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108 无异

匠心 沙包 2831 2021-12-11 07:27

“小许,你在那里发什么呆?进来呀。”

隔着一道窗,连林林笑着向许问招手,她手里托着一个小碟子,腾起的热气氤氲了她的脸庞,让她的笑容显得更加柔和温暖。

在她看来我是发呆?她看不见荆承?

许问心里的念头一闪而逝,他推门走了进去,连林林笑眯眯地把手里的小碟子递给他,说道:“来尝尝看,这是阿爹刚刚教我的,跟我平时的做法不太一样……”

她直接把碟子递到了许问嘴边,许问依言尝了一下,微微辛辣的味道刺激得他头脑一清。

“喜欢吗?”连林林问道。

“有点辣,但感觉可以接受。”许问回答。

“你觉得可以吗?”连林林若有所思地看着手道,“我觉得有点辣,看来你的口味比我还是要重一些……”

她忙碌着,去思考以后做菜调味的方向了。

许问走进来,被热气一冲,才意识到,虽然这个园子做了特殊设计,天然自带一股暖意,但始终还是有点冷的,而真正进入这里,才让人感受到打从心底发出的温暖,让人忍不住就长舒一口气。

他含笑看着连林林忙碌的动作,心中却不期然想起了不久前荆承问的那句话。

“假如当初,你真的得到了那个拥抱,得到了父母的爱,你还会像这样,视他们为唯一吗?”

但是随即,他就把这个念头挥去了。

那个拥抱是假的,事实就是,他的整个成长过程中,并没有享受到母爱,父爱也没有,所以他才会长期封闭自己的内心与需求,直到来到另一个世界,遇到连家父女,才第一次感受到了亲情与爱情的滋味……

毫无疑问,对他来说,这就是最重要的人;保护他们,就是他最重要的事情。

这点,不可能变化,永远也不可能。

许问凝视连林林,心里这样想着,突然听见身边传来连天青的声音:“你在想什么?”

紧接着,连天青又问道,“刚才进来之前,你看到了什么?”

许问的心微微悬了一下,但想了想,还是诚实回答了:“我看见了荆承……还有我的母亲。”

连林林猛地抬头看他。

一直以来,许问跟她可以说是无话不谈,很多小时候私密的事情都在闲聊的时候开玩笑一样说了出来,但从来,他都很少提到自己的父亲母亲,如果不是偶尔还是会提到,连林林几乎会以为他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她放下手里的东西,走过来握住了许问的手,却没有说话。

许问抬起头,与连天青对视,接着深吸口气,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跟他们说了一遍。

包括之前爬山的时候看见的那两段过去,以及来到厨房窗外时的补充。

连林林紧紧盯着他,听着他的话。

之前爬山时许问有些异样,其他人可能没太看出来,只以为他累了,但连林林对他是何等的熟悉,当时就察觉了他的不对劲。

只是当时人太多,许问明显不想对外人说,所以她也就没有问。

现在听许问说起来,她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知道了许问的过去。

她的手比之前握得更紧,像是要把自己的力量传递给他。

许问感受到了,向她笑了一笑,回以紧握。

然后,许问说到了荆承的出现,以及最关键的、荆承所说的那句话。

周围安静了下来,连天青和连林林都看着他,都没有说话。

过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连天青也吐出一口气,没对那句话做出任何评价,只平静问道:“然后呢,他还说了什么?”

“没了,就是让我多看看想想。”许问如实回答。

“嗯,那你就多看看,多想想吧。”连天青恢复了正常,淡淡地点了点头。

就这?

许问愣住了,连林林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突然也笑了起来,重新恢复了灵动,问道:“你是在这里帮忙,还是休息休息等开饭?”

言笑莞莞,与平常丝毫无异。

许问眨了眨眼睛,很想问她,荆承问的这个问题,难道你一点也不在乎吗?

但不知为何,他没有回,甚至也没像他平常会做的那样留下来帮忙,而是说道:“我想出去走走。”

“那就去吧。”连林林非常痛快地说,笑着把他推了出去。

这反应确实出乎许问意料,他站在门外,看见里面连家父女平常的说笑对话,闻着里面传出来的家常气息,缓缓地走开了。

走出几步,连林林好像想起什么来了一样,走出来扶着门对他喊:“随便转转,早点回来,别误了饭点!”

许问应了一声,回头看过去的时候,连林林已经回去厨房了。

许问心中难得的迷茫,他慢慢地向外走,想着荆承的突然出现与突然消失。

到现在,他当然知道了,荆承的出现与消失都是有意义的,甚至他这个人的存在,仿佛也有一些别的什么寓意。

所以,他刚才那番话,除了带给许问的冲击以外,应该还包含了其他的一些寓意,值得细细深思。

许问踏上一座木桥,站在桥上,俯视下方的潺潺流水。

这山上极寒,外面偌大一个冰湖就全部冻住了,里面这小溪理论上来说也不可能这么活泼。

但这里住着的顶级工匠不知道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不仅园子里暖意自生,这溪水也如初春时节一样,夹着些许冰块冰棱,活泼泼地向下流着。冰块在可见底的清澈水流中撞击,叮叮当当,如同乐曲。

水里有鱼,不是江南常见的那种,而是一种小白鱼,鳞片反射着银光,看上去就很耐寒的样子。

即使是天工或者准天工,也没办法在这种地方改变生态。

工匠能够造物,在这方面,天工与普通工匠有什么不同?

只是手艺更加高超、所造之物更加精妙吗?

天工的天字,究竟是什么意思?

许问一边走,一边想着,思绪浮浮沉沉,始终落不下来。

走了半天,他没完全理清自己的思绪,但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山上物资确实不够丰富,所以这里的很多东西都是仿出来的,只是仿得惟妙惟肖,看上去跟真的一样而已。

譬如这片竹篱围起来的花圃,看上去生机盎然,精心搭配的色彩与花形既充满野趣,又内含一套自己的逻辑,许问在现代看见的最好的花境,与之相比也有所不如。

但只要你仔细看就会发现,这竹篱以及鲜花,其实全是假的,全是仿制出来的。

就像之前在墙外看见的那枝杏花一样,以假乱真,跟真的几乎没什么差别。

当然,确实还是有差别的,假是始终是假的,没有生命。

生命、感情、自然、万物……

不知不觉中,许问走到了园子的另一头,那里有一座小悬崖,做成了平台形状。

站在崖上,隔着一片空谷,可以看见正对面的冰湖,以及湖后的那座山。

许问眯起眼睛,山上隐隐约约有些人影,然后,他看见那座山好像动了一下,仿佛向上拔了一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