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90 新技术

匠心 沙包 2755 2021-09-07 00:44

刘万阁和李全一搭一唱,把当时主官竞选的情况介绍了一遍,重点介绍了许问当时的作品。

参加竞选之前,他们都是挺有自信的,以为这是一场激烈的较量,结果成品出来,许问几乎就是碾压,唯一勉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的,只有朱甘棠以天下为行宫的气概。

但朱甘棠的计划太久远,实现难度非常大,而许问一城一宫,既心怀仁善可以解决西漠当前的一大问题,又可以以此为模板,推行到全国,切实解决很多问题,实用性更强。

再加上水泥这个变革性的发明,刘万阁和李全可以说是输得心服口服,实际上,他们也是当场直接认输,退出竞选的。

刘万阁老当师父的了,口才非常好,层层道来,非常清晰。

这时,明山操纵着机关,?把那个木箱稳稳放在了地上,却没有一个人转头多去看一眼。所有人都被他俩的话吸引住了。

明山没催促,他也是当事人,但这时重听一遍,还是能回顾起当时那一层又一层的惊喜。

除了他们现在在说的以外,他还能拣起不少遗漏的亮点。新式陶窑、下水工程、取水通风采光的全面管理……

这道“试题”是临时通知的没错,但许问的“答案”必定经过了漫长时间的准备与思考。

他为什么要花这么多心思?

想到隐藏在这之下的良苦用心,明山忍不住感慨这少年对世情的悲悯与怜惜。

他唯一担心的是,在规划上搭起了这么大一个架子,许问真的能完成吗?

他忍不住转头去看许问。

许问没有听人家宣扬他的丰功伟绩,他刚刚好像想着什么,这时已经想清楚了,叫来他带来的那个倪天养,跟他说了些话。

倪天养连连点头,弯下腰,在包里掏着什么。

许问回头看着眼前人群,深吸口气,?走上前去。

这时,刘万阁刚刚说完水泥,以及它的功效,人群里立刻传来嗡嗡的声音,有人比较含蓄,有人则直截了当地问出来了:“这新式三合土真的存在?”

“它现在的名称叫水泥。的确存在,我亲眼见证过它的效果,确实无误。”李全肯定地说。

李全什么身份?在场的人几乎人人都认识,有他背书,肯定没有问题。

“当真这么好用的话,那可就太厉害了!”人群一片乱糟糟的,他俩之前说的那些的确也很了不起,但是思路方面的东西,见仁见智,很难统一所有人的想法。

但这名叫水泥的新三合土,就是实打实的硬通货了。

老三合土什么样的,好处在哪里,缺点在哪里,不是泥水匠也很清楚。

这几乎就是工匠们的常识。

作为传统三合土最大优势的粘性和耐久性,在某些时候――譬如建造堡垒和城墙的时候很有用,但其它大部分时候,它其实都是过剩的。

相反,水泥最大的优势,使用和运输的便捷性才是大规模使用中最主要的需求。

如果这水泥真能像他们说的这样的话,那它的优势就实在太大了,不夸张地说,整个营造行业都会因此发生巨变。

“我带了样品过来,各位可以看看。”倪天养突然开口。

所有人一起朝他看,看见他手上举着一个油纸包,当众解开,里面是灰色的粉末,正跟刘李两位大师之前说的一样。

这就是水泥?

无数道目光聚集了过来。

倪天养左右看了一眼,这片流觞园虽然建于高山之上,但修整了几百年,各处都修葺得很精致。

墙下一水缸、缸中有水草游鱼,冬日也不见凋零。石壁上有藤蔓,虽然大半枯了,也别有一番意趣,更能想到春夏时节,它郁郁葱葱的时候,一定会是另一种美景。

周围太和谐了,倪天养看了一圈也没找到合适拌水泥的地方。

这时明山上前,主动把他们引到一个地方,那是侧面一个非常宽敞的窑洞,虽然是窑洞,但明显经过特殊设计,光线并不暗,很适合进行各种工作。

进门一股暖意,靠里的地方有几个炉窑,有人正在叮叮叮地打铁。

跟许问之前见到的一些地方一样,流觞园再怎么像个奇观,明家归根结底也是匠人出身,里面的布置摆设还有最重要的功用,还是以方便干活为主。

这个窑洞里有一片下凹的空地,周围环形向上,修着浅浅的台阶,可以供人坐下。

明山让倪天养和许问到空地中央展示,又请其他人坐在台阶上,正好可以围观。

“这地方不错啊。”刘万阁左顾右盼,兴致勃勃地说,“回去我也建一个,教徒弟好用。”

许问和倪天养站在空地中央,开始展示水泥的使用方法以及功用,刘万阁立刻闭嘴。虽然看过一次,但这次他还是看得很认真。

展示过程没什么好说的,加入沙土,拌水和泥,根据不同的需求可以使用不同的比例。

倪天养一边演示一边讲解,表现得非常专业。

他直接用水泥砌砖,虽然等水泥凝固还要一段时间,但这种即插即用的方便程度大家还是看在眼里的。

“这样就可以了?”好几个人不约而同地用。

“对。”倪天养肯定地说。

许问配合默契,把油纸包里剩下的东西送到各人面前,大师们毫不犹豫,马上上手,一人抓了一把。

石灰烧手人人都知道,但这会儿也顾不上这些了。

“灰很细啊。”

“这用起来也太方便了。”

“运输也很方便,马车装过去就能用。”

“实际效果得再看看。”

“这种好东西,烧起来费事吗?得花多少时间?”

前面还只是在感叹,最后终于有人试探着问了出来。

这又是水泥的一大优势,倪天养有点得意,看了眼许问,见他没有反对,就伸出手,比划了四根手指。

“四天?比以前将近少了一半时间,倒是很快。”有人已经满意了。

“不是,是四个时辰。”倪天养没有再卖关子,很快说出答案,笑得非常之爽。

四周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声。生产时间的缩短代表着产量的极大提高,也代表着成本的降低,这水泥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在哪里能买?,怎么卖,说个价吧?”有人直接就开口了。

“这个水泥的配方,我可以直接提供给大家。免费。”此时,许问开口了。

这很慷慨,但没一个人笑。

“你想要什么?”一人直截了当地问。

“说起来……官坊的全分法,最早是不是也是你提出来的?”另一人突然岔开了话题。

许问看过去,是储秋实。

他拧着眉头,表情非常严肃。

他身边还有几个人,他们坐在比较靠后的地方,双手合抱,身体后仰,那是非常明显的拒绝姿态。

“是我。”许问坦然承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