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86 国法家规

匠心 沙包 2603 2021-09-07 00:44

除了徐西怀,月龄队这些人一开始对逢春人其实并没有什么感情。

可能有些同情,但也就是这样了。

这个世界没法过日子的人太多了,逢春人是很惨,但也就是这些人中间的一部分,见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但也正是因为有徐西怀,他们跟逢春人产生联系,帮着他们琢磨半窑,盖了临时居所。

很多时候,相互之间的感情,其实就是在这样的付出与帮助之间联系起来的。

不知不觉间,他们也把逢春人当成了自己人,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一开始听说他们给对方建的半窑被砸了,每个人都怒了,有人噌地一下站了起来,气愤地说:“谁干的!”

许问按了按手掌,那人立刻老实坐了下去,但还是盯着许问看。

许问继续往后讲,讲到那群南粤工匠以及他们去砸窑的原因时,所有人都沉默了。

“那还是做得不对啊……”刚才那人琢磨了一会儿,小声说。

“确实。这是错事,而且是大错。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犯什么样的错,应该受什么样的刑罚,没有为了一己私欲或者便利,任意处罚的道理。”许问认真地说。

所有人都没有回答,沉默着不说话。

没有吗?

他们在心里想着。

国法是什么?家规又是什么?

他们心里其实并没有什么概念。

工匠是社会底层,在来西漠之前,他们大部分都是学徒。

学徒是师傅的私人所有物,没有人权可言,待遇如何全看师父的脾性。

工匠没文化,半服务半技术行业,在外面经常受歧视,脾气好的能有几个?

有火气经常发在徒弟身上,徒弟只能受着。

而当他们年长一点,开始跟着师父到人家家里干活,算是从家里到了社会,看见的经历的事情又不一样。

起初,在他们的概念里,是没有平等、法规这样的词的。

但现在听许问说起来,无人反驳,大家还有了一些理所应当的感觉。

很多东西都在潜移默化中变化了啊……

“许哥说得对。”徐西怀首先说。他是逢春人,天然就有亲疏之分,但他亲眼看见了那群南粤工匠被押解过来将要处置的现场,他感到了震撼。从那一瞬间开始,他的想法就变了,现在也第一个站出来支持许问。

其他人也默默点头,许问看着他们的表情,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骄傲。

相比教给他们知识,给他们带来这样的变化仿佛更让他满足。

“之前阎大人跟我说了一件事情,就是我们一路上接受训练,到这里来的真正目的。”

许问没再就这件事发挥,而是接着正事继续讲了下去。

行宫,行宫的主官,也就是这项工程的核心负责人、总工程师。

他要在七天之内做好准备,带着那三十八个南粤工匠,去竞争这个位置。

时间很紧,人很陌生,工作任务很重,许问的压力很大。

他非常坦然地就说了,希望月龄队这些人有空的话,能来帮一下他的忙。

具体帮什么他会详细具体地列出计划,跟每个人说清楚。

他没提报酬,也没提感谢,只是这样简简单单提出了要求。

月龄队不是来玩的,而是来服役的,自己也都有自己的任务要做,也不轻松。

但听见许问这番话之后,每个人都非常舒心地笑了起来。

“怎么样,我就说吧,十四哥不会跟我们见外的。你就是小人之心!”江望枫得意地看着方觉明说。

“是我的错。”方觉明不好意思地挠挠长长了不少的头发,“我们先前就猜你会不会找我们帮忙,我说不会,江望枫说十四哥又不是我,肯定不会跟我们客气……是我错了。”

他们先前听到了一些风声,只是不知道细节而已,许问回来之前他们还在争这个事呢。

江望枫得意洋洋地笑,方觉明也在笑,许问看着他们,突然想起了刚上路的时候。

那时候,方觉明因为某些原因特别看不惯江望枫,到现在,可也是完全不同了……

“不过这群南粤人有一点非常特别,我想我们可以利用起来。”许问说。

接着,他非常详细地把驼子的情况介绍了一遍。

大家都在惊讶竟然有这样的人的时候,方觉明灵机一动,意识到了许问的想法。

“你是说用全分法……”他一边说,一边开始琢磨全分法具体实施的话,应该怎么做。

“对,就是全分法。”许问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能联想到,意外地道,“把它进一步简化……”

他开始仔细跟大伙儿说起自己的想法来了,窑里的人都聚拢了过来,听得非常认真。

现在竞争的具体项目细节还没有确定,但大致也能猜测得到。

许问还是采取他惯用的方式,一二三四五,一条条一列列,清楚分明,富于逻辑。

月龄队非常适应这样的方式,听得心明眼亮。

夜色渐深,窑中灯火摇曳,把他们的影子投在墙上,渐渐融为一个整体。

最后,灯火终于熄灭,他们回到各自的铺位上,脑子里还想着刚才许问说的话,三五成群地凑到一起小声讨论。

许问听着周围嗡嗡的声音,心里充斥着某种不知名的情绪,微笑不知不觉泛了起来。

他没有再参与讨论,只提醒大家早点休息,自己则闭上了眼睛。

片刻的杂乱之后,许宅的影子突然在他眼前变得清晰分明。

他位于高空,许宅位于他下方,每一道檐、每一个脊角、每一处雕花都扑面而来,震撼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这真是一座奇妙的宅子,纵然如此破败,每次去看,还是会带给他一种全新的感受。

许问忍不住又被吸引了进去,凝视着它看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落下,站到了园子里。

话虽那样说,但他现在还不能休息。

这次竞选除了集体项目,还有单人项目。

就西漠的情况来看,单人项目可想而知会以土泥砖石为主。

许问现在最擅长的方向是木工,砖石等只算初学,理论知识丰富,但上手实践的机会不多。

好在他还有许宅,有足够的时间去做一些事情……

“喵~”球球在他脚边蹭蹭,抬头看他,金色的眼睛闪着光芒。

许问弯腰把它抱起,托到肩膀上,走到假山后面的储藏间,检查起里面储存的石料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