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66 磨刀

匠心 沙包 2548 2021-09-07 00:44

许问他们组用了大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多小时才完成石狮的全部图纸。

这个速度在西漠队里是最快的,但他交任务的时候,京营府的小组有一大半都已经交过了。

剩下两个没交的,还是因为抽的任务比较大,本身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当然,这种任务拿到的工分也会更多,不像许问这组花了一个小时才拿到区区六分。

“很漂亮。”秦连楹接过他们图纸的时候,态度却一点也不轻慢,反而非常慎重。

看了一会儿,他抬起头,轻吐一口气说道。

他把图纸递给阎匠官,阎匠官一张张翻看,比之前看猴子他们的认真严肃得多。

这时候,正好猴子他们组过来交第二个任务了,看见两名匠官的表情就高高扬起了眉。

他们对视了一眼,猴子主动上前去,把新画的图纸递给秦连楹,笑着说:“第二个任务也搞定了。”

靠近的时候,他的目光在许问组的图纸上扫过,一脸疑惑。

这很牛吗?

看上去跟他们差不多啊?

线画得挺稳的,尺寸标出来了,用的符号弯弯曲曲,跟他们用的完全不一样,也看不出标对了没有。

但就算全对,那也就是跟他们一样,速度反倒比他们慢多了。

这有什么厉害的?值得两名匠官这个表情?

猴子满腹狐疑,他旁边一个人靠近了小声说:“他们怎么在背后打了这么多格子?”

“我知道新手有这样做的,打格子用来定位置。这也没什么稀罕的吧……”猴子迷惑不解。

几个人不得其解,只能判定是匠官对新手和对他们这种老手的标准不一样,但心里还是挺郁闷的。

凭什么……好几个人忿忿地想。

“算了,别理这个,等到时候全部任务做完,总分出来,头儿们就知道好歹了!”猴子小声对旁边同伴说,大家深以为然,交完任务,又盯着那边看了几眼,冷笑着走了。

“接下个任务吗?”秦连楹明明看见了猴子他们的表现,但对他们的反应视若无睹,只笑吟吟地问许问。

“稍等一下再接。”许问礼貌地摇摇头,并不急着继续,而是叫了江望枫他们五个人一起,走到了一边。

“我们总结一下刚才画图的过程。”他说。

匠官身边的木板上,京营府的分数已经开始累积。

最高的是猴子他们京五组,现在已经拿到了二十一分,排名第一,其余四组也在十分到十五组的区间里。

西漠这边只有他们西一队拿到了分数,仅仅六分,与左边的京营府四组差别非常明显。

但江望枫他们一点也不焦躁,听见许问的话就点了点头,跟着他在一边坐下,六个人头碰头地说起了什么。

秦连楹远远地看着,侧过头想听他们说的内容。

但他们声音太小了,什么也听不清。

秦连楹心里痒痒的,小声问阎匠官阎箕:“过去听听?”

“不用。”阎箕含笑摇头,他跟许问相处更久,对他更为了解,“没用的东西,不需要去听;有用的东西,也不需要去听。”

他这话云山雾罩,秦连楹完全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一脸迷惑。

“你看着就知道了。”阎匠官微笑着说。

“嗯。”秦连楹也没有追问,只是又多看了许问那边一眼。

“我们来说一下怎么测量的问题。”许问对面前五个人说。

直到现在为止,那张建好的模型图仍然完整地呈现在他的大脑里,鲜明准确,能够自由缩放,每处的数据稍微留心一下就能直接浮现出来。

但他并没有因为有这个能力就满足了,他只是把它当成了一个标准,继续认真地在实践中总结经验,并把这些经验教给田极丰他们。

“不同的位置,不同的形态与结构有不同的测量方式。我们运气不错,刚才抽到的石狮子位置和形态都刚刚好,位置比人矮,大小合适,形态相对也比较规整。”许问总结说。

“所以我们在开头绘制网络图的时候,采取了先整体再局部的方式,先确定石狮的整体,再确定石狮的基座、绣球、头部等局部。”

这是他们刚刚才经历过的事情,每个人都记忆犹新,许问一说他们就听懂了,连连点头。

江望枫其实是学过测量与画图的,但他当初那个师父的教法跟许问的思路完全不同,他这时也听得眼睛发亮,好像被打开了一扇新大门一样。

许问这次总结一共花了一刻钟时间,从头到尾没有停过,讲完还又问了江望枫他们几个问题,确定他们的确听懂了。

一切结束之后,他才站了起来,对他们道:“我们继续吧。”

“嗯!”如果说孙四他们三个之前还有一点焦躁的话,这时的确是一点也没有了。

他们站了起来,由许问领着,走到匠官们身边,礼貌地说:“我们来抽第二个任务了。”

秦连楹掀起眼皮子看了他们一眼,从鼻子里嗯了一声,指指旁边的木箱。

江望枫小跑过去抽了一张,捧着过来跟许问他们商量一下,向匠官们行礼道别,往庙里走去了。

他们的背影才刚消失,秦连楹就跳了起来,问阎箕道:“你不说我们能知道吗,他们怎么什么也不说?”

“再等等。”阎箕呷了一口茶,仍然不紧不慢。

“装神弄鬼。”秦连楹瞥他一眼,嘀咕了一句,终于还是靠到了椅子上,再次拿起许问他们组刚刚交上来的图纸,认真地研究起了后面的网格图。

猴子之前认为的也没错,新手刚开始学画图的时候,也会用一些多余的线条来做辅助,让自己画得更准一点。

但以秦连楹的眼力当然看得出来,许问这些“格子”,跟新手画的那些线,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第二个任务了!测量纯阳殿十二根顺栿的尺寸。全数十六分!”江望枫迅速把新任务的内容念出来了。

所有人下意识地抬头。

栿也是梁的意思,顺栿是指梁架结构最下方的竖梁。

这是基本屋宇结构的概念,但也不是所有普通学徒都能懂的。

但不知不觉中,在短短十天的朝夕相处里,许问身边这些同伴竟然都明白了。

“那不就是到我的拿手好戏了?”陈万年摩拳擦掌地说。

“没错,交给你了。”许问笑着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