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65 工人阶级有力量

匠心 沙包 2542 2021-09-07 00:44

高小树站在了扬天技工学校门口。

高小树今年十六岁,上学比较晚,初中刚毕业不久。

他不久前考完了中考,成绩稀烂,离重点高中足足差了两百分,连普高都很危险。

父母一琢磨也不打算找门路继续让他上高中了,直接把他送来了技工学校,学点实实在在的手艺,到时候能混口饭吃。

高小树没什么感觉,就是觉得有点丢人。

他初中不错,同班同学大部分都上了高中,将来是奔着大学去的。

只有他上了个破技校,到时候就是个普通工人,明显矮人家一头。

“工人怎么了,工人了不起!”高爷爷听见他的抱怨,非常不满,重重把手里把玩的核桃砸在了桌子上,接着又一阵心疼,去看核桃和桌子有没有坏。

发现两边都没事之后,他指着高小树开始骂,“你爷爷我就是和你奶奶两个双职工工人,把你爸给养大娶了你妈!没有工人就没有你,不能忘本!工农阶级工农阶级,工人还排在农民前面,了不起很!”

“农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高小树很小声地嘀咕,不敢让他爷爷听见。

不过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结果还是被送来了这里。

扬天技工学校,江南一带很出名的技校,里面有十多个专业,高小树报的是木工。

万园市有着悠久的传统技艺传承,木刻以及木制建筑是当地一绝,高小树家里人研究了一番,觉得学这个未来比较好找工作,就给他报了。

直到现在站在扬天门口,高小树还是一脸懵然。

对于他来说,木工就是桌子板凳衣柜之类,装修的时候请人来家里打的。学这个的意思是,回头人家打家具,他也给上门去?

门口有个门房,高小树犹豫了一下,走了过去,准备问问在哪里报道。

刚到门房附近,高小树就听见里面传来对话声,那人似乎是跟人约了一起过来的,正在问同伴有没有到。

高小树听了两句,发现那人问的正是他的这个班――木工二班。

是同学?

不过听上去声音有点老的样子……

那人问过了同伴还没到,走了出来,高小树连忙让到一边。

他抬眼一看,那人大概二十多岁,比他高一个头,长得有点帅,还有点说不出的味道,高小楼形容不出来,但看着挺舒服的。

那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表情有些讶异。

这个年纪,不会是老师吧……高小树壮着胆子上去打招呼,问道:“老师好,我是木工二班的新生,我叫高小树。”

“……我不是老师,我也是来上学的。”对方表情古怪,停顿了一下才回答。

“啊?”高小树震惊了。

“你这个年纪……是初中毕业考的技校?”对方一下就猜到了。

“嗯哪,原来不止是升学的啊……”高小树突然莫名有点紧张。

这时,高小树听见后面传来车声,回头一看,一辆大巴车刚刚停下来,车门一开,哗啦啦走下来二十多个人,年纪不等,但最小的也有二十多岁,年长的看上去至少五十了。

“许先生!”那些人下车就往这边看,接着声音很洪亮地叫道,一群人瞬间拥了过来,围在他旁边那人身边,把高小树给挤到一边去了。

“你们小心点。”那人轻轻拉了一下高小树,责备道,“还有小同学在这里呢?”

同学?

高小树只觉得自己被一只手稳稳扶住,那手稳定而温暖,很让人安心。同时他的心里又有点迷茫。

同学?

难道这些人也都是……

这么大年纪了,还要从头学当木工?

他们混得一定很不好吧……

他突然有点同情。

“先进去吧。”高小树最先见到的那个人在这些人里算是很年轻的,但很能说得上话的样子。

他一声令下,所有人一起往里走。

“你叫高小树是吧,我叫许问。我们都是来报名学习木工,考初级技师证的。这个班主要面对社会招生,考取资格证件,你怎么会到这里来报名?”

许问声音缓和,说话有条有理,高小树很快不那么紧张了,迷茫地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妈给我报的。我走错地方了吗?”

“你打个电话问下?”

高小树迅速打了电话,没一会儿就确定是这里没错。扬天技校有个财务是他妈的老朋友,保证孩子在这里一定能学到东西,他妈就把他给送来了。

“能学到东西……这个打算也不错。那就好好学吧。”许问笑着拍拍他的肩膀。

“……但学这个有什么用?到时候去人家家给人打家具吗?”可能是因为许问太和气,高小树不知不觉就说出了心里话。

“这确实也是条路子。”许问笑了一声,逗着他说,“这又有什么不好的?现在师傅上门,谁家不得客客气气的?”

“那是怕被忽悠!”高小树表示自己心明眼亮绝不会被糊弄,“其实心里还不是没把他们当回事,觉得他们没文化就是个工人?”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许问还没有说话,旁边人堆里有人不满地哼哼了。

高小树吓得马上闭嘴,偷偷看了一眼,是个三十多岁的成年男性,比他高了近一个头,汗衫下面隐约可以看见雄壮的肌肉。

他不敢说话了,又偷偷看了一眼自己的胳膊,有点羡慕。

他从小就很瘦小,白斩鸡都比他多二两肉,他做梦都想变成肌肉男。

“陆小三你干啥呢,人家是怎么看咱们的,还用得着你来自欺欺人吗?”另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斥责那个肌肉男。

“阿猫叔我当然知道,但还是听着不爽嘛……”肌肉男迅速怂了下去,怏怏地说。

阿猫叔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张了半天嘴,只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高小树有点后悔,他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他犹豫了一会儿,爷爷一直挂在嘴边的话这时突然也从他的嘴里蹦了出去。

“咱们工人有力量,工人阶级了不起!”

所有人都是一愣,接着一起笑了起来。

笑声缓和了气氛,高小树松了口气,跟着一起傻笑。

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高小树从这笑声里听出了一丝苦涩,而与此同时,在他的心里,也对自己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