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33 她

匠心 沙包 2520 2021-09-07 00:44

荆南海是内物阁掌事,理论上来说就是一个技术主管,但他无论气场还是权力,都比许问想象的要大得多。

这时候干着主审的话,还要忙其他事,正常也不正常。

许问没有在意,还往旁边让了一下,免得打扰对方。

荆南海似乎并不打算避人,他让手下带的人直接就被带到这里来了。

许问非常随意地往那边看了一眼,正准备移开目光,视线就好像有主见一样停了下来,还发了直。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被带过来的几个人中的一个,从左看到右,紧紧地盯着对方。

那人也转过头来,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笑了一笑。

许问下意识回以一笑,但马上就几乎跳起来了。他很想叫出来: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来了?

能让他有这样剧烈反应的,全天下也没几个,眼前的当然只有一个。

连林[ www.sbiquge.co]林!

许问知道他们父女俩来了西漠,但一直不见其人。

许问每次想起这件事就会有点小郁闷,还在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面,没想到现在就见着了,完全猝不及防!

她怎么来这里了?她到这里来干什么?

许问盯着连林林看了半天,看着她的一颦一笑,看见她的头发在微光中轻轻飞舞,又在阳光下泛着金属一样斑斓的光芒,过了好一会儿,才把目光移到她身边那人的身上。

很明显,她是陪着那人来的。

那也是一个女子,身材娇小,比连林林大约矮半个头。

说起来,一段时间不见,林林又长高了。当然自己也长高了,越来越接近另一个世界的身高。

现在两人之间的身高差,也差不多就是半个头,非常合适……

许问迅速收回心思,继续打量她身边那人。

这女子穿着一身月白色衣服,头上戴着一顶笠帽,边缘垂下蓝纱,遮住了她的面容。她举止娴静优雅,气质极其出众。

她衣着样式普通,身上没有别的装饰,只在衣角不显眼的位置用茶白色的线绣了一丛兰花。

月白是很淡的蓝色,茶白是淡的黄色,两者颜色非常接近,绣出来的花也很不明显,如果不是许问实在眼尖,普通人根本留意不到。

但许问看见了,还看清了上面的绣工。而一看见这个绣工,他就抬起了头,知道她的身份了。

倪天养的妻子?

连林林是陪着她来的?来这里干什么?

两人不远处还有一个人,年轻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他来到这里似乎有点紧张,不停地左顾右盼,但目光更多时候落在两名女子身上,尤其是倪天养的妻子,隔一会儿就看一眼,脸上带着明显的倾慕。

许问眉头一皱。

三人被人带着走到荆南海面前,一起行礼。

荆南海因为水泥带来的兴奋已经完全消失,恢复了一贯的面无表情,看上去就有些严厉。

年轻人更紧张了,额角都有点冒汗,连林林和倪夫人仍然神态自若,表现得极其自然。

新式三合土的确是好,但跟水泥比起来,就大巫见小巫,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了。

看见了后者,荆南海对前者已经没什么兴趣。

不过先前答应邓玉宝的事情,就是已经答应了,他也不会反悔。

“你二人哪个是倪天养的妻子?”荆南海的目光扫过面前两名女子,问道。

“是妾身。”蒙着面纱的女子说道。

“真是他夫人?这是怎么了?怎么把她带来了?”黄无忧当然是知道倪天养的,当即就走到了许问身边,小声问他。

“应该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什么事。”许问摇头。

“难道……”黄无忧开始猜测。

“不要乱猜!”许问很清楚普通人遇到这种事情时会想什么,但他想到自认识倪天养以来,听说的他家里的种种事情,断定绝不会是他们想的那样。

黄无忧看他一眼,闭上了嘴。

另一边,荆南海与对方的对话还在继续。

“倪夫人,你可认识这位邓玉宝。”荆南海又问。

“认识。是我们一条街的街坊,有时候外出采买的时候会遇到,在家也听过他的一些传言。相传他与外子曾经是同学,又是同一年弃学,之后在外流落,无所事事,家人甚是担忧。”倪夫人声音柔和,但话语极为清晰,条理分明。

“那不是跟倪天养之前在外面的名声差不多?”黄无忧又忍不住凑过来说了一句。

这个确实,许问也同意。

他又打量了一下邓玉宝,将他与第一次见面时的倪天养进行对比。

老实说,前者现在的状态比后强多了。

邓玉宝高大英俊,他自己显然也知道自己的优势,有好好地整饬自己。

而且很明显,这不是临时去做的事情。看他头发、指甲、皮肤的状态,必然是长期打理自己外貌才会有的结果。

相比之下,当初初见面时倪天养的那油头简直不堪入目,最明显也无法掩饰的是他的指甲缝,黑色的痕迹深入肌理,极其明显。

后来他回去好好打理过,洗了头发、换了衣服,身上别的地方都干净了,手上的痕迹还是存在,一时半会儿都没法消失。

同样是街坊传闻、家人的担忧的无所事事,两人的状态真的是天差地远,宛如位于两个世界。

只看这个,许问就大致有了一些判断。

“邓玉宝为朝廷立下一些功劳,按例会得到一些回报。他不要钱财也不要官职,只要倪夫人你依自己的意愿与倪天养和离。”荆南海快刀斩乱麻,确认完基本信息之后,直接就把情况说出来了。

“和离???”倪夫人瞬间抬高了声音。她自出现在这里之后一直仪态优雅,说话也柔声细气的,脾气很好的样子。这时陡然一抬高声音,马上就变得有点尖利了,远没有之前那么好听。

“谁说我要和离的?”倪夫人一转头,盯着邓玉宝,“你吗?”

隔着纱帘,仍然能感受到那犀利的目光,邓玉宝心里一紧,有点结巴地说:“他,他对你负心绝义……”

“负你娘,绝你娘!”倪夫人毫不犹豫地痛骂,“我男人对我怎么样,干你屁事!”

“想挑拨我们夫妻关系?你给老娘有多远滚多远!”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