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23 仓库管理

匠心 沙包 3440 2021-09-07 00:44

月度评估到这时还没有结束,姚师傅已经急不可耐。

他抓过许问手中木盒,脸上带着确信的表情,但还是打开来验证了一遍。

“黄杨面,桦木板,没错,就是我要的那个!说,你是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了的?不,你不用说了,我跟你一起去旧木场看看!”

姚师傅眼力不错,一眼看出其中关窍。

如果只是许问一个人能这么快找到要求的木料,可能还是因为他运气好眼力好。

而这么多人都能找到,那一定是旧木场自己的问题――它一定跟他知道的那个地方不一样了!

姚师傅态度急切,抓着许问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许问则停在原地,轻轻一挣,挣脱了姚师傅的手。

“月度评估还没有结束,我现在不能走。”

“哎你,你脑子怎么这,这么木呢?姚大师让你去,你就去……去啊。”许三一听就急了,小声在许问背后说。

许问听见了,但他仍然坚持自己的做法。

姚师傅注视着他,缓缓放下袖子,点头转身,道:“继续吧。”

这是月度评估最后一轮的最后一人,在此之前,旧木场与榉木场相差只有一分。

五名准学徒里,许问仍然是第一个回来,排在第二的是红木场吕城,榉木场刘阿大则姗姗来迟,在线香将要燃尽的前一刻才赶到。

他看到许问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不,不是他一个人,是他们整个榉木场,都因为他这次迟到而输掉了。

他的脸涨得通红,嗫嚅着说:“我,我尽力了……”

金无极上前,轻抚他的肩膀,温言道:“你的确尽力了,不是你的错。这次就是我们输了,以后这座黄字坊,当以旧木场为首!”

他的话掷地有声,伴随着他的话,两个端端正正的正字被写上了木板。

这一落笔,旧木场正式成为了本次月度评估的第一名,这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下个月一整个月,他们都是黄字坊的头名,可以享受一切优先待遇了!

旧木场的师兄弟们相互对视,一个个都咧着嘴,傻呵呵地笑了。

他们都已经习惯垫底了,真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拿个头名!

欢笑声中,金无极来到连师傅面前,拱手向他行了一礼,道:“连师傅,我等可否前往旧木场参观,实地学习一下?”

此时,其他几个木场的师傅脸上也是同样的表情。

谁也不是傻子,这次旧木场赢在哪里,有脑子的人都猜得到。

“唔。”连师傅随意应了一声,转身向场外走。

由始至终,他的表情都很平静,好像这样一次获胜,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一样。

他这一走,姚师傅第一个跟上,接着就是金师傅。

再然后,其他木场的师傅、大弟子纷纷跟在了后面。

最后,好几十个人汇成了一条浩浩荡荡的队伍,一起来到了旧木场。

吕城还没入门,就算在学徒里也是底层,但出于某种心理,他还是跟了上来,更在大队伍进不了旧木场大门的时候,矮着身子偷偷溜了进去。

相比之下,许问就风光多了。

他直接被连师傅带在了身后,其他师傅仿佛也感觉到了什么,对他的态度非常温和。

吕城有点羡慕,但更想知道的还是旧木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他张眼一望,发现旧木场跟他上次过来看的时候一样,到处都是棚子,棚里的东西都堆不下堆到外面来了,像个垃圾场一样。

这么漫山遍野堆积如山的,他们是怎么找到正货的?

“去仓库看看吧。”前方金师傅往四下里扫了一眼,对连师傅说。

连师傅无可无不可地点头,几个人一起向着厢房的方向走。地方有点狭小,行动不太方便,徒弟们跟上的不多。

吕城仗着年纪小个头小,一溜烟地窜了过去。

师傅们看了他一眼,没有阻止。

厢房里虽然经过整理,但味道还是有点刺鼻。吕城一靠近那里就捂住了鼻子。

师傅们倒是习以为常,连师傅上前推开了门,向着其他人点点头:“就是这样。”

吕城连忙往里看,这一看他就瞪大了眼睛。

巨大的厢房里,摆满了整整齐齐的木架,所有货物分门别类地放在木架上,井然有序。

师傅们走了进去,表情明显也有些震惊。

吕城跟在后面,东张西望,一眼看见每一层木架旁边挂着的木牌,有点好奇,但又不敢伸手去拿。

还好其他师傅们不久也注意到了,姚师傅走到那里,伸手拿起木牌,马上皱起了眉头:“这鬼画符的是什么东西?”

“许问来说。”连师傅侧侧身子,把许问让了出来,又面对着姚师傅疑惑的面孔解释,“都是他定的规矩。”

吕城的心情一瞬间变得异常复杂。

大家都是新人,他在红木场做小伏低,天天看着师兄的脸色行事,拼命拍师父的马屁,许问到旧木场都是定规矩的那个人了?

姚师傅的表情也有点复杂,注视着许问点头道:“说来听听吧。”

“这就是这一层货物的统计表,为了方便记忆,每一种木料都用符号进行了代指。”面对这么多大师傅,许问侃侃而谈,一点也不怯场,光这份气度就已经足够脱颖而出。

他详细地把每一种符号代表的含义/解释了一遍,又介绍了一下整座仓库的分类管理原则。他讲得有条有理,清晰而详细,一点藏私的意思也没有。

不知不觉中,吕城心里微微的嫉妒全部变成了惊讶。

这么多、这么细致……许问平时闷不吭声,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姚师傅等人的表情也渐渐认真了起来,听得非常专注。

等到许问说完,金师傅迫不及待地又问了几个问题,许问一一详细解答。

金师傅问完,洪师傅又结结巴巴地开始询问了。

无论什么样的问题,许问都能第一时间回答,好像这些细节在他心里全部都清楚分明,只是没时间说得太清楚而已。

一开始,大师傅们还分散而站,注意力更多地集中在全新的旧木场仓库上。渐渐的,他们开始围在了许问身边,全神贯注听他说话。

换了以前,这是非常令人不可思议的景象,但吕城现在只觉得理所当然。

他不可思议的是另一件事情――这样的许问,他以前凭什么觉得自己比人家强的?

“这还只是个开始,后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许问说。

“哦,譬如?”姚师傅问。

“就譬如……我不知道别的木场如何,旧木场货物出入是不需要办理手续的。”许问很平常地说,并不是在指责什么人。

师傅们对视一眼,金师傅说:“榉木场拿取木料需要办理手续,但是到旧木场支取的时候……”

他没有再说下去,意思不言自明,田师傅给他打圆场:“旧木场货物在鉴定出来之前要统计都不太容易,真的不太方便进行出入管理。”

吕城回头看了一眼外面的院子,大致也想得到旧木场交货的情况。

一大车废旧木头拉进来,随便选个空地倾倒下去就行了,回头连师傅带着徒弟们一处处归类整理。谁会一样样统计大堆垃圾了!

师傅们连连摇头,许问认真地说:“按体积、按重量,统计方式有很多,并不是完全不能进行。仓库管理最重要的两顶就是仓库存储和出入库管理,我们这只是对仓库存储进行了一下整理,出入库方面得再抓起来才行。”

这都是现代的仓储思路,现在的老帐房就算懂也没办法讲得这么清楚。

师傅们回味着许问的话,越听越觉得豁然开朗。

接着又是一轮问答,师傅们结合日常出入库中的实际问题,询问许问解决办法。

现实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这些问题有些相当刁钻。

但还在现代的时候,许问对这些东西进行进相当深入的研究,此时以不变应万变,竟然答得头头是道,好像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他一样。

最后,他以一人之力,敌住了所有师傅的询问,一个回答者,反倒把提问的说得哑口无言了。

姚师傅目光深邃,重新看向连师傅,拱手问道:“如此佳弟子,可否让给我?”

连师傅面无表情,指指许问:“问他。”

许问早就已经想好了,摇头道:“我已经做好了决定。”

姚师傅长叹一口气,竟然再次向许问拱手:“你所说的这种仓库管理的办法,可否交由我使用在姚氏木坊中?”

许问笑了,他清晰爽快地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