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88 一个圆

匠心 沙包 2848 2021-12-11 07:27

连林林他们来到雪原之后,本来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只能看一步走一步。

所以现在有山老人出的这道题他们也没有预料到,对于画什么内容,一时间都没有头绪。

“想到什么就画什么,随便都可以。”许问也没有更多的提示,把自己最真心的想法告诉给了他们。

四个人都要画,两大两小,景叶景重也包括在内。

有山老人没让他们依次进行,而是四人一字排开,同时开工。

许问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并不走近打扰。

连林林没有急着动手,而是提着笔,看着远方,陷入了沉思;景叶景重只想了一会儿就认真开始作画;左腾只想了一会儿就动手了,而且画得很快,迅速完成,然后左顾右盼,去看周围其他人。

有山老人挑了下眉头,走过去看,只一眼,表情就变成非常古怪,但是其他人没有画完,他就没有开口。

许问留意到了他的表情,有些好奇,过去看了一眼,表情也变了。

不过他同样也什么都没说,跟左腾对视了一会儿,移开目光,仿佛已经明白了什么。

其余三人也没有多费时间,接下来景叶最先画完,然后是景重,最后是连林林。

四幅画排在他们面前,他们按照先后顺序一幅幅地看。

最先是左腾的,景家兄妹对他一直有点敬畏,这时凑过去看,一看就睁大了眼睛,小声说:“这是什么啊?”

只见上好的柔白宣纸上只有一个简简单单的形状――一个圆!

这圆还不是特别圆,稍微有点异形,有个部分略有点扁。

这很正常,没有经过正规训练,大部分人是没办法画得跟圆规一样的。

左腾看了景重一眼,摸摸女孩的小脑袋,笑嘻嘻地说:“这是个月亮。”

“圆月吗?但也不太圆啊。”景重真信了,皱着眉头纳闷地说。

“旁边有云,被云挡住了!”左腾毫不犹豫地解释。

“哦……”景重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信没信。

“当然了,你也可以把这当成是个月饼,这里是被挤坏了。”左腾又笑嘻嘻地对他说。

“那是不是还可以当成是个轮子,走太久路,这里被压平了!”景叶觉得他是在欺负妹妹不懂事,有点不高兴地说。

“可以啊,还可以是个湖,我们路上经过一个的,是不是有点像?”左腾一点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说。

“那还可以是天!姐姐才教过我们,天圆地方,对不对?”景重信任地看着连林林,问。

“嗯,对!你记得很清楚。”连林林看见这个圆也有点吃惊,但接着听见他们对话,微笑起来,这时对着景重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话。

“可以是好多东西啊……”景重羡慕地看着这个圆,对左腾说,“左伯伯你画得真好!”

左腾有点不忍心欺负小孩子了,正准备表示自己退出这项“考试”,不跟他们一起上山――这本来也是他动笔开始就有的打算。

现在已经知道地方了,他们一群人一起明牌上山肯定没有他化明为暗,潜在外围来得更灵活。

结果他话还没出口,有山老人已经先一步点了点头,对左腾说:“过。”

“啊?”左腾所有将出未出的话全部化成了这一个字,目瞪口呆地看着有山老人,傻了眼。

这也可以?

“心意圆融,可为万物。略有残损,在圆满之外又多了一些想象,亦是天道的不足之处。虽然只是一个圆,但已经近乎道,可以加入。”有山老人缓缓说道。

左腾完全傻眼,半天回不过神,过了好一会儿才又跟许问对视一眼,同样在对方脸上看见了那四个字――

这也可以?

许问有点啼笑皆非,他突然想起了网上流传的一个笑话。

一个作家写了一个故事,被纳入考题,要求做阅读理解。

看见答案的时候,他到网上无奈地表示:跟我无关,我不是这样想的……

但最后考试的答案和结果,已然跟他的真实想法无关了。

左腾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他画这个圆其实是在变相弃考,结果被有山老人做了阅读理解……

他笑着拍了拍左腾的肩膀,没有多说。

侧面潜入有侧面潜入的好处,有正式资格一起上山,当然也有不一样的玩法,不必介意。

接下来有山老人又看了两个孩子以及连林林的作品。

景叶画了一块石头,石头上有一朵花,阳光倾泻而下,隐约间可见光感。

他笔法稚嫩,但那光线的明暗感觉已然隐约可见,不是刻意用技法完成的,纯粹是个人的天赋。

“画得好。花很漂亮。”有山老人对他说。

景叶露出了天真纯粹的笑容,有山老人也笑了,同样给他断了个过。

景重画的根本不是画,而是一张图,一个燕尾榫的结构图。

“师父教我哒!我才学会,还可以做给你看!”小姑娘信心满满地对有山老人说。

只一张图纸,已经能看出很多东西。

燕尾榫是榫卯里最简单最常用的一种,初学者上来学这个非常正常。

不过以景重的年纪,将这个燕尾榫画得如此之准确,每一部分的尺寸都严格按照标准、分毫不错,已然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

最不可思议的是,有山老人让他们画的是画,不是图纸,所以根本没有准备尺矩。

也就是说,景重是在完全没有标准的情况下,把线条画到这么准确的!

这个年纪、这个天赋……

有山老人的目光从“画”上移开,看向两个孩子,左看看,然后右看看。

最后他长叹一口气,对景重道:“你也可以上山了。”

“太好啦!”景重露出灿烂得惊人的笑容,大叫一声,跟哥哥用力击了个掌。

“喂,放这么小的孩子上山,你不觉得他们能帮你们做些什么吧?”左腾好奇地问。

“这两个孩子……天赋的方向完全不同,都真的惊人。他们现在当然做不了什么,但我真的很想看看,到了山上,看见我们在做的那些事情,他们会有什么样的感觉。真是想想就令人激动。”

此时的有山老人,跟初见时的感觉几乎全然不同。

“现在只剩我了。”连林林微微而笑,把有山老人往自己的方向让。

“你就不用看了。过吧。”有山老人摇了摇头,说道。

“啊?”所有人都是一愣,这也太特殊待遇了吗?难道他已经看出来连林林是谁的女儿了?

“只凭那一碗汤,你就足够上山了。”有山老人说道,“善厨,也是艺。”

连林林回过神,笑了起来,向有山老人行了一礼道:“那就多谢啦!”

一行五人全部通过,也不需要准备额外的地图,有山老人挥了挥手,就让他们走了。

许问等人也没打算停留,直接动身,离开了这里。

有山老人目送他们离开,正准备起身收拾东西,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说道:“那女孩画的什么?拿来我看看。”

有山老人转身,看向来人。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