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17 那夜那事

匠心 沙包 3431 2021-09-07 00:44

齐坤和周志诚关系好,睡在西头第一和第二的地方,第三就是梁古铭。汪金柱第五,岑小衣则在最东头的末尾的位置。

东头靠近马桶,位置比较差,这位后来的县物首为什么会被安排到这个位置?

“岑小衣主动睡那里的,说他鼻子有问题不太能闻到气味,睡那里最合适。”梁古铭说。

木匠制作鱼鳔胶等各种材料的时候,经常要用味道来进行判断,老木匠可能因为长期接触刺激性气味而嗅觉迟钝,年轻人一般不会。

不过许问没有深问,他只是点点头,继续观察房间的各种细节,同时在他的示意下,梁古铭和汪金柱继续讲述当时的情景。

那天晚上骤发雷雨,雨势太大从窗户吹进来,把床都打湿了。

一群大小伙刚刚睡下,砰地一下跳起来关门关窗。

这间房子的窗户很大,但是外面有雕花木栏隔着,窗户只能向内开关,别说人了,连只猫也很难进出。

门窗一关,屋子里又潮湿又闷热,大家跟烙饼一样在床上翻来覆去,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提议去外面冲个凉。

“是谁提议的?”许问突然发问。

“是我……”梁古铭有点紧张。

但许问什么也没说,只示意他继续往下。

梁金柱清了清嗓子,更多的细节浮现于他的脑海。

******

当时他热得受不了,跳起来就嚷,马上就有人响应。

屋子里太黑,第一个响应的是谁他已经不记得了,总之很快大家都起来了,就连齐坤也打算起身。

这时候,只有周志诚完全没有动静,仍然躺在床上。

齐坤转头问他:“周大哥你不去冲个凉?”

左厢房的大家都以师兄弟相称,只有齐坤对周志诚的称呼不一样。那时候梁古铭还有点羡慕,周志诚傍上齐坤的大腿,以后那资源可是杠杠的。

不过他也没话说,周志诚是有本事,他自认比不了。

周志诚在床上说:“不了,冲完脑子又清醒了,到时候睡不着,影响明天考试。刚不是喝了你的茶吗?我觉得我有点想睡了……”

“有道理。”听完他的话,齐坤马上就躺回去了,其他人面面相觑,也纷纷躺了回去。

但天气实在太热,压得人心慌慌的,床尾还有人不断在翻身,翻得人心烦意乱。

最后还是梁古铭第一个起来,小声咕哝说:“我受不了我得冲冲……”

他蹑手蹑脚地出了门,到井边打了水,一桶水直接从头浇到了脚。

井水夜凉,冰凉的水和他滚烫的皮肤大面积接触,超级刺激。那一瞬间,他感觉他全身上下都在冒白烟。

水刚浇完,桶就被接了过去,他这才发现关海也出来了。然后是汪金柱,最后除了周志诚和齐坤,其他六个人全部都出现在了这里。

当时他们还取笑了一下那两个人,说他们老实巴交的太不知道变通了。闷在那里睡不好还不是一样没有效果。

接下来他们又聊了一下第二天的考试,互换了一下来之前师傅提醒的注意事项。

六人都在说话,气氛和睦而友好。

月光如银,洒在周围井水与雨水的水洼上,像是砸碎了的银镜,梁古铭以前见过一面,觉得真的是巧夺天工,记忆非常深刻。

银镜的反光中,一个人站了起来,吐了口气说:“还是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梁古铭有点留恋现在的感觉,有一搭没一搭地往身上浇着水,摇头说:“我肯定睡不着我再呆会儿。”

听见他的话,原本跟着站起来的两个人也坐下了,显然跟他有同样的想法:“那我也再呆会儿。”

最后三人提前回去,三人留在井边继续闲聊。

******

“也就是说你们虽然六个人都出去了,但并不是从头到尾一起行动,也是有个先后的?”许问适时提出问题。

“是的。”梁古铭回答。

******

后来梁古铭其实也反复想过这件事。

真是齐坤干的吗?是我的感觉出了错么,看起来真不像啊……

但他想来想去,也想不到中间的问题。

虽然有先后,但是不管出来进去,大家伙儿都是有人同行的,视线范围内总有人在,就没有落单的时候。

出来的时候他第一个,关海就跟在他屁股后面。岑小衣和王新最后到,两人也是结伴而行的。

回去的时候三前三后,岑小衣王新汪金柱一起,留着梁古铭他们在后面。

梁古铭正美滋滋地留在井边跟关海他们闲聊,突然听见那边拍门叫起来了。

“怎么搞的?旁边厢房还有人呢,把人家吵醒了怎么办?”关海不满地说,他们站了起来擦擦身上的水,往那边走。

井在月洞门外,穿过月洞门就能看见第三进的几间房。

他们走到门口,看见房门紧闭,先一步回去的几个人都站在门口,在拍门喊里面的两个人。

“小声点,这么晚了……”

梁古铭的提醒迟了一步,其他房间的房门打开,有人开始抱怨。

外面闹哄哄的,左厢房里仍然沉寂一片,一点反应也没有。

“里面被拴上了打不开,里面的人叫也叫不醒。”先回来的汪金柱在解释,又叫了几声。

这时,梁古铭也觉得有点不对了,反正隔壁的都已经醒了,他用力摇了几下门,发现的确打不开,也上前用力拍门,大叫周志诚和齐坤的名字。

叫了半天,门里突然传来响动。

过了一会儿,脚步声靠近门口,拖拖沓沓的,好像里面的人困得不行了,强打精神过来开门一样。

“怎么睡得这么死……”梁古铭松了口气,那时候他还不知道外面的门也被锁上了,只奇怪里面的人为什么要栓门。

片刻后,房门打开,齐坤的脸出现在门后。

“你们真吵……”他一边说一边用力抹了把脸。

外面所有人全部倒吸一口凉气。

他满手的血直接抹到了脸上,血水顺着肌肉的走向流淌,仿如鬼怪。

然后一把刀从他另一只手上掉落,当啷一声。

刀光黯淡,已经完全被鲜血沾染。

*******

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第一次听到当初的详情,梁古铭说得太细致,仿佛把他们带到了当初意外发生的情境里,一股阴冷的气息弥漫了开来。

“这样说起来,当时的人里,你其实是第一个出去,最后一个回来的?”安静中,许问的声音扬起,带着一股安定人心的平稳。

“是的。”梁古铭回了下神,点点头。

“你是第三个出来,第一个回去的?”他又转向汪金柱。

汪金柱明显有点慌乱,连忙说:“我是第三个出来的,但第一个说回去的不是我,是王新!岑小衣跟王新关系好,也跟着说要回去,我见他们俩都要走,就跟着一起了。不过的确是我第一个推门的……”

他声音变小,似乎有点后悔。

他的记忆也回到了当初那个时候。

******

他跟王新还有岑小衣一起回去,那两个家伙走得慢,一边走还在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什么,汪金柱性子有点急,就走到前面去了。

到了门口,他没有多想,伸手就去推门。

推了一下发现开不了,他愣了一下,低头一看,挠挠头,自言自语:“谁走的时候把门给插上了……”

门被带上了,齐坤和周志诚想去冲凉也去不了啊!

他拉开门栓,再一次推门。

结果还是没推开。

他又推了几次,始终都没推开。

王新在后面发现不对了,连忙走上来问:“怎么了?”

汪金柱把情况跟他一说,王新诧异地说:“怎么会?我最后一个出来的,我记得我没栓门啊。”

那就莫明其妙了,门没栓怎么会自己带上?

他俩检查了一下,从门缝里发现里面也被栓上了,越发莫明其妙了。

难道是里面两个人生气被关在里面,也不让他们进去?

“周志诚,周志诚!齐坤!齐坤!”

他们第一个想法是叫人,因为害怕惊醒隔壁厢房的人,他们压低声音叫了好几声,一点回应也没有。不能回去睡觉的话,第二天就没法考试了!

他们有点急,这才提高了声音。

******

顺着汪金柱的讲述,许问检查了左厢房的门,门里门外的关门方式全部都仔细看过。

这门设计得有点特别,它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