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72 风过铃响

匠心 沙包 3430 2021-09-07 00:44

许问先去跟护士聊了一会儿。

这位老人姓唐,名叫唐青卿。这个名字在他年轻时候被爱人呼唤,一定很有意思。

不过现在的他,是一个孤寡老人。没有妻子,无儿无女,独自一人呆在养老院里。倒是很有钱,所有费用从不拖欠。

而且他以前似乎做过很多善事,不时有人来看他,给他写信或者打电话过来的人更多,都很关心他的情况。

护士在这种地方呆的时间久了,总觉得人人都是不怀好意,来打听事儿的一定是别有用心。

但是久而久之,她发现他们都是真心的,是真的在忧心老人的现状。

也不知道他以前行了多少善,积了多少德。

护士真心实意地想。

不过他以前做的好事显然没能改变他的现状。

唐先生确实已经很老了,一身都是病,最大的问题还是失眠。

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经常睁着眼睛渡过一夜,睁着眼睛看见天明。

其实护士也知道病房里空气有点混浊,不太利于身体健康。

但老人一方面不能受风,另一方面他躺在床上,就一定要看窗外,看“他的小小鸟儿什么时候回来”。

唐先生其实挺随和的,只有这件事特别坚持固执,他们也很没有办法。

护士还有别的事要忙,说完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许问一个人留在门外,盯着门板,陷入了深思。

秦天连带他过来,仅仅只是想让他挂个铃,让老人听一听吗?

是这样,但又不仅仅是这样。

他显然是想让他来解决这个问题的。

但他只是一个匠人,又不是大夫,这种情况,他能怎么办?

他走到了走廊的尽头,这里又有一扇窗,正对着外面的街道。

那是一条小巷,偶尔会有人来来往往。

许问看见一对情侣刚好路过,两人手牵着手,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但那种亲密溢于言表。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个母亲带着孩子经过。

孩子在前面蹦蹦跳跳,母亲替他背着书包,满是怜爱地看着他,仿佛眼里心里只有这个孩子。

许问站在那里,就看着这些人,这些最普普通通生活着的人。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突然转身,回去找到了秦天连,很简单地对他说:“我那个铃不行,我要回去重做一个。”

“哦?哪里不行?”秦天连似乎有些意外,扬眉问他。

“声音不行。”许问简略地回答,秦天连看着他,笑了。

“既然如此,那就先回去吧。”他起身说道。

…………

许问回去许宅,却没有马上重新做铃,而是拿着原来那个五声招魂铃,盯着看了半天。

其实之前他也不算是修铃,修,是要在原来的基础上做的。而他是另起炉灶,做了个新的。

现在他拿着原来那个铃,想到了之前没有留意的另一件事。

它的铃声,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

五声招魂铃,声声不同,五声同响声更有共鸣,宛如乐曲。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这是一首什么样的歌?

上次做铃的时候,许问只把五种声音做了一下区隔,让它们产生了差异化。但现在,他认真地想起了这个问题。

它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

很快,他对原先的五声招魂铃再次做出了检测与总结,判断了它每一处位置的铁质、厚薄、形状,把它们用图形和数据的形式表现在了图纸上,几乎连毫厘也不差。

但这时,他仍然没有马上动手,而是停了下来。

他几乎每天都抽空去一次疗养院,跟院子里的老人们谈谈天,帮他们修一些小东西――第一次见面时那个老人的花瓶,最后他也修好了。

以他的水平,当然还是修得不落痕迹,几乎跟原先那个一模一样。

老人看他年纪,本来还有点不放心他的,结果大吃了一惊,拉着他的手看了半天。

不过老人们倒是很有分寸,没拿出更多的东西让他修,只开玩笑说他的水平不逊于秦天连,徒弟已经教会,师父得饿死了。

――很有默契地把他俩当成了师徒。

更多的时间,许问会去看看唐青卿,再去走廊的尽头站很长时间,看巷子里的人来人往。

又一个来往于班门的周期过后,许问终于再次动工。

这次,他又打了一个全新的五声招魂铃。

做完铃还没完,他操起最熟悉的木工工具,做了一套樟木屏风。

一整套屏风,一面大的,另外还有五面小的,一共六件。

他没有精雕细刻,就是镂了一些素格,整体看上去十分端庄大方。

然后他叫了辆车,把屏风送到了疗养院,找到院长,跟她商量了好长一段时间。

半天后,护士走进唐青卿的病房,温言细语地说:“唐爷爷,我们换个病房吧?”

“不……不换。”唐青卿声音有些虚弱,但拒绝得快而坚定。

“你不是在等你的小小鸟吗?我们发现它在另一棵树上搭了个新窝,还生了一窝小鸟。可能是有孩子了,嫌原来的房子太小,换了一套。”护士温柔地笑着说。

唐青卿明显地一怔,费力地转过头来看她:“搬,搬走了?”

“对,咱们去看看吧?”护士轻言细语。

唐青卿这次没有反对,护士连忙召了几个护工,推着病床以及床边的各种检测设备,一起出了病房,轮子在走廊里滚动起来。

没一会儿,病床连同上面的老人一起被送到了另一个房间。

这间病房在小楼的位置比之前那个偏不少,窗子朝着外面的巷子,有点吵,不过面积倒是更大一些,窗子也多一扇。

病房里摆了一些屏风,唐青卿的病床被送到了屏风中央。

到门口时,唐青卿看见病房的位置以及里面的格局,就皱起了眉。

但接着他就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忍了忍,没有说什么。

接着他看见了上次跟秦天连一起来的那个清俊年轻人,他站在病房中央,指挥护工们把病床推到哪里,怎样朝向。

等他们安置好病床以及周边的设备之后,又亲自动手,摆放那些屏风。

最后,他走到窗边,一扇扇地推开擦得澄亮的窗户,把一串风铃挂了上去。

搬床位、摆屏风、开窗挂铃这些事情都是有点吵的,与此同时,唐青卿还听见了外面巷子里的人声,远不如之前房间那么安静。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露出了忍耐的表情,还是没有说什么。

而当这一切做完,许问推开最后一扇窗时,屋子里的声音奇妙地消失了。

不,更准确地说,不是消失,一些声音还在,但仿佛经过了过滤以及重新谐律之后,它变得协调起来,不那么嘈杂了。

老人躺在床上,眼睛朝向他最习惯的那个方向,首先看见的是一棵樟树,以及树间的鸟窝。

护士果然没有骗他,那是他那两只小鸟筑的新巢,巢里有幼鸟,嗷嗷待哺,吵吵闹闹。

公鸟和母鸟来来往往,把食物挨个儿喂进幼鸟的小尖嘴里。

这是他等待了很久的情景,但此时老人看见,眼中却掠过了一抹明显的失落,仿佛一声无声的叹息。

他怔怔地看着那边,片刻后,另一边传来声音:“鸟儿长大了呀。”

床在窗边,临窗可见下面巷子,声音从巷子里传来的。

唐青卿有点费劲地转头,看见一个穿着孕裙的女人拉着身边丈夫的手,指着墙边樟树说道。

“会更大的。”丈夫跟她看着同样的方向,温柔地笑着说。

“孩子长大了,会离开爸爸妈妈吗?”

“会的。”

“那爸爸妈妈不是很伤心?”

“当然会伤心了。”

这时,突然一阵风过。

很大的风,掠过樟树,刮得茂密的枝叶刷啦啦地响,两只成鸟飞起又落下,用羽翼护住下面的小鸟。丈夫也把女人拉进怀里,一手护住她的头发不让吹乱。

风很大,穿过窗户,被屏风层层过滤,落到病床上时,变得无比温柔,仿佛母亲的手轻抚而过。

此时,五声招魂铃响了。

五个不同的声音,宫商角徵羽,次第而行,接着发出共鸣,仿佛次一级的音阶在低声应和。

风过铃响,宛如绝美的乐曲,令人平心静气,整颗心也变得温柔而宁静。

“好美的声音,这是什么声音?”女人从丈夫怀里抬起头,好奇地问道。

“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