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42 伤

匠心 沙包 2765 2021-09-07 00:44

“嘶――”许问轻吸一口凉气,紧紧皱起了眉。

“忍着。”武七娘抬头看他一眼,再次低下头去。

方才婢女捧着药上前,被武七娘直接接了过去,亲手给许问敷。

她手下很稳,动作很轻,但许问的伤实在太多太密集了,还是不可避免地会触到。

之前他只觉得全身都在疼,直到现在,他才能静得下来体会自身的情况。

一只眼睛肿得睁不开了,只能靠另一只眼睛看东西。这情况看来一时半会不能缓解,他只能顶着这双眼睛去参加考试。

眼睛对工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他用那只完好的眼睛看了看周围,努力适应着有些狭窄和模糊的视野。

四肢都在疼,那是之前打架的时候被打到或者撞到的。这倒不是很成问题,忍一忍,估计半天就能缓解。

手掌到小臂是受伤最多的地方。有的是打到对手或者其他地方的裂伤,有的是格挡对方攻击时被打到的,不少伤口都外翻了。

这些伤口遍及手指、手掌的各个地方,关节处格外多。这些都是工作时需要与工具和材料接触到的地方,回头可真有点麻烦……

“要包起来吗?”武七娘刚刚处理完他的右手,上完了药,接着问道。

他的伤口里夹了很多砂砾,要清理干净可真不容易。

“不用。”许问摇摇头,试着屈伸了一下手指。

很多时候,工匠都要靠触觉和手感来确定工作的程度,包扎之后肯定会有很多影响。

武七娘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继续给他清洗并治疗剩下的部分。

这时江望枫也换了身衣服、敷好了药,走到了许问身边。

他的情况比许问好多了。

从地牢里到湖中,他没怎么跟敌人直接战斗过,身上也没太多的伤口。除了泡了太久凉水有点感冒的迹象以外,身体状况还算正常。

“对了,从地牢里带出来的这个,别忘了。”他拎了一个包袱给许问。

“……你不说我真忘了。?”许问抬头一看,愣了一下。

这一晚上太乱了,从地牢里逃出来都像是好几天前发生的事情,里面的一些细节他都不太记得了。

之前他们在地牢里发现了一堆木块,本来打算烧着引火的,结果许问觉得那东西似乎有些不太对,把它留了下来。

他们从地牢出去的时候许问也没忘了它,用衣服把它包了起来,由江望枫背在了背上。

“什么地牢?这又是什么东西?”孙博然一直在旁边说着什么事情,听见这边对话,转过头来,正好看见江望枫拿过来的东西。

许问没有隐瞒,把他们被关进地牢的经过跟他讲了一遍。

孙博然面色一凛,旁边捕头一样的人立刻叫人上岛去搜。

孙博然走过来,拿起一个木块看。看了一会儿,似乎觉得有点不得其解,问许问道:“你觉得这是什么?”

“不知道。”许问诚实地说,“就是觉得挺有意思的,不能随便扔了。”

不知为何,听见这话,孙博然突然动容,深深看了许问一眼。

这时两辆马车迎着晨光疾驰而来,形制样式和上面的徽章都完全不同。这是新派过来接他们的。

“时间差不多了,该动身了。”齐正则上前,走到许问面前,把一个考篮拎给他。

他昨天晚上跟着忙了一夜,但直到这时候才有空开口说话。

许问看着他通红的眼眶,接过那个考篮,真心实意地道了声谢。

“院试也是三天连考,对体力的要求非常大。你要好好安排,实在不行不要勉强。你们还年轻,未来还很长。”齐正则注视着他,语重心长地说。

这次院试只有许问参加,要洗清齐坤的冤屈只能靠他。

齐正则不想让儿子早点沉冤得雪吗?当然不是。

但他还是这样说了,说得非常诚恳。

许问看出了他的意思,但他也有他的打算。

“我懂的。”他说。

两辆马车,一辆是悦木轩的,另一辆是天作阁的。

武七娘抬了抬手,让自家马车往后退了一步,让许问上了悦木轩的车。

江望枫瞅了瞅他娘,说:“我跟他一起去!”跟在许问后面挤了上去。

才一脱离他娘的视线,江望枫马上变得活泼起来。他掰着许问的脸凑到近前看:“哇,又肿了一点。你真的能考试吗?这眼睛能看得见?跟我说这是几?”

他往许问眼前比了个手指,许问毫不客气地扒开:“走开!”

他手上的伤口跟江望枫的手碰到,马上一阵刺痛,不算太强烈,但难以忽视。

今天这是一场恶仗啊……

他握着自己的手,吐了口气。

这时,武七娘的婢女探进头来,江望枫马上有点紧张。

但她并没有看他,而是把两个不大不小的包裹放到车厢的角落。

“这是夫人嘱咐你们带上的。大的是许少爷每天要敷的药,敷药的顺序手法写在了里面。纸条不能带进考场,许少爷最好在路上记熟。小的是风寒药,考场上没法煎服,夫人让人做成了药丸,少爷记得定时服用。夫人让你们安心考试,其余的事情不用担心,都有她。”

这婢女跟在武七娘身边时,不声不响,一点也不起眼。但此时说话做事不卑不亢,条理十分清晰。

她说完就下车了,临走时拍了拍江望枫的脑袋,像对待自己的幼弟一样。

许问看着她的背影,想着武七娘,突然想起了连林林。

不知道林林看见这位夫人,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回头倒真可以跟她讲一讲……

车夫一声驾,车轮开始滚动,向着城内驰去。

才开没多久,又一辆马车从他们身边经过,跑得更快。那是孙博然的车,身为主考官,他当然得到得更早。

马车比汽车慢得多,一个时辰其实非常紧张。

晨光彻底褪尽时,车夫终于转头说:“到了!赶紧的,马上就到时间了!”

“谢谢师傅!”两人异口同声,车还没停稳就跳了下去。

考场外已经有些空空荡荡,大部分考生都已经进去了,只剩下一些送考的在外面张望。

许问他们一出现,就招来大量目光。

“这鼻青脸肿的怎么回事?”

“才打了架过来的?”

“也是来考试的?”

无数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考场门口有个用来计时的铜壶,此时水线快要接近那根加粗的红线,门丁等在门口,只等两条线一重合就要关上大门。

许问和江望枫拎着自己的考篮,根本不理这些乱糟糟的声音,拼命往大门口冲。

终于,在大门将合而未合的时候,他们挤了进去,面面相觑,同时松了口气。

与此同时,清亮的磬声穿石裂云般响起,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本次院试终于马上就要开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