不对劲的吗?那个牌坊?”连林林悄悄地问他。

“风格差别非常大,我怀疑,主要的设计者不是他们。”许问言简意赅地说。

“那是谁?那他们为什么完全没提?”连林林有些惊讶。

“之前那两个孩子,你觉得多少岁数?”许问问她。

“三到四岁吧。”

“双胞胎一般比实际岁数看着更小一点,牌坊风格也比郭家兄弟的原始风格更细腻。所以我怀疑,这牌坊是景晴设计的,至少是占了相当一部分。她跟郭.平,也是因为这件事结缘,两人在了一起。”

连林林回想着那座牌坊,微微睁大了眼睛:“你是说,她有这样一手本事,但乡里没一个人知道?”

“不知道,不关心,无非也就是这样。对于他们乡里人来说,这就是个外面嫁进来的寡妇,说不定还要说她命硬克人。”这种事情,许问真的见得多了。

“因缘巧合,郭/平知道了这件事,两人在了一起……或者说,短暂的时间里在了一起。”许问道。

连林林看着前方,仿佛正在想像当时的情景。

许问也在想。

说起来,这件事情也许有些浪漫,但结果并没有那么浪漫。

按时间来算的话,建好白临乡牌坊之后,郭家兄弟就去了吴安建仰天楼。

也许对他来说,那只是一段时间的情缘,是两个成年甚至中年男女的相互沟通与慰藉。

他可能自己也没想到,年纪已然不轻的景晴竟然怀了孕,甚至咬着牙把这对孩子生了下来。

龙凤胎,确实继承了郭家的双胞胎基因,放在普通人家里值得几代人一起庆祝,但对于景晴来说,是挂鞋游街,是苦难的开始。

她没给这两个孩子取名字,也没告诉他们自己的名字,任由那两个有点耻辱的名字变成了孩子们和自己的代称。

但是,她把自己的所学教给了他们,没打没骂,让两个孩子露出那样的依恋表情……

也在某个程度上尽到了母亲的职责。

“接下来我们要把目标重点放到这位景娘子身上。”许问轻声对连林林说。

“你的意思是……她很可能知道郭.平在哪里?”连林林清楚地记得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对。虽然她表现得好像不知道一样,但还是被一样东西透露了。”

“什么?”

“是那两套工具。它经过了一些做旧处理,但还是能看出打造的时间。它非常新,制成不到一个月。”

.“一个月……那是在郭.平把郭安送到降神谷,接着离开之后!”

“对,就是他在消失之前。”

“打刀是要时间的,这样说起来的话,郭.平是什么时候知道自己有这两个孩子的?如果他早就知道了,但还是不管,那不是看着景娘子被欺负吗?”

“不好说他是怎么时候知道的,但他打了刀,肯定就是知道了。别的工具还好,钟意刀……不是本人详解情况,就算是对着刀,也很难照着打一把。”

“也就是说,他是真的知道有孩子的存在,还离开了的……”

“是。”

“他为什么走呢?有什么东西,比自己的兄弟、情人、孩子……更重要的呢?”

连林林坐在松下,看着林风穿过松针与丛丛石碑,带着浓浓的湿气,远扬而去。

她轻声问道,而这些,也正是许问想问的。

不过,这里是郭.平离开前最后出现的地方,景晴又表现得如此特殊。如果有一个人知道郭.平消失后去哪儿了,那只有可能是她。

不过,她摆明了一副不想说的样子,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开口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