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15 威胁

匠心 沙包 2728 2021-09-07 00:44

这确实是许问一直想问的问题。

工匠无名,其作有名。

历朝历代,大部分工匠都是留不下名字的,但是他们的作品会留下来,传颂后世。

但是自从许问知道天工的存在之后,他很快就发现了一件事――这个世界,没有天工的作品存在!

这就真的很奇怪了。

首先,这个世界确实是存在天工的,他身边就有一位半步天工,有着实实在在的相关体验。

他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心里还挺兴奋的,第一时间就想找天工的作品,看看有多么超凡脱俗,出乎意料。

那时候他不知道连天青的身份,所以也没有直接问。

等到他从小横村出来,走到更广阔的世界时,有了这样的机会。

然后他就发现,人人都在传颂天工,但人人都没见过天工大作,那感觉就像,他们成为天工之后,就突然丧失了对创作的兴趣,从此收手不干了一样。

但是这怎么可能?

天工必是天才。

真正的天才必然同时具备两项特征,一个是与生俱来的出众天赋,另一个则是对所做事情无以伦比的热情。

也只有这样的热情,才能支撑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苦练,以及对作品投注的极度专注与想象。

这种激情不可能在成为天工之后就消失,那么,他们为什么会没有作品留下来?

后来他问了连天青,连天青也注意到了这件事,而且注意很久了。

他走过的地方比许问更多,所以更能确定地对他说,这个世界,确实没有天工遗作。

他对此也很奇怪,至少对于他自己来说,成为天工必不可能阻止他的工作欲望,什么也不能。

许问也是这么想的,他非常认同连天青的话,所以更疑惑了。

既然这样,那这些天工是怎么回事?

而如今,在看到连天青晋升天工的情况时,他心里更加担心了。

有没有一种可能……连天青再也回不来了?

所有成为天工的,都将离开这个世界,再也不复存在,所以才会没办法留下作品――因为他们根本已经不来了?

但连天青现在的情况,又让许问抱着一线希望。

他现在沉睡的这个样子,就像一尊活着的雕像。如果其他天工也是这样的,那他们的身体应当还留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

但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任何发现,这应该代表,连天青这种情况只是暂时存在,他终归还是会回来的。

不过这件事,他只跟连天青讨论过,连林林都不知道。

现在,这也是第一个人,在他面前提到这件事。

这些念头在许问脑中只是一闪而逝,他正准备继续问,明弗如却笑了,笑得非常灿烂。

他晃了晃手里的提灯,笑吟吟地对许问说:“陛下和娘娘还在等你,我就不多耽搁你的时间了。等你闲下来了,我会再来找你,那个时候咱们再好好聊聊。”

说着,他转身就走,白色的伞面和黄色的灯光在雨中摇摇晃晃,模糊成一团光晕,直到完全消失。

许问没有追上去,而是看着他离开,也转身走上了原先的道路。

终于还是被对方抓住了自己的弱点,他最关心的事情。

不过看起来,这个明弗如确实知道一些事情……

皇帝已经搬回了行宫,不过同时,他也非常大度地开放了它的一部分空间,用来收容同样罹难的来建逢春城的工匠大师们。

不仅如此,许问还听说他时常召见他们,问一下家长里短,讨论一些建造与制作方面的事情,非常和蔼可亲平易近的。

大师们受宠若惊,只要有问,几乎无所不答。

许问觉得这样挺好。

首先他对皇帝印象也很好,其次在这个时代,有皇权的支持,很多事情做起来都会更容易。

走出竹林,向前在外面等着接他。

向着牵着匹马,身边有两个兄弟,都是许问见过的。他们背后有一辆马车,许问扫了一眼,行宫御车,皇帝确实很重视他。

看见许问,向前上前,要引他上车。

许问一边走一边说道:“刚才竹林里有一个人。”

“什么?”向前听出不对,立刻警觉。

“他衣服上有血曼教的标志,自称是血曼教掌教,是来找我的。”许问毫不隐瞒地说了。

“你没事吧!”向前震惊,连忙上前检查许问。

“我没事,他也就是跟我说了几句话。不过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是我们的疏忽!我马上派人去查!”向前毫不犹豫地说。

他思考了一下,对许问说,“这事有大疏忽,我这两个兄弟送你去面圣,我亲自去查这件事。”

“也好。那人出现在我面前,就代表他们不会对我下手。而且逢春天启,天子脚下,他们也不敢做什么大事。”许问点头。

“敢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就已经很了不得了。”向前冷冷地说,他向许问行了一个礼,转身而去。

许问清楚地感受到,一瞬间,周围的空气就全部紧绷了起来。

许问上了马车,端坐其中,感受到马车启动,向着行宫方向奔驰而去。

伞放在他身侧,还滴着水,他的手按在上面,想着连林林送他出来的时候的笑脸,心里有点沉。

那人出现在那里,就是一次冒险。

他想找许问谈事,机会很多,尤其是前两天他还没有进逢春城,身边也仅有一些工匠和护卫,那时候比现在肯定是方便多了。

而逢春天启,现在正在天子脚下,戒备格外森严。

他冒险出现在这里,是展示能力,也是示威。

许问知道,这竹林看着很平静,其实周围是埋伏了很多人,戒备很森严的。

连林林是岳云罗的女儿,贵妃之女,天然就会受到重视。

再加上连天青现在情况不明,他是岳云罗的前夫,严格意义上来说是皇帝的“情敌”,但皇帝明显对他并没有恶感,反倒有些尊重。而从另一方面来说,他的状况预示着大周未来的方向。

这种程度的戒备之下,那人能悠哉游哉地出现,甚至穿着鲜明的黄色衣服,提着琉璃灯,一点也没有紧迫感……这就是他展现给许问的能力,不由得不让许问想到很多。

再加上,连林林住在这里,连天青的身体也在那里,明弗如选择这种地方出现,其实也是隐隐的威胁。

你不怕我,难道你就不怕你这些亲近的人出事吗?

明弗如并无意隐藏这一点,而许问,也非常直接地感受到了。

他低着头,眼睫下垂,眸中掠过一抹杀意。

真巧,你想威胁我身边的人,我也想要你死。

至于明弗如知道的事情,抓住他拷打,也一样能问出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