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69 喜欢的味道

匠心 沙包 2984 2021-09-07 00:44

君子远疱厨。

在许问这里肯定是没这回事的,连林林去了厨房,他也跟着一起去了,帮着一起打下手。

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嘀嘀咕咕,把这段时间秦天连教他的经过以及饭馆那老厨师的回应全部讲给了连林林听。

听到一半,连林林的柳眉就倒竖了起来,接着,一把刀拍在了案板上,愤愤不平地说:“他凭什么这么说?哦,自己本事不行了,怪人家刀不好?我也不知道了,饭做得难吃跟刀有什么关系!”

“也不是很难吃,门口人还是很多的……”许问话说到一半,被连林林瞪了回去。

连林林帮他说话,他还反驳她,情商低了一把。

“总而言之,他的话很没有道理,饭是要用心做的,对工具这么挑三拣四就是不对!”

连林林越说越生气,甚至迁怒起了秦天连,“他这么欺负你,肯定不是我爹!”

“哈哈。”许问被她逗笑了,摸了摸她的头说,“也不是欺负我。做厨子是那位老爷子的工作,打刀是我的工作。他帮忙评价我,我无需评价他。”

“唔……说得也对。”连林林迅速明白了他的意思,心平气和了一点。

那老头子怎么做饭其实无关紧要,只要他会看刀就行了。

显然秦天连觉得他是会看刀的,看来许问也这么觉得。

“所以你也觉得你打出来的刀有点燥吗?”连林林问。

“我的心确实有点燥。”许问回答。

说到这里,各种各样的事情突然又泛了上来,他皱起眉,擦干净手,走过去抱着连林林不动。

连林林在忙着做饭,要在厨房里走来走去的。

许问就像个无尾熊一样,抱着她,她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连林林笑了,但也不挣脱,任由他抱着自己,费劲地在厨房里挪来挪去。

柔软的身体抱在怀里,温顺而甜美,熟悉的皂角香气和油烟味混在一起,淡淡的浸染在四周。

怀里偶尔传来连林林甜美的声音,不紧不慢地跟他说话。

她对秦天连还是很好奇,可能也是抱着期望,不停地问他生活中的各种细节。

许问心神疏散,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着。

就像他之前感受到的一样,秦天连像,但又不是那么像,生活习性和日常动作都有不一样的地方。

不过这也很好解释,毕竟生活在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经历,不一样是正常的。

而且许问旁敲侧击过很多次,确定秦天连是不知道班门世界的。

许问偶尔用穿越剧或者芥子世界之类的事提起来时,秦天连都表现得很正常,完全不像伪装。

但这个名字、这个身份,甚至是现在教许问学习铁器修复的这个方式……又很像连天青了,感觉就是他会做的事情。

“说起来还有一件事。”许问突然想起来,小声跟连林林说,“我才知道,原来秦老师他二十五年前就来过许宅。”

“哦?”连林林眼睛一亮,猛地转过头来看他。

许问就在她背后,她这样简直是把自己的脸送到许问的面前来给他亲。

许问自己也没想到,愣了一下,只觉得嘴唇触到了一个极香极软的东西,他留恋着,又多亲了几下。

连林林被他从后面抱着,脸本来就有点红了,这时更加的红,像是要滴血一样。

但她没有动,就这样仰着头,让许问抱着,慢慢地亲吻。

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惊呼一声,回过头,去看锅里的菜。

还好她反应过来得及时,菜的火候刚到一个最合适的地步,没有糊。

她松了口气,手忙脚乱地翻炒盛出,直到一切都忙完了,才又转回来问许问:“他以前就去过许宅?二十五年前?那时候的许宅什么样子的?”

这么关键的事,刚才那一会儿她竟然全忘了。

许问笑了,说:“二十五年前,他偷进许宅,险些被留下……”

“也就是说,他只要里面呆了几天,没有被留下来?”连林林听完,皱着眉问。

“对。”

“那后来呢?他没有好奇什么的?不想再回去看看吗?”

“有过。”

这一点,许问还真问了,真知道。

秦天连当时算是逃出许宅的,但后来想起这件事,突然心情有点微妙,于是又偷偷地去了大工巷两次。

这两次他都是一样,来回在大工巷转了两圈,试图找到那个熟悉的后院。

但他翻进去几次,落入的都是普通的院子,不是那个神秘诡异的门厅。

许问也不知道,这两次秦天连进的是正常的许宅,还是别的什么地方。

“嗯……不管怎么说,在他的记忆里,他就是进了一个鬼宅几天,被一个鬼吓了一下,开了几天的锁?”连林林皱着眉问。

“是这样的。”

“那……他出去之后,有没有发现时间有什么不对呢?”

许问扬了扬眉,有点意外于她的敏锐,还有跟自己的默契――

这个问题,他恰好也问了。

“没有。他在许宅过了几天,外面就过了几天,时间没有变化。”

“那他就是单单的被困住了……”连林林深思地道,“并没有来我们这边。”

“嗯……”许问犹豫着,没有回答。

“啊!烦死了!阿爹你究竟去哪里了!快回来了,再不回来,你女儿要想死你了!”连林林突然叫了起来,砰的一声,把又做好的一盘菜拍在了桌子上。

“轻点轻点,这可是我要吃的。”许问笑着安慰她,这时饭菜都已经好了,全部上桌,两人对着在桌边坐下。

许问讨食讨得匆忙,连林林做得也很快,无非是些清粥小菜,很简单的东西。

院后竹林的春笋,河边自捕的小鱼,刚从鸡窝拣回来的几个蛋,山上摘的一些菌菇野菜。

这时代的调料是远没有许问那时候多的,但连林林手艺好,心思也巧。

外出旅游的时候,她透过光镜听许问说了不少关于现代饮食的事,于是一路上,她尝试了很多奇形怪味的食物,试图找到替代品。

再者走到西边的时候,她见到了几个胡人,从他们手上买了些香料,也尝试着用到食物中。

现在,她能调制出的味道之丰富,远远超过了这个时代的其他厨师,当然许问就是第一个受益者。

许问是吃习惯了她做的饭菜的,口味相当一致,而且,他总是觉得,连林林做的菜里,有一种非常特别的味道,他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也很难形容,但只有她会做,他非常喜欢。

许问吃得不快不慢,但是非常香,也非常享受。

连林林其实不太饿,她只吃了几筷子,就拄着手,坐在旁边,笑吟吟地看着他吃。

好像看着他吃,比自己吃还要更开心,更有满足感。

席间两人又说了些闲话,没人提许问的心情,他也没解释自己在为什么事情焦躁。

吃完之后,许问主动收拾碗筷,然后抹了把嘴,去忙活这边的事情。

忙了一天,他回到竹林小屋,躺到床上,准备入睡。

睡之前,他跟连林林打了招呼,吃完了连林林给他做的宵夜。

从头到尾,他都带着笑,心情非常轻松。

他在这边闭上了眼睛,在那边睁开,火光的影子重新在他深幽的眸子里跃动。

他站起身,燃旺炉火,拿起一块生铁碇,放在手中掂了掂,把它投了进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