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56 石工卷

匠心 沙包 3438 2021-09-07 00:44

许宅幽静安稳,仿若拥有无限的时间,许问的注意力极为集中,一件件木器在他手中修复,不知不觉,就将四时堂里将近三分之一的木器转移到了春堂之中。

中途许问又去琢磨了一下春堂牌匾上剩下的小半个字,准确地说只有两个笔画。他寻思了很久还是没想出来这个字应该是什么,只好继续叫着这个残缺不全的名字。

春堂地方不够,放到这个程度,整个房间就已经全部被塞满了。

许问有点发愁。

四时堂地方是挺大,还有二层,但里面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以前能装下这么多东西,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塞得很满,一件贴一件,还有不少叠着放塞在里面放,完全不把东西当东西。

现在修好了,腾出来,空间自然而然地变小,地方就不够用了。

现在四时堂里三分之一的木器被腾到春堂,按理说应该腾出点地方了,但转头一看,四时堂还是被塞得满满当当,还多了一个同样满的春堂。

接下来该把东西发在哪里呢?

许问绕着许宅转了一圈,地方是有,旧房子也是有,但是基本上都是只见其墙不见其顶,破烂得要命,根本没法用来放东西。

要修啊……

他最后做出结论。

不能再只图省事,只修那些小件了,房屋的维修,也必须提上日程。

不过修房子不比修器物,是件真正的大事,要考虑的事情非常多。

首先,在另一个世界,他即将接下修建一座新城这样大型的工作,虽然两边的时间不共通,但他的精神应付得过来吗?

其次,许宅现在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上次他让陆远进来,确认了他能够看到前院,但四时堂呢?四时堂里的东西呢?

这些地方对外是个什么情况,都还得一一验证。

而且,修这样一座房子,就算不提保密等事情,也不是普通的施工队伍能完成的。

得由他来主持,再加上一支足够资质、足够让人信任的团队……

许问坐在院子里想了很久,最后他把目光移向那片池塘。

红莲依然如火,令人触目惊心的凋零没有继续,但也没有缓解,芭蕉叶上的焦痕同样如是。

鱼游池中,迟缓而沉默,球球又来看它没力气爬动的乌龟小伙伴了。

许宅的确出了状况,至今没有缓解。

许问凝望它良久,走出大门,提起电话,拨了出去。

“许先生!”

陆立海接到许问电话的时候非常兴奋,叫得也很尊敬。

“……你现在在哪里?”许问正要说话,突然在陆立海的背景音里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忍不住问了一句。

“文传会,就在您家附近吧?”陆立海如实以告。

穿梭两个世界之间,在这边似乎只有几天,在那边已经过了好几个月,许问的记忆稍微有些模糊。

他被提醒了才想起来,他上次把宗正卷提去给了文传会,但这个东西不是送过去就完事了的。

按照文传会一贯的规矩,还要登录来历、记录历史之类,于是他们联系了班门,陆立海把儿子陆远派去负责这件事了。

他身为班门的总负责人,要监管遁世博物馆的施工、要联系班门五岛通水通电的事情、要研究怎么给施工队申请更高的资质……事情太多了。

他在忙的这些事情之前跟许问说过,许问有点印象,不过为什么这么忙还要去文传会?难道宗正卷的事情有什么变故?

“没有没有,就是我们一寻思,把宗正卷其他卷也搬过来了,正在跟文传会合计怎么辨正的事。”

“其他卷?”

“对,石工啊泥瓦啊之类,咱们宗正卷一共十卷。现在正在辨的是石工卷。”

“我能去看看吗?”

“当然。您该不会对石工也跟木工一样精通吧?”

“还在学习阶段。”

“哎,?咱们这石工卷……算了,不说了,您来了就知道了。”

石工和木工虽然不是一类,但都是传统建筑必需的项目,许问的木工已经大成,去学下石工也不奇怪。陆立海很容易就接受了,但他的话里似乎还有些别的意思,许问没有多想,直接步行去了文传会。

他们都在文传会后面那幢房子里,百里启和马玉山都在,好几台电脑的线拖了一地,嗡嗡嗡地响着,屏幕的光芒闪烁不定。

许问首先看见的是陆存高,他戴着眼镜,穿着一身休闲装,正凑在百里启的电脑旁边,一边看着屏幕上的东西,一边拿着一份文件跟他对照。

他这个样子完全看不出是一个老木匠,倒有点像个老教授了。

“许先生!”许问转头,看见陆立海和陆远一起迎了出来,旁边跟着的另外一个人就有点让许问没想到了。

荣显!

他背着双肩包,蹬着运动鞋,还反戴着一顶帽子,就像个最普通的高中生,在周围这环境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不过,他仿佛对这一切很有兴趣,一直东张西望,看见许问,还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招呼道:“许大哥!”

从这个世界到那个世界,许问被叫哥的时候真的很多,但大部分情况下对方的年纪其实都比他大,甚至大很多。现在看到一个真正的少年人,他觉得有点新奇,又有点有趣。

这也是因为传统工匠的确是一个很吃经验的职业。手工制作的手感,往往需要用千百次的不断重复换来的。

偶尔也会有天才出现,但少年天才,才华主要集中在审美、设计、创造等方面,具体到手工应用里,也仍然需要不断的反复、不断的练习。

就像他许问,如果没有许宅特殊的时间状况,作为重复练习的倚仗,他能进步得这么快吗?

这是他见到的年轻人少、比他更年轻的人更少的最重要的原因。

“想什么呢?”许问有些出神,没有第一时间回应,陆立海和陆远见惯了这种情况,马上闭嘴不去打扰。荣显却没有这种意识,笑嘻嘻地问道,“这么长时间不见,想我不?”

“你们好。”许问立刻回神,先跟陆家父子打了声招呼,这才笑着回应荣显,实话实说,“太忙了,没空想。”

“你这个人!”荣显正准备接着他的话继续跟他油嘴滑舌的,没想到话没出口就被堵了回去,气急败坏地道,“太没情趣了,你一定娶不到老婆!”

“那你也不是他老婆啊。”说到实话实说,那简直是陆远的专业范畴。

“你!”荣显快被气死了。

“哈哈哈哈。”陆立海在旁边笑,并不紧张,看得出来这段时间跟这个小老板关系已经很好了。

这种时候靠谱解释的还是陆立海。

这段时间他工作最主要的重心还是遁世博物馆。在他朴素的想法里,接了活就一定要做好,这是最基本的。

所以他大部分时间都在那边,今天也是先过去了那边,然后才因为宗正卷的事情再跑过来的。

上次班门当着荣显的面跟九鼎对上,那之后荣显就常往遁世的工地跑,一呆就是挺长时间,还老问陆立海许问的事情。

陆立海知道许问很忙,怕他给许问添乱子,回回都搪塞过去了。结果今天荣显恰好又在,听见了电话,陆立海又一个没忍住给他炫耀了上次许问辨正宗正卷的事情。

荣显听得两眼放光,死活要跟着一起来,没许问也要来。

结果没想到,许问自己送上门了。

“你今天也是要那个啥……辨正的吗?快快快,让我看看!”荣显脾气其实挺好的,鼓了一会儿腮帮子就消气了,兴致勃勃地把许问往一边拉。

那边摆着同样的几个髹漆箱子,正是班门专门用来盛放宗正卷的。

“许先生……”陆远“知道”许问对石工卷只是在初学阶段,这阶段肯定没办法辨正。他怕荣显误会,急着想解释。

结果许问皱起了眉,略有些不满地轻斥道:“什么叫那个啥辨正?你要么直接用班门的说法辨正,要么换更现代的说法解析之类,这样轻慢,不太合适。”

“对对对,我的我的。”荣显连忙道歉,“辨正辨正,我记住了。”

这小孩倒的确没什么纨绔脾气……

许问一边想,一边走到百里启他们身边。他没有马上去看摆在地上的宗正卷,而是问道:“情况怎么样?”

上次合作过后,许问对百里启他们这套体系的优缺点都已经有了充分的了解。

总地来说就是少了点灵活创新性,但严谨、吸收、归纳等方面远超人类,是典型的AI和人类的差别。

“挺难的。”马玉山摇头,有点发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