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56 相似

匠心 沙包 2679 2021-09-07 00:44

之前观察时间很短,不可能面面俱到,必须在短暂的时间里分清楚主次。

刚一开始,许问用很短的时间思考了一下,到底哪边是主哪边是次,要把重点放在哪里。

最后,他百分之七十的注意力与记忆力都放在了亭厅的主体上,只留了百分之三十的心思去关注旁边附属的庭园。

这不代表庭园不重要,但亭厅模型更多的是技术向的,代表的是工作的完成度。旁边的庭园,是整个模型的“风格渲染”,是模型的灵魂所在。

现在这是在考试,完成度相当于是基础分,是必须要拿到手上的分数。风格渲染是附加分,是拉开与其他考生距离的机会。

许问从小考到大,这些对他来说算是基本常识了。

现在他要做的是附加分的部分,这个分数应该怎么拿到呢……

许问把模型摆在中央,拿着其他材料搭了个框架雏形,开始思考。

这个建筑模型是典型的江南建筑风格。

江南建筑非常特殊。

它融屋于景,讲究的是人在景中。

富人自不必说,会精心规划一块地方建一个园子出来,将屋子融在园子里,移步便是景,视野之内全部意趣盎然。

穷人没那么大地方,园子是别想了,但江南水多,他们也往往会把房子依水而建,取一段河、植一株柳、放一块湖石,这样就算身在劳碌奔波中,也能稍许休憩,换一番心情。

当然,这也是因为江南路本身就比较富庶,相比其他很多地方,就算穷也有限。

真正衣食无着,是很难有这样的心情改善精神生活的。

他们用来复制的这座模型,主体部分是一座形似花厅的亭子。亭子位于半片湖上,庭前有松,亭后有木道与水面相接,走在木道上,弯腰就能摘取旁边的莲叶,抬头就能碰到湖畔的芦花。

湖畔有石,石边有兰有柳,错落有致,互相之间不仅不会遮挡,反而会互相映衬。

亭厅非常宽敞,一共八面窗户,从不同的窗户里看出去,可以看到不同的景致,宛如八幅悬于壁上、会随四时而变的活画。

说起来,这种设计,跟四时堂有些相似啊……

想到四时堂,许问心里突然一动,某个鲜明的画面浮现在他脑海中。

更早以前,他对江南式建筑――所有建筑都没有概念,从四时堂窗口看出来的那一幕给他带来了第一次冲击。

那种仿佛定格,又仿佛流动着无尽生命力的强烈美感,他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而在他脑海中留下印象的那座四时堂,与他刻在记忆里的这个庭园一角的模型有了些相似之处。

四时堂精致,这座亭厅疏阔,风格自然不同。而除此之外,四时堂仿佛另外有些什么东西,让许问觉得比这座精美的模型更多了一些光彩,他有点感觉,但一时间难以形容。

但是明明那个园子破破烂烂,好像随时都会倒塌一样,论光鲜亮丽,连眼前这个模型都比不上。

但是……

考官身边的铜漏壶还在滴滴答答地落水,时间正在缓慢却不容置疑地离去,许问的每一分思考都代表着一段时间的错过。

但他依旧没动。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轻举妄动,必须要想清楚才能行事。

周围的考生都在忙忙碌碌,跟他进度差不多的很快超了过去,后面的渐渐赶上,他却一直没动,仿佛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动了。

他重新摆布了原本准备好的那些元素,开始对它们进行精雕细琢、重新上色。

粗糙的构形在凉亭周围逐渐变得细致而清晰,梅、兰、竹、菊等各种元素分布在建筑四周,装点出各种不同的色彩。

许问的视线落在这座模型上,却又不完全在上面,更多的思绪从遥远的地方纷至沓来,具现成为全新的形状,落在他的眼前。

一石一柳,一花一草,每一个元素仿佛都自有意义,存在或者不存在,都应该在它所在的地方。

而这,跟他之前接触到的木质肌理,以及他记忆中在静林寺得到的感受完美融合了起来。

他仿佛听到了水的声音,闻到了风的气息。

全新的庭园在凉亭的旁边被搭建了起来,依旧有湖,湖上依旧有莲,湖边依旧有山有石,但又有更多的东西,跟模型打造的模样不一样了,有了更多的变化。

铜漏壶滴答滴答,考官们在他们身边走来走去,目光偶尔会落到许问以及他手中的作品上。

孙博然和副考官又来了一次,正常的巡场。

孙博然同样留心多看了看许问,但并没有在他身上做太多停留,只是看了看他手上做到一半的东西,又回头去看了看原本的模型,眉头深锁,仿佛不太高兴。

不过考生处于考试过程中,他是不能做任何表示的,所以最后他只是狠狠瞪了许问一眼,再一次地拂袖而去。

今天依旧是个晴天,仲秋的太阳没那么酷烈了,反而把周围的空气晒得暖融融的, 让人感觉到一阵惬意。

但工坊里的这些学徒却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他们个个汗流浃背,有讲究的贴身的汗衫早就换了两次,没那个条件的只能让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穿到发馊。

整个工坊里弥漫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但无论学徒还是考官都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一点也不觉得难受。

中午他们各自拿出馒头干饼,就着凉水匆匆吃了几口,当作午饭。

离考试结束只剩半天,到了这时候,考生们的进度差别已经拉得非常明显了。

进度最慢的连核心模型都还没搭起来――那几个年轻人不是不想搭,他们的零件已经做完了,但到了最后拼零件搭架子的这会儿,房子一搭就塌,完全立不起来。

这就是一开始就没摸清楚房屋的结构,从头开始就弄错了。

他们急得简直要哭了,饭都没心思吃,挠首抓耳,拼命琢磨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要怎么改。

但先不说时间有限,这本身就是他们能力之外的事情,基本上已经注定被淘汰了。

中等程度的一批房子是盖起来了,但也仅止于此,完成度明显非常低,有的连窗上的木雕都没有做,就随便用刻刀划了几条线,权做代表。

不过这批考生倒是比较从容,显然他们打算利用最后半天的时间来进行进一步的完善。

中等程度的考生还有另外一种。

他们在核心建筑这一项上的完成度还是比较高的,但到现在都还在修光打磨精细加工,还没开始制作四周的庭园。很有可能,他们会放弃这一项。

除此之外,还有相当一批考生展示出了明显不一样的水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